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要拋棄基層的公共年金

事實上只有最高認購額(一百萬港元)方能取得一個較合理的退休後收入(每月五千八百元)。對於香港絕大多數基層退休人士而言,這根本是一個可望不可及的數目。

裘青 社會主義行動

近期林鄭政府推出所謂公共年金政策,意圖吸引長者認購五萬至一百萬港元不等的份額,「自製長糧」。然而和過去一系統花樣繁多的所謂退休項目一樣,亦不過是政府迴避全民退休保障責任的花招。

中產反應冷淡

首先年金認購額並不低廉,雖說可在五萬至一百萬元額度間自行認額,但事實上只有最高認購額(一百萬港元)方能取得一個較合理的退休後收入(每月五千八百元)。對於香港絕大多數基層退休人士而言,這根本是一個可望不可及的數目,也就意味著這群最迫切需要穩定退休後收入的長者卻偏偏被排除於計劃之外。其次,在香港公共醫療體系殘缺不全的情況下,即便那些手頭上持有百萬港元左右的長者亦不可能認購公共年金,因為這意味著自己的醫療健康服務完全依靠在那求醫者人滿為患公共醫療系統,徒然加劇自己的健康風險。因此公共年金對他們而言非但不能起到政府宣傳所聲稱「應對長壽所帶來的不確定風險」,反而增加了自身疾病醫護風險,而這一切的起因,則完全基於政府對公共醫療系統的刻意緊縮所致。

事實上,政府原先預計公共年金認購總額為一百億元,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更異想天開地宣稱假如超額認購一倍將增加發行量。然而現實是最終的認購額不到五十億元,甚至不及預期中的一半。政府指內部回報率有4厘,以基本生活消費品來計算的話甚至會低於通漲。而且65歲男性投保,要有86歳壽命,而女性則有要90歲壽命,才能達到這回報率。如不幸81歲離世,他的平均回報只有1.3%。70歲離世的話,每年平均回報更是負數,是負3%!再者,因為女性預期壽命較長而要更高保費,根本是性別歧視!

這情況完全反映了這項公共年金計劃一如早前的政府主導退休項目如ibond等根本沒有照顧最廣大的退休長者所需,甚至連目標群體中產階層都興趣缺缺。曾力勸政府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現時亦支持公共年金計劃的港大教授周永新在接受媒體訪問中亦承認:身邊不少朋友為預留現金應付醫療開支而未有認購公共年金。香港坊間不少機構指出,按平均預期壽命推算,港人想過退休生活需一百三十至七百多萬元。而即便是最基本生活水平所需的一百三十萬元儲蓄,匯豐銀行坦承一般工人的強積金戶口亦無法負擔。

而對照是次公共年金計劃所能提供的合理生活收入水平(即一百萬元認購額),其實亦曝露了政府根本明知強積金不可能提供足夠的生活保障,否則何不直接將強積金儲蓄納入到公共年金計劃,由政府保證下為所有勞動者提供合理的退休生活收入?

廢除強積金

只有全民退休保障方為社會迫切所需,而非隔三差五搬出一系列巧立明目的退休產品,讓私人金融資本瓜分民眾積蓄,更非厚顏無恥地鼓吹長者應重投勞動力市場以搾乾其所有勞動力。

對於香港政府而言,民間所提出的五百億元起動基金絕對是九牛一毛,遠不及那些動輒千億的大白象基建甚至萬億東大嶼人工島瘋狂計劃的零頭。因此與其說政府擔心造成財政負擔,不如說是資本家控制下的歷屆香港政府不願損害金融資本的極其龐大的既得利益。社會主義者要求廢除強積金,落實全民退休保障,並向財團徵重稅,將銀行國有化並置於民主監督,以長期提供充足的養老基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