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違法被捕數字上升 權力造成腐敗

成立基層獨立委員會   民主管控警權

麗芬   社會主義行動

警務處公佈去年總共有45名警務人員因違法被捕,較2017年上升55%,當中涉及警員報假案、盜竊、妨礙司法公正、詐騙銀行等等罪行。今年1月發生兩宗警務人員濫權事件,一名保安部警司被揭發在保護證人用的「安全屋」幽會情人。另一宗是卧底警員在涉及酒吧性交易進行了五次的「放蛇」行動,多次主動與酒吧服務生進行身體接觸,明顯佔盡便宜。過去亦曾發生過多起警員借「掃黃」之名免費接受性服務的事件,即使警員的做法違反內部指引也不會構成刑事罪行,因此根本毫無阻嚇力。關注性工作者團體紫藤指出,2016年該會總共收到600多宗投訴,當中涉及警務人員濫權及使用暴力的個案佔總數八成。

警權膨脹

儘管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指這都是少數害群之馬和「個別事件」,但被捕警員人數升逾一半,根本問題在於威權政府之下警權嚴重膨漲,以致腐敗成風。市民對警務人員的投訴均由警隊的投訴警察課調查。儘管投訴警察課須提交報告給監警會審核,但若監警會不認可調查報告,也只能要求警隊重新調查。因此所謂的監管機制完全是「自己人查自己人」。例如2016年旺角騷亂期間,時任《明報》記者鄧力行稱採訪期間遭警員毆打,警察投訴課經過逾兩年調查,決定指控無效。另外,警隊訂立的「不恰當行為介入指引」沒有法律效力,「誠信管理特別工作小組」不受公眾監督,根本只是花瓶。

最重要的是,政府為了鞏固統治權威,賦予警權巨大權力執行政治任務,助長了警隊的氣燄。例如退休警司朱經緯因在佔領旺角時以警棍毆打途人而被判入獄,員佐級協會的回應是要求政府為辱警罪立法。此外,警方亦試圖協助雨傘運動期間暗角打人的的七警洗脫罪名,又舉辦集會聲援犯法警員,變相鼓勵濫權犯法。

社會主義者反對警察濫權,要求性工作除罪化,反對辱警罪立法。我們認為,根治整個警隊腐敗需要成立由普通勞動群眾、工會等工人組織和社區組織組成的獨立委員會民主地控制警隊指揮權,獨立、公開地調查投訴和警隊違法案件,懲處違法犯罪的警務人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