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動員大規模學生反擊

趕走保守黨,實行免費教育

Theo Sharieff,「社會主義學生」全國主席

保守黨——這些政客們造成了學生學費翻倍,公共服務削減,以及造成了一場影響一整代人的住房危機——現在處於混亂狀態。他們是人們記憶中最討厭的政府,這並不奇怪。為了保護超級富豪的利益和他們危機四伏的資本主義制度,他們把年輕人的未來弄得一團糟。

據報道,2017年,頂級首席執行官得到了11%的加薪。雖然大企業主的財富增長了,但他們首先造成的經濟危機繼續惡性地撕裂了我們年輕人的生活。

我們被告知,如果我們上大學,我們就有機會逃避資本主義對我們生活造成的苦難。然而,當我們以超過5萬英鎊的債務畢業時,我們的懷疑得到了證實——在資本主義制度的基礎上,無法逃避這種苦難。等待我們的是低薪工作,無法負擔的住房和終身的個人債務。這個制度真是一個該死的制度:年輕人,以及所有年齡段的工人階級,他們都以這種方式被扔進廢品堆。

為另一種選擇奮鬥

難怪在去年夏天的大選中,成千上萬的學生和年輕人湧向科爾賓。 科爾賓的青年潮,當年輕人有了另一種選擇時,他們會支持這個選擇並為之奮鬥。

數千人投票決定結束緊縮政策、推行群眾議會大樓計劃、為年輕工人提供每小時10英鎊的最低工資、鐵路和公用事業的國有化、免費教育等等。隨著學生們今年9月到達並重返大學,夏季期間保守黨在英國脫歐問題上的危機也將繼續持續下去。

許多學生去年投票支持免費教育,全額資助的國民健康保險制度,體面和負擔得起的住房,並結束緊縮政策,他們將把眼下籠罩著保守黨的危機看成是爭取新的大選的最直接途徑,以將其趕出政府並贏得科爾賓2017年宣言中概述的計劃。

但我們不能簡單地等待保守黨崩潰。盡管他們有弱點,但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是設法避免了另一場大選並堅持執政。學生可以發揮自己的積極作用——通過在校園內組織示威,抗議和罷工,以及動員全國學生示威。

如果科爾賓呼吁大規模抗議活動,包括學生,要求立即舉行大選,這將有可能引發一場可能將保守黨趕下台的群眾運動。然而,每當保守黨被拉近懸崖邊緣,並且看起來他們處於最弱的狀態時,議會工黨的右翼就會對科爾賓發動新一輪攻擊。

雖然貝理瓦主義議員傑西·菲利普斯在政府危機期間發布了對文翠珊的支持信息,但其他貝理瓦派議員同時將科爾賓誹謗為反猶太主義者。楚卡·烏穆納最近把科爾賓的領導下將工黨稱為“制度性種族主義”。

為什麼會這樣?簡單地說,他們不願看到科爾賓政府當選,就像不願看到保守黨政府當選一樣。對於學生來說,想要爭取免費教育,控制租金和適足住房以及每小時10英鎊的最低工資,就必須對抗這些貝理瓦主義者以及保守黨。貝理瓦和他的親信是第一個提議大學學費漲價的!貝理瓦主義者將采取一切措施阻止科爾賓並阻止他的反緊縮計劃的實施。這意味著贏得一個由科爾賓領導的政府,這個政府統一圍繞一個免費教育和反對緊縮的鬥爭計劃,不僅意味著將保守黨踢出唐寧街,而且還將貝理瓦主義破壞者趕出工黨。

然而,存在一種風險,即工黨右翼對科爾賓的幾個月的攻擊可能會讓一些年輕人失望,質疑郝爾賓面對這樣的攻擊有多大可能贏得大選。

但是,在堅決反對支持資本主義的工黨派別以及黨的民主變革的基礎上,局勢可能會迅速發生變化。

社會主義計劃

如果科爾賓在下屆大選中就一項大膽的社會主義計劃進行競選,其中包括2017年宣言中的所有政策,又進一步要求取消學生債務,以及國有化銀行和主宰經濟的主要壟斷企業—— 支持者的激增可能會更勝於2017年。

在這個基礎上上台的科爾賓領導的政府將受到來自資產階級及其政治代表(包括貝理瓦主義者)的猛烈攻擊。這就是為什麼鬥爭不會止步於此。要贏得科爾賓宣言中的反緊縮政策,將取決於我們作為學生和勞動人民的獨立行動。

社會主義學生組織,一個遍布全國40多所學校的民主和競選組織,呼籲建立一個能夠利用政府危機,一勞永逸地把保守黨趕出去的全能的學生運動。保守黨下台——科爾賓上台,再加上社會主義政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