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香港民主運動如何走出僵局?

林鄭政府的專制統治面臨上任以來最大的挑戰

社論 《社會主義者》雜誌第51期

極度嚴厲的政治打壓沒有換來統治的穩定。由沙中線醜聞、興建東大嶼人工島、放生貪贓枉法的官員、收緊長者綜援以至公立醫療體系崩潰,每次民情反彈都出乎政府預料,其救火行動顯得進退失據、狼狽不堪。在綜援事件爆出以後,林鄭的民望跌至上任以來的新低,滿意率淨值為負23個百分點。

嚴厲的鎮壓未能令港府變成強勢。非建制政黨雖然陷於癱瘓狀態,但政府也陷於極低民望。習近平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很大程度上對香港民情一無所知,一意指揮林鄭開展政治打壓,因而更容易觸發群情憤怒。

政府繼續連串對民主權利的攻擊,為準備國歌法立法、修例容許移交逃犯至內地。可以預計今年區議會選舉將會有不少非建制派參選者會被指控倡議「自決」或「港獨」而被篩選。但關鍵是中共會否以候選人提出「結束一黨專政」為由取消參選資格。如果這樣的話,立法會將變成徹底的人大式舉手機器,並可以完全封殺任何非建制派候選人了。此外,政府準備修訂《逃犯條例》,容許香港與中國大陸及台灣之間移交逃犯,意味著港人可以因挑戰中共專政而觸發國家安全罪行,然後被移交內地受制裁。

律政司公然放生鄭若驊及梁振英,引起全城憤怒。據《南華早報》報道,林鄭月娥曾經向北京提出將防止賄賂條例擴大至規管特首,但北京不容許任何形式的獨立委員會監控和挑戰自己任命的特首,即特首只需對北京負責。習近平過去幾年發動反腐運動,實質上不過是清洗敵對派別的權鬥的工具,藉以將權力集中在自己手中。如果反貪的措施意味著分散統治者的權力,中共就會大力反對。

梁振英卸任特首後並沒有淡出。他代表著中共強硬的治港勢力,通過向港府施壓要求更強硬的統治手段,例如發出打港獨的聲音、要求港府盡快為廿三條立法。中共需要梁振英繼續充當政治打手,所以梁振英得到中共的高度保護(而不是像他的前任曾蔭權那樣受到審判)。而且如果作為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梁振英受到檢控乃至定罪,那麼中共政府的權威勢必大大受挫。

由於溫和泛民失敗的路線令群眾運動陷於癱瘓,統治陣營似乎意氣風發,自以為佔盡上風。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表示,現在「時勢不同」,推動廿三條不會再有50萬人上街。在2003年廿三條首次立法時,時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被趕下台。她指2003年有獨特的環境,「背負一身債,再加上沙士,先令到咁多人怨忿上街。而非全因反對廿三條。」這是後見之明。當年上街人數使當局震驚,甚至有傳媒引述時任特首董建華在當天早上仍估計只有5萬人會上街。高高在上的葉劉似乎看不到,今天貧富懸殊、樓價高企和民生倒退的程度比2003年有過之而無不及,大規模群眾反抗的客觀因素並不缺少的。

中共中央國務院頒佈大灣區的綱要。大灣區首要目的是將香港作為中共一帶一路計劃的融資中心。在中美衝突的情況下,中共希望強化一帶一路計劃,與美國爭奪地緣政治的主導權,因此利用香港的國際金融系統及獨立關稅地位,為一帶一路項目融資。中共要通過香港的金融市場與國際接軌,吸納海外資金推動一帶一路。此外,由於美國限制對內地輸出高科技產品,中共希望利用香港的獨立關稅地位作為緩衝。

然而,整篇大灣區的綱要並無什麼新意,只是將政府一直實行的政策重新包裝起來。而且在中國經濟下滑的局面下,大灣區只是雷聲大、雨點小,沒有什麼具體成效。大灣區的經濟融合只為會香港帶來更多新自由主義政策,包括金融和地產炒賣、醫療和教育私有化、興建更多大白象基建工程。社會主義者反對資本融合,因為只會帶來更多剝削。我們支持在公有經濟底下由工人階級民主規劃的地區聯盟。一個非以資本利潤為依歸的制度下,這樣的融合自然能夠提升邊界雙方民眾的生活水平。

泛民攻擊激進派

由東大嶼人工島萬人上街,以至各社會議題的怒火爆發,可見群眾反抗情緒仍然高漲,只是在欠缺運動的明確領導下感到迷惘。民主運動在泛民的軟弱領導之下連番受到挫折,不免使群眾目前鬥爭的信心低落。現實上只有通過廣泛的群眾鬥爭才能贏得民主權利,但泛民向來認為「穩定」的資本主義營利環境比民主權利更加重要,因而在領導民主運動上顯得軟弱,造成幾年內的連番挫敗。現在,群眾信心低落又反過來為泛民領導的保守和妥協提供基礎。在立法會九龍西兩次補選失敗後,泛民主派的結論是過去泛民的選舉工程太過政治化、太激進,因此日後應集中修橋補路、蛇齋餅粽等地區工作。這種結論不過將自己領導失敗的責任歸咎於廣大群眾身上。

他們利用這種說法去進一步削弱激進派的力量,以鞏固溫和泛民的政治權力。泛民選票至上,並僵固地視選舉為分餅遊戲。他們盤算激進派在下屆立法會選舉將被阻止參選,而激進選票將會自動流向溫和泛民。因此他們不會挑戰整個威權統治,而甘心做議會內的花瓶。然而,政治並不是僵固的數字遊戲。群眾會越來越看到這些溫和泛民根本無能帶領民主運動,實際上正在變成無意挑戰政府的偽反對派,也因此沒有意欲投票支持他們。從兩次九龍西補選失利已經見到,所謂泛民對建制的「六四比」選票並不是必然的。支持民主的群眾和年輕人對泛民和選舉失去信心,將使擁有龐大競選機器和資金的建制派得益。為了打破這個僵局,現在需要能提出明確綱領的候選人,能提出反對中共獨裁統治和極端剝削勞動大眾的立場。

梁國雄將會就被取消議員資格案上訴至終審法院,由於法庭完全受人大操控,預計上訴很大機會失敗,因此立法會新界東議席將會於今年年底至明年年初進行補選。在補選到來的時候,溫和泛民其支持者可能會基於上述的失敗主義結論大力攻擊梁國雄,指他政治形象激進而將會在補選中落選,企圖奪走梁國雄空缺出來的議席。按此邏輯,如果長毛被政府阻止參加補選,他們就會更阻止社民連或任何激進派派出替代候選人,而找一個溫和泛民頂上。如果這次溫和泛民的攻擊成功,就等於讓他們壓抑激進派給他們的政治壓力,讓他們更無包袱地走向更保守和軟弱的立場。如果接受泛民如此做法,將使民主運動陷入迷失!

此外,泛民指未能勝出是因為未能吸納本土派選票,因而希望與本土派「和好」,吸納他們的支持。例如李卓人在二月發表文章表示「不應排除勇武抗爭」,企圖討好本土派支持者。當然沒有人相信溫和泛民會採取暴力行動,但他們可以採納本土派的部分綱領,例如反對新移民和普通話等排外議題,以收割民粹支持。

現在不能坐以待斃,必須準備應付此一攻擊,公開批判泛民的政治權謀。大力批評泛民主派的失敗主義的路線,並主張重建一場獨立於溫和泛民及其親資政策以外的群眾鬥爭。

但目前香港的政治鬥爭最缺乏的是工人階級有組織的鬥爭力量,以及團結中港兩地民眾推翻親富豪的中共專政的綱領。泛民的「和平非暴力」只是掩飾他們向中共妥協、取消群眾運動的措辭,而本土派所謂的「勇武抗爭」也只是無組織的騷亂行動,在三年前已經嘗試過且失敗告終,完全無法對抗專政獨治。本土派並不反對壓榨基層勞動者富豪統治,也不主張聯合中國群眾鬥爭打倒指揮香港政治打壓的中共政權。本土派無視西方帝國主義正在侵犯委內瑞拉和加泰隆尼亞民主權利,反而寄望他們會幫助香港實現民主。

社會主義行動民主運動的綱領
  • 基層勞動者和青年的群眾鬥爭,是打倒專制政權的唯一力量。將罷課罷工與擁有清晰路線的有組織的工人運動聯繫起來,會是抵抗極權的最有力、最重要的武器。罷課罷工至今在運動中沒有被認真討論過;
  • 民主鬥爭一定要蔓延至香港以外的地區。可惜的是,無論是泛民還是本土派都想將民主運動限制在一個城市裡,但歷史上從來沒有反專制運動在一個城市之內勝利。任何時候,自我孤立都意味著失敗。香港的運動若果要成功,必須蔓延至中國大陸,與內地群眾(特別是工人階級)連結起來,共同獨裁政權與資本主義制度。這場鬥爭甚至不只是全中國的鬥爭,而是一場國際的鬥爭;
  • 中國和香港的經濟由權貴操控,需要專制政權來捍衛它。梁振英就承認過,不可以有真普選因為不能讓窮人有權決定政策,否則會威脅到大企業和富人的利益。因此,民主鬥爭也是一場反資本主義的鬥爭、一場爭取工人階級替代方案、爭取資源分配權的鬥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