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氣候變化,需要改變制度

貫通全球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可以實現0排放,並開始扭轉氣候變化的部分影響

Helen Pattison 英國社會主義黨全國委員會

還有什麼能比「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最近的報告更能說明資本主義的無計劃和破壞性本質?IPCC的報告直言:我們所生活的這個星球,我們唯一的地球,正在被毀滅。如果不採取行動,那麼12年後環境破壞可能就會達到無法恢復的程度。現在明顯有許多普通人越來越關心環境問題。他們不僅受到環境破壞的直接影響,而且擔心如果環境破壞繼續下去地球會變成怎樣。

窮人最受打擊

現在這一代年輕人不僅是近代以來第一代生活狀況比父母差的年輕人,而且如果資本主義制度沒有受到挑戰,我們還會受到嚴重的環境破壞、棲息地破壞、物種滅絕和海平面上升而淹沒土地的影響。全世界工人階級及貧民的食物、水和安全都會受到威脅。

對於社會主義者來說,環境問題是一個重要議題。我們需要一個能夠拯救環境、不會讓貧窮的工人階級為氣候變化付出代價的綱領。據估計,全世界最大的100家公司排放了全球71%的溫室氣體。資本主義將利潤凌駕於人民和地球的需要之上。

現時空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創下300-500萬年來的最高紀錄。隨著全球氣溫繼續上升,預計僅歐洲受洪水影響的人數就會增加50-100萬人。美國熱浪次數已經增加兩倍。2012年,美國有81%的州出現異常乾旱,導致野火數量上升(尤其是在夏季)。

最近一起野火發生在加利福尼亞州,造成85人死亡,超過11,000棟住房被燒毀。這宗事件發生在地球上最富有的國家。但並非每個人受到環境破壞和隨之而來的極端天氣影響的程度都是相同的。例如,在最近的森林火災中,真人秀明星Kim Kardashian僱用了一支私人消防隊來保護她價值6000萬美元的別墅。巨富們坐擁資源,可以將環境災難對他們的生活或財產的影響減到最小。而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當然沒有這種能力。除了可怕的生命損失之外,還有許多人在加利福尼亞大火中失去了所有財產,包括他們唯一的家。

在2005年卡特里娜颶風襲擊美國時,一位氣候學家準確地評論說,儘管颶風的破壞是無差別的,但受到最嚴重影響的是貧窮的黑人工人階級社區。貧窮的工人階級黑人更有可能生活在受洪水侵襲的地區,住在難抵禦極端天氣的住宅。而且在卡特里娜颶風來襲時,許多家庭沒有交通工具離開自己的家園。在政府發出疏散令後,一些工人階級家庭將畢生積蓄花在汽車旅館上。受氣候變化影響最大的主要仍會是世界各地最貧窮的人。

根據研究結果,即便各國政府遵循IPCC的建議,即便全球氣溫上升不超過1.5攝氏度,仍然會出現「全世界13.8%的人口每五年至少經受一次嚴重熱浪」。如果全球氣溫上升2攝氏度,那麼全世界會遭遇上述情況的人口是三倍。儘管未來幾十年會有數百萬人受到氣候變化影響,但IPCC的報告並未建議以0排放政策為目標。按IPCC預計,0排放政策可以使全球氣溫僅上升0.5攝氏度。IPCC未建議以0排放政策為目標的原因是,各國政府和決策者「不大可能」贊成落實該政策所需的措施。

但是IPCC自己也說,就算要實現報告建議的「全球氣溫上升不超過1.5攝氏度」的目標,也需要「系統性的轉變」。實際上也就是說,為了解決資本主義下執行「綠色政策」的遲緩和不作為,需要建立一個「充分合作的世界」。但需要怎樣的制度才能使「充分合作」成為可能?

IPCC的局限性

儘管報告並未明言,但實際上其作者已不得不承認,資本主義由於無止境地追求利潤,正在阻礙拯救地球所需的變革。IPCC是1988年由帝國主義大國操控的聯合國決定成立的。所以其報告自然不會提出需要以社會主義替代資本主義。

報告認為,真正保護人民和地球是「不現實的」。所以它強調全球氣溫上升2度和上升1.5度的區別,希望資產階級政府在壞選項中選擇沒那麼壞的一個。

如果上升1.5度,會有4.2億人遭受極端熱浪,而缺乏食物、水和安全的人口會增加數百萬人。上升的海平面會淹沒大量農地。從以往經驗來看,就算是極為溫和的目標全球資產階級政府也很難實現。在資本主義之下,儘管全世界生產的食物可以滿足所有人的需要,但由於食物是按利潤而非需要來分配的,所以仍有數百萬人正在挨餓。

對於大多數工人階級群眾來說,氣候變化顯然是一個迫切問題。而資本主義是解決這個問題的根本性障礙。畢竟你不可能控制不屬於你的東西。在資本主義之下,生產沒有計劃,只是一味逐利。只有將主要的壟斷企業收歸公有,交給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才有可能開始解決氣候變化問題。需要投入大量資源開發新的低碳節能技術──按照IPCC的說法,未來20年內該項投資需要翻上升一倍。

但除非有利可圖,否則資本主義企業不會單純為了環境的需要而投資綠色技術。實際上,IPCC指出許多產業「受制於」高碳技術,要想逐步淘汰此類技術很困難或者需要花費大筆資金。

綠色大企業?

一些研究者嘗試通過解釋氣候變化對於利潤的影響,來勸說大企業採取環境友好措施。根據相關數據,在氣溫上升1.5度、2度和3度的情況下,每年洪水對歐洲造成的經濟損失分別為幾百億歐元到數千億歐元。但是不應該對大企業和資產階級抱有希望,因為他們只追求短期利潤。

IPCC呼籲,除了投資節能科技,還要進行「氣候友好的公共投資」。經過10年的緊縮政策,許多工人階級群眾明白為所謂「氣候友好的公共投資」付錢的會是他們自己,而非應為環境破壞負責的鉅富和大企業──如果此類投資能夠得到通過的話。

許多普通人努力推動垃圾回收,但這和保守黨政府和地方議會的削支政策發生衝突。舉個例子,倫敦西部的豪士羅自治市議會已經開始將公共垃圾箱的所有垃圾(包括分類回收的垃圾)全都送去填田區,這可以讓議會省下130萬英鎊。

從社會開始意識到碳排放對環境的破壞以來,幾乎沒有做過什麼努力來減少碳排放。《巴黎氣候協定》等協議沒有實際效力。巴黎協定的目標是全球氣溫上升不超過2度,而且該協議沒有約束力。即便如此,2018年川普還是宣佈美國退出巴黎協定。巴西的極右翼新總統博索納羅正準備開放亞馬遜雨林採伐,而且很可能也會讓巴西退出巴黎協定。

現有的節能技術遠未充分利用,因為此類技術昂貴、會減少利潤。所以社會主義者提出需要爭取產業公有制,從而讓環境友好技術得到充分利用。

保護地球所得的「利潤」不是讓當今少數富豪賺到更多錢,而是能夠保護無數人的生命、阻止動物滅絕、為未來的人類提供體面的生活和乾淨的空氣。

社會主義者不主張消滅化石燃料行業的高薪工作,我們要求由政府進行再培訓和再就業,同時不能降低工人的收入和工作條件。在將能源業公共擁有、受工人民主管控的基礎上,我們的主張是有可能實現的。

我們可以以1970年代航天業工人提出的盧卡斯計劃為例,看看如何實現我們的主張。這些工人使用原本用於製造軍事裝備的機器製造出129種民用產品。

所以問題仍然在於:資本主義能否拯救環境?工人階級是否必須團結抗爭、爭取徹底的變革,及爭取社會主義制度?在社會主義之下,可以以國有化的大型壟斷企業為基礎,讓工人階級群眾民主地計劃生產,以滿足人民和地球的需要。從根本上說,要想停止氣候變化就必須打破民族國家的界限。這是社會主義者堅持國際主義的原因之一。我們主張工人階級不分國界團結起來,爭取一個社會主義世界。貫通全球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可以實現0排放,而且可以開始扭轉氣候變化的一部分影響。

最近美國政府關於氣候變化的一份報告警告(該報告是在假期公布的):除非採取猛烈措施大幅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否則到本世紀末美國經濟會萎縮10%,而且每年會造成數千人死亡。受到化石燃料公司支持的川普漠視這份由300名科學家撰寫的報告,而且也繼續否認全球暖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