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攻擊:為什麼專法出爐後要繼續抗爭?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聲明

近日,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於2月24日向蔡英文政府的同婚專法作出抗議,引起網路上一些親綠人士攻擊。我們歡迎在運動中進行民主的辯論,確保群眾運動會採納最好的綱領和策略。

親綠人士指現時的法案已是最好的結果,所以應該停止所有抗爭。我們必須指出,現時同婚權利的一寸進步,都是群眾組織起來、長期鬥爭的成果,而不是蔡政府或民進黨賜予的。蔡政府從來不是婚姻平權的捍衛者。她在總統大選中利用平權議題吸票,但上任後不斷拖延立法,且向反同勢力妥協,改為另立專法。因為藍綠兩黨本身就與很多恐同教會及財團關係密切,在公投中不論藍綠地方樁腳都站在恐同一方。

無論是「婚姻平權大平台」還是親綠人士,都希望可以限制運動在控制範圍內,避免同運走上群眾抗爭的路線。他們散播婚姻平權只是「法律問題」的幻想,不只一次想要解散運動(例如在拿到足夠連署後讓基層同運人士坐等投票),因此大大限制了同運的力量。

他們不是現在才反對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舉行抗議,他們從運動開始就指責我們「太過激進」,因為我們向恐同政客和教會抗議,正面回應恐同謠言。當恐同勢力發動猛烈的攻擊時,「婚姻平權大平台」和親綠份子希望舉起雙手與他們「和平共處」,以免「挑起對方的憤怒」!

如果同志運動有一個具戰鬥力的領導層,在校園和社區積極發起基層組織,積極挑戰藍綠兩黨和恐同勢力,本來同運可以取得更大的成果。

「尊重公投結果」?

恐同勢力有財團奧援和控制媒體的優勢,藉此在不公平的公投中勝利。現在「婚姻平權大平台」和親綠份子要我們像他們那樣被公投綑綁手腳,停止再發起行動。但恐同勢力並沒有在公投後而休兵,他們現正準備組織動員,施壓立法院和政府,務求在最後階段打擊同婚立法。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呼籲繼續迎戰,建設群眾鬥爭,抵抗新一波的攻擊。

世界各國的所謂「民主」政府從來都不那麼「尊重公投結果」。瑞典在1980年舉行核能公投,結果決定在2010年所有核電廠停役,但2009年該國政府推翻公投結果。丹麥曾在1992年公投否決成立歐盟的《馬城條約》,翌年又再推動公投,重新翻盤。

如果沒有群眾運動的壓力,民進黨政府將更倒向恐同勢力的一方。

民進黨一黨專政?!

有些民進黨支持者抹黑我們為「藍甲」或親中共,因為我們向蔡政府抗議。這些人也不會反對蔡政府推動勞基法改惡、打壓工會權利和民主權利。他們反對在民進黨執政時的任何抗議,實際上就是支持「民進黨一黨專政」!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向來積極反對國民黨及中共獨裁。我們參與太陽花運動、支持工人階級領導的台獨運動、聲援中國工人罷工、反對中共打壓香港。我們認為藍綠兩黨都不能代表工人階級和受壓迫者的利益。

「兩害取其輕」策略的失敗

我們明白有民眾恐懼國民黨上台的話,同志權利和工人權利會更倒退。但所謂「兩害取其輕」的策略,即為了阻止國民黨上台而消極支持「沒那麼壞」的民進黨,在過去的群眾鬥爭已經証明徹底失敗。在美國2016年的總統大選,「兩害取其輕」的策略家們主張支持民主黨的希拉蕊,以阻止川普當選。然而,共和民主兩大黨的建制候選人早已令人民感到厭倦,選民渴求代表改變的候選人,對希拉蕊的投票意願極為低落。川普成功裝扮「反建制」的形象勝出選舉。如果代表左翼、挑戰建制的桑德斯能夠參選,本來是可以打敗川普的。

此經驗放諸台灣,川普就如韓國瑜、希拉蕊就如蔡英文。現在要阻止更惡劣的藍營候選人當選,不能依賴「沒有那麼壞的」蔡英文,只能依靠建設代表工人階級和受壓迫者的左翼力量。

台灣恐同勢力正在冒起,他們攻擊同婚權利後,將會進一步威脅女權和勞權。現在迫切需要就運動下一步的行動和路向進行公開辯論,建立具戰鬥性的工運和平權運動,才能挑戰藍綠兩黨的資本主義統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