「轉型正義」能否掃除獨裁制遺毒與保衛民主?

郭家瑋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轉型正義

今年是二二八事件的72週年。蔡英文政府去年成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聲稱要推動開放政治檔案、不當黨產之處理、清除獨裁象徵等。遲至白色恐怖時期結束的27年後,民進黨才願意將轉型正義開始擺上台灣政府執政議程。

作為威權統治的主角-中國國民黨,當然大力反擊促轉會。他們批評促轉會為民進黨人之「東廠」與「政治鬥爭」的陰謀機關。國民黨與親中媒體的目的,實際上是為了防止過去獨裁制的暴行被揭露,也是為了要保護在威權時期獲取權力與財富的政商權貴和高階官僚,避免他們受到公眾譴責,甚至是名譽破產。藍營也從中煽動保守選民反對轉型正義。

促轉會成立

民進黨的目的雖是為了攻擊國民黨,同時她受到自由派的壓力而被迫必須得有所作為,要裝扮為台灣民主的捍衛者以吸取選票。但她是徹頭徹尾虛偽的。時至今天,戒嚴時期遺留下來的禁止政治罷工的法例仍然存在,而白色恐怖時期禁止宣傳共產主義的法例至2010年才被廢除。面對近年升溫的工人運動,蔡英文利用蔣介石時期的「反共」宣傳來合理化對工人運動和民主權利的打壓。民進黨喉舌《自由時報》還曾抹黑工人運動為「中共在台勢力」,煽動民眾對工運的恐懼。蔡英文企圖提高組織工會的門檻,又以防止中共滲透為藉口,推動保防法與防滲透法,作為打壓民主權利和工人階級鬥爭的工具。

「轉型正義」的遲到與軟弱

從一黨獨裁走向民主化之時,民進黨為了避免群眾運動太過激進,害怕運動會發展至挑戰資本主義的統治,因而與舊體制妥協,沒有徹底清除獨裁殘餘。在台灣第一次「民主化」政黨輪替的陳水扁政府上任後,不但前往中正紀念向獨裁者致敬,更是聘用了陳聰明為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陳聰明是美麗島大逮捕中為獨裁政府鎮壓民主運動人士的檢察官。

時至今天,蔡英文政府的轉型正義有多徹底,仍是一個問號。民進黨政府上任後成立「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處理國民黨不當財產。但資產階級法庭終究是保護財產的工具而已,藍綠兩黨都不希望處理黨產時會挑戰到私有財產制的秩序,因此必須小心翼翼。但國民黨在2015下半年就轉移了52億黨產,以規避被充公。黨產會與國民黨進行漫長的司法戰,調查國民黨在戒嚴時期攫取的不當黨產,並試圖將其收歸公有。黨產會成立兩年來凍結了國民黨724億的財產,但充公財產的司法程序還需要多年時間進行。

司法的審判結果最終也離不開政治形勢。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翻盤後,黨產會多宗追徵案都被法庭判敗訴,已經讓人看到處理黨產的成果是不穩固的。更有甚者,如果國民黨在2020年總統大選勝利,處理黨產的進程一定會被大大拖延、倒退甚至取消。即使處理了黨產問題,轉型正義不過是把黨國資本的權力轉移至市場資本罷了。因為,藍綠兩黨在今天仍然是資本主義金權政治的政黨。

一些學生因為痛恨威權崇拜的象徵──蔣介石銅像、中正紀念堂、慈湖陵寢,因而發起行動拆除與毀損。但民進黨政府的警察卻逮捕並起訴或裁罰他們,足見其「轉型正義」的虛偽。

蔣介石銅像遭潑漆斬首
蔣介石銅像遭潑漆斬首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捍衛抗議者的表達自由,反對司法訴訟和警政裁罰。因為很多親國民黨的資本家和政客都拒絕銷毀威權時期的象徵,而民進黨的政客又不敢挑戰他們。例如:民進黨桃園市長鄭文燦因害怕得罪藍營支持者,而不敢拆除銷毀存放於慈湖之蔣介石銅像。對於資產階級政客來說,選票與權勢才是首要考量。

但,一個真正民主的政府會讓群眾民主決定是否保留象徵舊時代的產物,但這意味著與舊政權的勢力徹底割裂,而這不是民進黨所能做到的。

「中正紀念堂」

可見,資本主義民主制不僅不能徹底清除獨裁制,甚至還得與之共存。這背後的原因,正是因為獨裁制所留下的官僚和政客、資本家,同樣屬於資本主義社會中統治階級的組成部分,要剷除它們的權力與地位,就必須剷除它們對於權力和財富的控制與所有權。

打破財團的政經壟斷

清算沒收國民黨之全額不法黨產、開放政治檔案,仍是遙遙無期。這些獨裁者所遺留下的黨產以至庇蔭於獨裁統治而得勢之政客和財團,仍盤據在台灣的權力架構之中,且盤根錯節的影響著政局。要掃除這些獨裁制所留下的禍害,絕不能寄望於另一派的統治階級政治代表--民進黨。

想要掃除獨裁制的一切遺毒,並且深化民主權利,不能依賴由上而下並高度依賴統治階級准許的「轉型正義」,它不能真正的清除獨裁制之殘餘,更不能保衛現有的民主權利。只有由工人階級領導、由下而上的「轉型正義」,才能展開拔除獨裁制殘餘的社會改造。這場運動不會止於清除國民黨的獨裁遺毒,同時也會挑戰今天資產階級對於政治權力與社會財富的壟斷。要實現這個願景,我們必須著手建設一個捍衛民主權利、堅決反對獨裁制與資本主義制度的左翼工人政黨,團結工人階級和底層民眾。民主權利要得到最充分的實現,得依靠工人階級領導的社會主義革命,實現民主公有制。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主張:

  1. 掃除獨裁遺毒與捍衛民主權利,不依靠民進黨及其忠誠反對派—時代力量的轉型正義,依靠獨立於資本建制之外的群眾民主鬥爭。
  2. 教育課程由教職員及學生民主決定,掃除在文化與教育中的獨裁遺毒建設左翼工人政黨,領導民主鬥爭與對抗獨裁制殘餘,打倒親資本反民主的藍綠兩黨。
  3. 白色恐怖時期之歷史與獨裁政府罪行調查,應由受害者家及普通群眾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進行,而非資產階級政府任命派定。
  4. 於獨裁政府時期迫害民主運動之國民黨及其黨政軍官僚,謀取暴利之黨國資本家,以及依附於國民黨獨裁的地方派系頭人及其家族──皆應受到上述委員會的調查與審判,其竊占積聚之財富收歸工人階級民主管理。
  5. 為了打破解嚴後仍禁止的政治性罷工,需要爭取全面的工會組織與活動自由。
  6. 民主公有化銀行及重大經濟部門,由工人階級民主管控。
白色恐怖的歷史

從1949年起將近40年的國民黨獨裁統治,使台灣長期陷於白色恐怖之中,這裡頭是無數的民主派和左翼人士遭受屠殺,反獨裁的抗爭者受到嚴厲迫害。國民黨在台灣的獨裁統治得以確立,一方面出於二二八時期群眾革命鬥爭的失敗(參見),同時國民黨亦得到來自美帝的大量援助和支持,目的是為了圍堵中國的反資本主義革命向東蔓延。白色恐怖所指的是一個保衛資本主義制度的獨裁政權,透過軍警特之恐怖統治,來屠殺暗殺、監禁等手段來打壓工運、左派人士與其支持群眾。目的就是為了從肉體與精神上消滅一切可能出現的反壓迫反剝削鬥爭。

國民黨官兵屠殺工人與學生(畫家:Jimmy Lee)

許多白色恐怖時期的受難者,都曾因受到中國革命鬥爭的鼓舞,而接觸或加入中共在台的地下黨組織,嘗試借此對抗國民黨獨裁。根據2003年,學者口述調查白色恐怖史時,有70%的倖存受難者在口述中詳細坦承自己加入共產黨組織,包含宣示入黨、參加組織工作以及擁有為革命犧牲的政治覺悟。

真實確切的受難人數至今難以確證估計,也絕非所有受難人皆具有共產黨黨員背景。白色恐怖的受害者也包含因政治迫害而被迫獨立撫養小孩的寡婦、受害者的小孩也從小受到排擠與歧視。受難的,是整個台灣的工人運動與左翼思想,在血腥鎮壓下沉寂數十年。白色恐怖使兩三代人學會沉默與自保哲學-閹割了反抗的意志與組織鬥爭的可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