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回顧 ——我們的言論紀錄

為本刊走到出版50期的里程碑感到驕傲

《社會主義者》雜誌編輯部

本刊近年每年出版6期,至今能夠出版50期,對於我們這個尚算年輕的社會主義組織來說,是一項巨大的成就。特別是我們的讀者大多在嚴厲報禁的中國。

《社會主義者》雜誌自2009年1月面世,明年將踏入第10個年頭!本刊最初只有簡體版,僅在中國大陸地下出版。2010年,我們開始在香港得到更多支持者,因此能出版繁體版。兩年後,我們的出版擴展至台灣。

到了今天,我們每期出版四個版本(中國、香港、台灣、英文版)。我們通過這份雜誌組織和宣傳群眾鬥爭,包括工人、難民、女性和性小眾等等。我們為支援過大大小小的鬥爭,幫助他們發聲而感到自豪,包括今年中國歷史性的佳士工人鬥爭、2013年香港碼頭罷工、2015年台灣南山人壽工會抗爭。《社會主義者》雜誌致力報導最重要的群眾運動,揭示工人和年輕人所面臨的種種問題,同時也為反資、反專制的鬥爭提供分析與綱領。

本文匯集我們過去發表過的一些重要觀點。《社會主義者》雜誌一直在跟進中港台政治事件,解釋這些事件的特徵和發展方向,並指出需要做什麼,由此發展階級鬥爭的願景。引用托洛茨基的話說,我們預見了局勢的進展,所以當一個事件發生時我們不會感到吃驚。

工人鬥爭

2010年,廣東的日資汽車廠爆發大型罷工,工人要求加薪30-40%,並要求組建獨立工人。政府向資方施壓,要求它做出重大讓步。同時政府也表示會對官方工會做出有限的「改革」,允許進行象徵性的選舉,但這絲毫沒有改變官方工會的本質。

《社會主義者》第7期,2010年9月:工人應該爭取「依法」選舉自己的代表的權利,並努力通過這一進程提出其他的訴求。不過,要取得成功,就必須要有非正式的、獨立於政府的組織。盡管官方工會正在試圖改頭換面,但它仍然是一個敵視工人的不民主組織,其任務是破壞階級鬥爭、將工人的視野限制單個工作場所裡,從而使之無法在工廠之間和城市之間建立聯系。

中國勞工論壇,2013年5月7日:2013年香港碼頭工人罷工40天,得到了公眾的巨大支持。但是罷工的結果令許多工人感到失望,三分之一的罷工者失去了工作。

職工盟領導人和許多支援團體及學生對於結果都過於樂觀,忽視了可否贏得更多、用什麼策略可以贏得更多的問題。

在罷工初期,職工盟領導層低估了資方反抗的強硬程度,並相信單靠公眾支持與同情就能贏得戰役。尤其是只有未過半數的工人參與罷工,寧願高估敵人也不要低估敵人。除了遊行示威(當然這很重要)以外,重點應該放在不可替代的傳統工人鬥爭的行動上,例如組織糾察隊、堵塞要道,以及呼籲其他工人參與罷工,或者拒絕做罷工工人的工作等。假如這些都有計劃地進行的話,這場罷工肯定會更有牙力。

2018年,深圳佳士工人重新掀起中國工人爭取獨立工會的鬥爭。在佳士鬥爭爆發之前,我們的雜誌已就獨立工會的問題與毛派紅色中國網進行了一場辯論。

《社會主義者》第48期,2018年7月:獨立工會的口號不是托派和馬克思主義者發明的,而是工人根據自己的親身經驗提出的。許許多多工人都看到,官方工會是阻礙他們抗爭的另一道障礙。這些所謂的工會實際上是資產階級和政府的「第二支警察隊伍」。

反對民族主義和戰爭

2012年,日本政府將釣魚島「國有化」,導致中日在東海進入軍事緊張局勢。中國各地數爆發了數萬人的反日遊行。這些遊行受到中共的默許和操控,因為中共希望借助釣魚島爭端煽動民族主義情緒,以實現自己的政治目的。社會主義者必須堅定反對任何資產階級政府的軍國主義宣傳,捍衛工人階級的國際主義立場。

《社會主義者》第18期,2012年10月:這些抗議同樣反映了更大問題:社會中不斷增長的不滿和挫折感。但是中國當局利用這種情緒,將其表述成沙文主義和軍國主義的語言,目的在於推動自己成為超級大國的目標和支撐國內對政權的支持……社會主義者反對這一地區各國政府推進軍事化。他們燒錢裝備武器并將海軍升級的同時,各地的勞動人民卻欠缺可負擔的房屋、有保障的工作、有質素和可負擔的教育和醫療。

經濟:危機的警號

過往中國的所謂「經濟奇蹟」已經消失,經濟增長已經嚴重放緩,金融風險正在上升。為防經濟陷入衰退,獨裁政府積累了前所未有的債務水平。2015年股災正是嚴重危機正在來臨的警號。

《社會主義者》第21期, 2013年5月:2011年投資佔GDP的比重達到50%,去年亦繼續增長,比起危機前已經很高的41%的水平更高,是前所未見的高水平。正如前總理溫家寶曾經說這是「不可持續的」。

很多言論指要通過消費增長令經濟得以平衡。同樣也有很多人討論自由化,即親資本主義經濟改革(不是他們不願進行的政治改革)。

不管新領導人想走什麼路,中國政權結構內部機制和當前低工資經濟模式阻礙變革。這表示任何新的「改革」只會被拖延,不斷反反復復。獨裁政權在頂層出現分裂,未來會在這些問題上爆發新的派別內鬥。

《社會主義者》第33期,2015年7月:北京正處於兩面的危險,一方面是不可控制的泡沫,另一方面是市場崩潰(市場崩潰會蔓延至更廣泛的經濟層面),因此政府的行動就如一個反復踩油門又煞車的司機。

習近平上台

2013年中共三中全會,習近平就任中共總書記。上台不久,他就開始採取更加嚴酷的威權統治。我們當時向最先進的工人和青年解釋了未來會發生什麼。

《社會主義者》第24期,2013年12月:中央集權也增加了社會爆炸性衝突的危險——這是在所有波拿巴政權統治下的規律——工人階級、農村貧困人口和被壓迫的少數民族運動的新動向與統治精英和當局間的對抗正變得日益緊張。

中共專制當局將權力日益集中到個人手中也是出現深刻危機的徵兆,這也反映在日益積聚的社會局勢的爆炸性衝突中。當局領導層因為政權崩潰的幽靈作祟,並受到步履蹣跚的經濟帶來的壓力,而希望出現一位強人能將他們從這場危機中拯救出來。就像這次三中全會提出的其他政策轉變,他們的這一決定最後可能會成為自抽耳光。

台灣太陽花運動

2014年是歷史性的一年。在中國的「周邊地區」,台灣和香港先後爆發數十萬人的反政府抗議。在太陽花運動期間,《社會主義者》雜誌在台北售出1442份,創下最高紀錄。

《社會主義者》第26期,2014年5月:佔領是全世界常見的抗爭手段,是一場抗爭必須的,它可以成為群眾運動的召集點,就如今次台灣的運動。但只靠佔領的話,是永遠不夠的。它必須作為下一個階段的踏腳石,例如將行動升級至罷工罷課。

這證實了我們一直所說的,學生可以在發動抗爭中扮演很好的角色,但他們永遠不能完成抗爭,尤其是當抗爭只停留在學運的層面,而這卻是佔領學生領袖所希望的。這令社會主義者更容易地解釋,工人階級是抗爭中最重要的力量,這也是為何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工人政黨……

在2014年的今天,民進黨的經濟政策比以往執政的時候更右傾。在許多問題上,黨的立場是幾乎和國民黨相同的,而且往往他們在立法院的反對姿態僅僅是在技術層面上的問題。

台灣的政局被躲在台灣民族主義或親中的民族主義後面爭權逐利的資產階級政黨所壟斷,但都共同支持著實際上反工人的政策。

雨傘革命

長達79天的雨傘運動是香港民主鬥爭的重要轉折點。運動被迫在沒有成果的情況下撤退,我們必須總結出關鍵的教訓。《社會主義者》雜誌從鬥爭的第一線得出的結
論,直到今天依然非常重要。

《社會主義者》第29期,2014年10月:要確保新一輪的抗爭成功,並鞏固佔領的話,我們一定要克服在雨傘革命所面對到的最大困難:基層組織與民選領導。我們必須由下而上建立這個領導層,取代現時幾個自我欽點的「小圈子」領袖,他們口頭上代表「佔領」發言,實際上卻叫人撤離!

解決出路在每個佔據地點建立行動委員會,以協調動員工作及組建自衛隊,類似的民主組織也要在學校和工作場所中成立,推動罷課罷工。這些委員會為需要決定運動策略,並透過公開民主的討論作出合適的政治回應。運動民主必須全面民主,才能擊敗政府。

這場鬥爭必須擴散到中國大陸,支持中國血汗工廠工人的非法鬥爭,反抗國家機器的鎮壓。這是唯一一個能擊敗中共獨裁者的戰略。共產黨本身就是一道看似不可逾越的「高牆」,阻礙香港乃至中國走向民主。

社會主義女權主義

《社會主義者》雜誌一直在捍衛女性權力,密切關注中國和全世界的新興基層女權運動。

《社會主義者》第2期,2009年4月:資本主義反革命復辟、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侵襲、以及國際範圍內工人運動的衰退;環顧四周,就如被海水逐漸侵蝕的冰山一樣;所有工人爭取得來和曾經擁有過的社會保障和政治權利正在日益喪失一樣,女性解放運動所爭取的女性點滴權利與平等也正被瓦解與消弱。

資本主義乃至封建主義的生產關系下,女性被奴役、從屬化和商品化的現像在中國大地上卷土重來。

《社會主義者》第36期,2016年2月:中共的獨裁政權已再無法隱藏於「社會主義」和「人人平等」的口號底下,只好重新推行父權的傳統「儒家」意識形態,來鞏固自己的專制統治。

一些由中國政府資助的機構以「儒家」思想推出不同課程,向婦女灌輸「如何做一個好女人」的。表面上向女性提供如何處理家庭問題的咨詢,但實際上教導女性當她們遇到家暴時,不需舉報或報警,而是需要學習如何接受丈夫的暴力行為,因為「他打你是他愛妳的表現」。

《社會主義者》第5期,2010年3月:社會主義者希望能重建”三八婦女節”,使之成為國際範圍內為爭取婦女權利而進行的鬥爭。這不應該成為由聯合國和各國政府主導的進行陳詞濫調的宣傳日。而應該成為促進、組織和加強婦女解放與鬥爭的日子,同時也可以通過這一節日揭露資本主義制度建立在階級壓迫和性別壓迫的基礎上的醜惡嘴臉。

捐款支持《社會主義者》雜誌!

如果你認同我們的主張, 請捐款支持我們, 幫助我們將《社會主義者》雜誌做得更加出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