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社會主義者》雜誌出版第50期!

各地讀者寄言

被D Q 立法會議員梁國雄( 長毛, 香港):「每逢見到有人兜售《社會主義者》,我就想到四十年前,自己也曽彈此調,不同者,祗是我當時賣的刊物叫《戰訉訊》,相同的,是兩者都是宣傳革命馬克思主義⋯⋯我能不為它打氣?加油,同志!」

中華航空企業工會理事長劉惠宗(台灣):「過去勞工參政,都被藍綠吸收利用;現在我們認為,勞工參政要靠工會自己推出代表,開第一槍!這次中華航空企業工會派出代表參選市長,就是想替工人運動政治化鋪路、集結勞工的政治力!我絕對同意支持強化工運的獨立媒體,工運對抗財團,需要有左派媒體、社會主義媒體來跟工人站在一起, 這些媒體我們絕對會支持相挺!」

廚師聯盟主席吳志輝(香港):「這份刊物最重要一點是報導國際上工人運動的消息,因為關注勞工的事不能只顧自己的地方,也要關注國際上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出版得更頻密,以帶來更新的資訊。」

K O B U M I ( 外勞社群) I i s Mudrikahsugito(香港):「我們非常感謝《社會主義者》編輯的努力工作。他們準確深入地分析香港和國際上的社會政治局勢,令我們學到很多。而且他們支援香港外勞和少數族裔的鬥爭,特別是給了我們組織很大幫助。」

南山工會常務理事施少華(台灣):「資本主義的真相就是資本家唯利是圖、貪得無厭、為所欲為!資本家的策略就是從勞動者身上壓榨出更多的利潤。勞工一定要團結,一定要加入工會,藉由工會展現勞工的團結力量,保護及爭取自身權益。甚至是組黨來改變國家政策。因此,在現今資本主義的亂世中, 具革命左翼理念的社會主義者雜誌更顯現出它的可貴及與衆不同!」

訂閱者Tim(香港):「我也是文創業者,在文創品生產角度來評論《社會主義者》這本雜誌,要寫作二三十篇文章,包中港台國際工運大事和左翼論述,還有排版封面設計。你們達成了不可能的任務,而且是持之以恆,殊不簡單。」

南亞電路板錦興廠工會秘書蔣闊宇(台灣):「台灣若能有個清晰鮮明的左翼政綱會是件好事。過去的台灣左翼運動,有太多原因使其不能蓬勃發展。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用這份刊物向社會與運動展開對話,從長久失聲的左翼視野提出政治社會分析,讓人看到新一代台灣社會主義者的生命力。」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黨員、同志運動積極份子郭家瑋(台灣):「藉由《社會主義者》,我們可以透過左翼政治指南去介入同志運動爭取群眾。在去年同遊時就藉由刊物來宣傳:面對恐同勢力應當趁勝追擊、婚姻平權不能延宕、同志運動不能寄望國民兩黨。被動態度是無法面對保守勢力的猖狂攻擊的。若平權運動在今年公投後失敗退卻,群眾可透過我們有組織、有紀律的刊物來總結運動教訓、用左翼政治強化自身並向保守勢力繼續戰鬥!」

流亡美國的政治難民胡旭方:「《社會主義者》作為一部左翼先鋒刊物,

以鮮明馬克思主義方法對國內外時政做出精彩介紹和正確分析,受到像我這樣流亡海外,深切關注國內反對獨裁情勢的喜愛。她揭示了資本主義瘋狂施壓的復雜,也指引全體無產者奮起反抗鬥爭的方向。《社會主義者》版面圖文並茂,簡潔莊重,在當今資本主義橫流的黑暗汪洋裡,像一盞明亮的航燈指引著工人階級和全體無產者磨礪前行。」

Gareth Bromhall,英國學運分子(「社會主義學生」指導委員會):「我在此向第50期《社會主義者》雜誌致以革命的社會主義問候。在全球資本主義危機日益惡化、中國群眾鬥爭愈發高漲的時候,非常需要一份刊物報導這些事件。我們明白工人階級的獨立出版物的重要性,也明白如何用他來教育、鼓動和組織群眾!」

Liv Shange Moyo,社會主義正義黨(CWI瑞典)呂勒奧市議會黨團負責人:「祝賀《社會主義者》雜誌出版第50期。全世界社會主義者都對中港台局勢感到激憤,尤其是看到中共獨裁政權鎮壓爭取民主工會的工人和學生。在我們看來,你們那裡正在走向大規模的革命鬥爭。我們非常高興看到年輕的社會主義者們在困難的條件下仍努力製作一份非常清晰而且具有戰鬥性的社會主義雜誌,為建設成功的工人階級鬥爭提供思想指導和政治分析。」

匿名讀者(中國):「無產階級正在低潮中重新覺醒。但是,他們並沒有一個能夠指導他們取得鬥爭勝利運動綱領或是指導思想,這使TA們的鬥爭在資產階級的暴力機器的壓迫下趨於失敗。而刊物,則是一種重要的思想傳播載體。它能讓人們重新想起那些積滿灰塵的馬恩列托著作,讓式微過的思想在無產階級中活起來,讓人們重新想起:那被許諾的一切,並不因為他們良心發現,而是因為我們曾經來過。」

匿名讀者(中國):「一份有明確思想指導、成熟編輯體系的刊物,更能幫助我們整理和了解世界各地的活動發展形勢,並把具體現像與理論綱領相結合。而不是被碎片化垃圾信息淹沒、被審查過的新聞誤導。一份群眾刊物,也能讓我們聽到真正工人兄弟的聲音。需要通過刊物聯系群眾,散播思想,同時我們也是普通群眾,需要刊物來整理思路, 引導行動。」

匿名讀者(中國):「《社會主義者》對於中港台的工人運動也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我們鬥爭的一個重要方式就是利用我們的傳單和雜志和群眾進行接觸,使得我們的具體的行動策略可以切實的被宣傳。我們的雜志也是國際支援的平台,正如此次佳士罷工,我們通過雜志號召國際支援,以確保群眾鬥爭不會被國家的宣傳機器所掩埋。」

匿名讀者(中國):「黨刊是組織宣傳和教育的重要工具,是一個認真的政治組織長期保持生機與活力的工具。在21 世紀,網路越來越發達,社交媒體也成為重要的傳播的平台,然而我們不可能只在網路上活動,而在現實介入鬥爭的時候,我們需要以紙質材料的形式,向群眾傳遞理念,令群眾更好地了解、記住我們,並最終協力壯大運動。」

匿名讀者(中國):「當大國崛起和民族復興的話語無孔不入,掩蓋一切,《社會主義者》這樣的雜志比零星而隱晦的批評更直白、更集中地讓讀者看到了這新的統治意識形態造成的另一番景像。雜志若能擴大格局,增加內容的多樣性或嚴謹性或科學性,未來應該能吸引更多注意,並在不同群體間起到一定的聯結和動員作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