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改變一切的「黃背心」抗爭

建立革命的社會主義變革的力量

Leïla Messaoudi 革命左翼(CWI法國)

數以萬計的人走上街頭遊行示威參與「黃背心」運動,並佔領了從城市到鄉村地區的主要街道和收費站。此運動在十一月中旬爆發,就算於聖誕節假期期間也仍未停止,運動到今天仍然持續。

從官方的數據來看,在一月十二日的大的遊行示威中,超過八萬五千人走上了街頭,這是一月五日的人數的兩倍。

全國各地的黃背心組織正計畫在此後的每個星期六進行動員、遊行、佔領,而周日則會舉行女性黃背心大遊行!從九月的第一次行動以來,人們的訴求從來沒有得到實現,馬克龍政府如今在承受著來自群眾的巨大壓力。

黃背心運動是對馬克龍以及其背後所代表的階級的廣泛不滿,它的主力軍是臨時工人、兼職女工、小農和失業者,他們對社會食物和燃料等價格的上漲感到十分憤怒,並且厭惡社會財富被少數富人所佔據,亦極度不滿政府的腐敗和民主的喪失,他們今天還遠沒有要放棄和政府的戰鬥。

這是因為,馬克龍仍然在日復一日地展現著他對底層人民的傲慢,就在12日的大遊行中,馬克龍還在抱怨那些「懶惰的法國人」。無論媒體怎麼抹黑黃背心運動為暴力的,缺乏教養的運動,然而每個星期的民調都顯示黃背心的支持率仍然高企(百分之五十五的群眾支持率)。

運動的本質

黃背心運動的參與者們一直在向馬克龍政府以及社會本身展開著對抗,他們在街頭上抗議,傾盡自己的個人資源抗爭,有些人甚至辭退了工作,並在每周六日(黃背心行動日)參與遊行示威。他們的能量是這場運動的力量根源,但是兩個月後的現在,運動不再增長,顯示單靠這種能量是不足夠的。

除了在第一個月在某些地區成立有群眾會議外,在運動中進行協調和集體決策是比較困難的,這使運動內部未能發展出清晰的政治及綱領。在某些地區,工會或工人們連結一起,並在工作場所發起一些聯合行動。但是在全國範圍內,有組織工人力量的缺失,導致了這場運動未能擴展和發展出清晰的工人階級鬥爭目標。

黃背心運動雖然將目標直指馬克龍和其背後的富人,但是,更重要的是,黃背心自己並未能理解自己同樣也是工人階級的一份子,而只有一個階級的團結行動,才是打倒馬克龍和其背後的政策的唯一方法。

而罷工和群眾運動仍然沒有被提上日程,來對抗馬克龍政府。事實上,今天已經很少看到有新的人群和工會加入到運動之中,這使得運動本身受限。而馬克龍政府的大規模暴力鎮壓和由此引發的暴力衝突也阻止了許多人加入這場運動。

黃背心正面對著非常嚴重的鎮壓,數千人已經在運動中受傷,有人甚至在國家警察發射的閃光彈、橡皮子彈和「防御性」手雷中失去了一隻眼睛或是一隻手,警方也在開展所謂的「預防性」逮捕,在參與者加入到運動前將其逮捕來阻止運動的發生。據官方統計,從去年十一月十七號截至今年一月中,已經有6475人被捕,5339人被警方拘留,由於事故和警方的封鎖,至少有十多人死於這場運動之中,這個數據令人遺憾,但更加凸顯了統治階級和政府的恐懼。很多積極分子,截止至一月中,由於他們在運動對警察做出防禦行為現在正面臨數月甚至是一年的監禁。

馬克龍正在嘗試奪回控制權

馬克龍正在利用現有的政治混亂。他在運動的初期被迫要在一些十分不受歡迎的政策,包括養老金和燃油稅上進行讓步,但是,他現在正在試圖通過讓步恢復政治秩序,他啟動了本來由全國市長組織的「全國大辯論」,在一月十四日,每個法國公民都收到了他的一封信,上面寫明了他想要討論什麼。當然,絕大多數的黃背心都不相信他。但馬克龍仍希望他能夠拉攏回他自己的選民基礎,或者至少可以將沒有參與到運動的人群拉到自己一方,這些人可能希望一個更為和平的局面,這使得他們有可能被馬克龍所影響。馬克龍能否成功仍然是未知之數。

目前,馬克龍仍著眼於四個月後進行的歐洲選舉,他不希望這個變相公投開始前自己的選情受到太大的影響。現在的政治局勢十分不穩定,因為馬克龍要推進他資本主義「改革」的計畫,並打擊養老金和社會服務。我們的鬥爭才剛剛開始。

社會不會再回到黃背心運動之前的局面,因為黃背心運動具有十分廣泛的規模,整個社會基礎也已經被其所動搖。社會大眾對於馬克龍的仇恨情緒高漲,馬克龍也不得不躲在愛麗舍宮並取消外訪計畫,公開的露面已經對於他是過於危險了。

同時,這場運動也使得全國上下也采取行動以改變生活。在新的一年開始不久,許多人仿效黃背心運動,包括律師運動、針對教育問題的「紅筆」運動、以及托兒保母的「粉紅背心」運動等。這使的很大一部人開始認真思考社會現狀,在2019年運動進入下一個高潮是完全可能的。

青年人,尤其是青年學生對於黃背心十分同情,在整場運動中他們的反抗熱情都十分高漲,盡管黃背心還並不是一個工人階級的運動,但是毫無疑問它向我們展現了工人和學生團結對抗馬克龍政府的可能性。目前,產業工人階級還沒有加入黃背心運動,一個重要原因是工會領導人仍在疏遠運動。黃背心運動迫切需要和年輕人及退休者組織起來,吸引更廣泛的群眾一起對抗馬克龍和資本家的計劃。

缺口已經打開

很顯然,工會領導層並沒有直接連結黃背心運動,但同時,很多的工會活動者和左翼活動者也沒有找到自己在運動中的位置,他們對於是否要介入這場混雜著反動思想的運動十分困惑,他們之中很多人也不知道該怎麼給出一個解決問題的答案。

現在我們必須要提出一個方案,將具體的要求和廣泛的工人和青年的訴求結合在一起,給予他們信心的同時提出政治觀點,運動中這個政治真空表明了一個社會主義工人黨在運動中的缺失。而梅郎雄和「不屈法國」采取中間路線。許多的不屈法國活動家都參與到了運動中去,參與度遠超其他的左翼組織,但是但是僅是加入不屈法國的是完全不夠的,因為該組織無法幫助其成員介入並建立運動。幫助成員介入並建立運動是左翼的歷史責任。

在目前的情況下,革命左翼認為,在工會、社會和政治組織以及左派中討論過渡性要求尤為重要。 這意味著討論工資鬥爭、物價水平以及爭取工人和群眾控制和管理下的國有化的必要性。政治危機將繼續發展。現在應當抓住機會,建立革命的社會主義變革的力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