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工人反「奴隸法」示威

群眾運動驟然爆發 挑戰右翼威權政府

George Martin和Fell Brown 社會主義替代(美國)

去年,匈牙利的威權總理歐爾班•維克多(Viktor Orbán)看似勢不可當。去年4月,他領導的右翼政黨「青年民主主義者聯盟-匈牙利公民聯盟」(Fidesz)以壓倒性優勢贏得大選,獲得議會三分之二的席位。但是自12月底以來,大批群眾走上街頭,其規模之大2007/08年全球經濟危機和2010年歐爾班上台以來前所未見。而且這是自1980年代末假扮「共產主義」的東歐史太林主義獨裁政權倒台以來,匈牙利第一次出現總罷工的重大可能性。

反工人法案

抗議者反對被稱為《奴隸法》的新反工人法案。該法案允許僱主強迫僱員每年加班400個小時,而且最多可以拖延3年才支付加班費,並且不需要按照通貨膨脹調整支付的金額。正常來說,如此極端的法案需要大量議會辯論,還需要和工會協商。但青民盟利用法律漏洞,一天之內就匆匆通過了法案。

匈牙利社會黨以新自由主義政策應對2008年經濟危機,因而失去群眾支持,於2010年大選中落敗。青民盟利用右翼民族主義填補了政治真空,露骨地宣揚反猶太主義,並將難民當作社會危機的替罪羊;同時表面上採取一些「左翼」政策,提高對跨國企業的稅率,將一些過去被私有化的社會服務重新國有化;並採取以鄰為壑的方式保護匈牙利資本主義。

打壓民主權利

歐爾班上台之後,便開始打壓民主權利。青民盟改寫憲法,獲得更大的權力,從而加強政府對媒體、大學乃至司法的控制。2017年,歐爾班政府關閉中歐大學,激起學生抗議。官方媒體散布關於金融大鱷索羅斯的反猶太陰謀論,為關閉中歐大學的政策辯護。索羅斯出生於匈牙利的億萬富翁家庭,是中歐大學的創立者之一。在當前的抗議中,陰謀論仍在傳播;媒體稱抗議工人是「索羅斯的走狗」。

反《奴隸法》抗議除了規模大之外,另一個重要意義是,它是由工人階級和工會領導的。過去工會對歐爾班的大部分反工人政策抱持沉默,而且被反工會法律和保守領導層削弱。但是現在,屠宰廠工人、礦工、教師、金屬工人以及其他許多行業的工人都走上街頭抗議。工會威脅說,如果歐爾班不廢除《奴隸法》,他們就會發動總罷工。儘管目前還未發生總罷工,但已發生了一些「警告性罷工」,例如匈牙利西部4000名奧迪汽車廠工人罷工。

當前局勢蘊含著爆發罷工運動的潛力。罷工運動可以有效地對抗政府,也有可能推翻歐爾班政府。但是問題在於打敗歐爾班政府之後要怎麼做。主流反對派政黨,例如匈牙利社會黨和基督教民主人民黨,竭力討好示威者,但是這些政黨像2008年金融危機中被群眾所厭棄的政府一樣都親歐盟、親西方、支持緊縮政策。群眾非常厭惡這些政黨,以至於新法西斯主義的尤比克黨(Jobbik)在去年4月的大選中成為最大反對黨。從根本上說,匈牙利需要一個強大的工人政黨。這個工人政黨應該主張社會主義和國際主義的綱領,應該扎根於群眾鬥爭和工會,奪取權力,為工人和年輕人提供更美好的生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