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的迷霧

爭取社會主義和國際主義的替代方案以取代歐盟和全球資本主義制度

《今日社會主義》雜誌(第222期)社論,社會主義黨(英格蘭及威爾士,CWI英國)

英國政府預計要在2019年3月29日退出歐盟,距今不到6個月的時間。

然而,“脫歐”這個詞的意思,是英國要與歐盟其他27個國家重新談判條約。這涉及到數千項法律和條例,所以絕對不會一帆風順。

英國脫歐協議要在10月的歐盟國家元首理事會上得到批准,但現在可能會再延遲到11月的緊急峰會上。

脫歐協議預計將涉及英國脫歐後英國以及歐盟內的公民權問題、愛爾蘭邊界問題、英國向歐盟支付390億英鎊作為“分手費”、以及2021年1月1日新關系生效前的過渡時期的細節問題。

根據歐盟《裡斯本條約》第50條,退出歐盟的條件是,“未來的[新的]關系框架”必須得到歐盟批准。

所以脫歐協議也包含了未來的關系框架。只要歐盟國家元首同意了脫歐協議,協議就會交至英國國會表決。

不要契克斯方案

文翠珊在今年7月於鄉間官邸契克斯宣布的“未來框架”方案有可能爭取到國會多數支持。這個方案經過歐盟27國的修改之後,更明顯會使脫歐止於字面。

歐盟27國可能會要求將歐盟與英國的自由貿易區計劃從實體商品擴展到數字經濟和相關服務,因為這個領域相較於他們所立基的制造業有更大的獲利機會。

例如,勞斯萊斯2015年從國防和航空航天業賺取的20億英裡,有61%來自維修而非銷售。

但是由於一部分支持脫歐的保守黨議員已經宣布反對契克斯計劃,單憑保守黨議員不足以讓這份計劃得到國會通過。

工人運動英國反對契克斯計劃,因為這份計劃是按照資產階級的利益制定的。例如,該計劃提出英國的國家補助規則應繼續與歐盟保持一致,從而進一步防堵工黨在2017年大選宣言中提出的已經非常溫和的國家干預和公有化方案。

該計劃本身無法阻止未來柯爾賓政府在群眾運動的支持下實行社會主義政策,但可能會把人們的注意力轉移到法律訴訟上。因此柯爾賓應該堅決反對契克斯計劃。

另一方面,工黨國會黨團中的布萊爾派如果認定無法撤銷2016年公投的結果,那麼他們會無視黨鞭的命令投票支持特蕾莎。

然而,如果用這樣的方式強行通過契克斯計劃,可能會觸發工黨和保守黨內部醞釀已久的分裂,打開一個全新的政治局面。

保守黨的分裂可能會催生新右翼,形成遠比起英國獨立黨或其他政治勢力更為嚴重的威脅。

如果鮑裡斯•約翰遜另組一個新的右翼政黨,盡管不會是“法西斯主義”政黨,但仍然會帶來更大的危險。

它會指責脫歐計劃“爛透了”,從而准備好利用下個時期全球資本主義的新危機來壯大自己。只有社會主義的工人階級運動才有足夠力量對抗它。

資產階級在脫歐問題上的分裂也會為社會主義工人階級運動的崛起提供新機會。

把投票支持特蕾莎的布萊爾派份子逐出工黨,會大大推進工黨轉變成一個戰鬥性的、民主的工人政黨。在這個新工黨內,社會主義綱領可以迅速贏得廣泛支持。

隨著秋季戲碼臨近,上述情況將成為他們要考慮的重要因素。

蒙著眼脫歐?

因此,另一種可能的情況是,即將召開的歐盟峰會決定進行所謂的“蒙著眼脫歐” ,而不是試圖修改契克斯計劃來達成協議。

也就是說,歐盟峰會會模糊地承諾未來與英國保有“深度且特殊”的關系(作為正式的脫歐協議的一部分),可是把所有細節問題都推遲到2019年3月過渡期開始之後才進行談判。

甚至也無法保證上述這種情況一定會發生,因為英國將開始支付390億英鎊的“ 分手費”,以便在2019年3月之後可以以“ 第三國”的身分與歐盟幾乎從頭開始談判。

此外,在過渡期間,歐盟法令仍然適用於英國。但同時可能也會采用一些新的規則,或許歐盟27國會對英國皇家屬地和海外領土避稅天堂采取管制措施—— 部分英國資產階級會對此感到恐懼。

在歐盟27國內,也有人反對把所有問題推遲到無限期的未來。

將2020年12月31日定為過渡期終止日, 就是為了避免脫歐談判拖延到下個財政預算年度。因為下一次歐盟財政預算案必須要想辦法彌補英國退出後歐盟失去的數十億歐元收入。英國是歐盟第二大經濟體。

不過英國與歐洲的統治階級越來越擔心會出現“無協議脫歐”。

如果沒有脫歐協議,在2019年3月之後英國將不再遵守歐盟條約規定的任何義務。

但是同時歐盟27國也不會再遵守對英國的義務。雖然現在已有悲觀言論,但除非雙方徹底談崩,否則不會出現無協議脫歐。如果談判真的崩盤,特別是如果又遇上新的經濟下滑的話,任何糟糕情形都有可能發生。

揭開迷霧

19世紀普魯士軍事戰略家克勞塞維茨曾寫道,在戰爭中行動所依據的因素,總被包裹在或多或少帶有不確定性的迷霧中。

英國脫歐問題也造成了巨大的迷霧,掩蓋了英國和歐盟資產階級之間、歐盟內部的政經派系之間在物質以及意識形態方面的利益衝突。

最重要的是,它掩蓋了資產階級和工人階級之間的利益衝突。社會主義者的任務是在每個階段指出這兩個階級之間不可彌合的鴻溝,並提出一個獨立的工人階級綱領。

社會主義者要解釋歐盟這個大老板俱樂部的反工人階級性質及其政策,同時要指出資產階級沒有任何可行的替代方案。

在這個問題上,英國共產黨黨報《晨星報》(9月13日)對於捷豹捷豹路虎董事長近期發出的撤資警告的回應,就是一個反面典型。

《晨星報》連基本的社會主義訴求也沒有提出(比如向工會公開企業帳簿或國有化),反而說“英國脫歐會為促進出口創造新機會,那些願意抓住這個機會而不是散播悲觀言論的公司會從中得益。” 這完全是在模糊階級界線。

我們必須重申,無論是撤銷2016年公投的結果,還是在資本主義制度下脫歐( 無論是哪種脫歐方式),都不能滿足英國和歐洲工人階級的利益。

歐盟是大老板們的俱樂部,其宗旨是“圖利企業”! 在全球經濟低迷時期,英國資本主義,不管是在歐盟內外,都不會有“ 新出口機會”!

工人運動仍有時間清除英國脫歐的迷霧,然而只有通過爭取社會主義和國際主義的替代方案以取代歐盟和全球資本主義制度才能實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