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專法!民法同婚不容退讓!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報導

反同勢力與平權運動的公投對決

2018年11月24日,是反同公投與平權公投的對決日。反同公投主要的訴求包括:只有異性戀擁有結婚權,在中學與小學性平教育課綱中刪除同志平等教育,以及將同性戀雙人結合關係隔離在歧視性專法中。極右派反同勢力的客觀作用就在於將少子化等社會問題歸咎給同志群體,使他們淪為當前社會危機的代罪羔羊,從而掩蓋與保護了真正的危機製造者:資產階級政黨與資本主義制度。

平權公投之所以被提出,是為了藉此動員平權份子以抵抗反同公投。最終選舉結果為:反同公投以平均704萬票贏過平權公投的平均344萬票。行政院在選舉隔日宣布將在三個月內依法擬定同婚專法送交立院審查。現在反同勢力已進一步向同志平權展開追殺,施壓政府不得以「婚姻」為名來保障同婚。如果反同勢力得逞,將是等同於把恐同歧視「法制化」。民進黨政府面對這股壓力,但又恐怕立即推動專法會面臨挺同民意的全面唾棄,令政府陷入更深危機。

在公投完結後,民進黨內的親同運立委-和同運領導團體進一步向反同勢力屈服,紛紛都對於「專法」表示屈服或實質上以「民意不足」為由放棄爭取民法保障同婚的訴求-拋棄了三百多萬支持民法保障同婚的力量。這實際上是將他們自己的責任推卸給群眾。在反同勢力展開追殺的局面下,拋棄民法保障同婚的訴求,等於是向反同勢力做出投降,背叛同志平權的理念。同運領導層的退卻可能會進一步鼓舞反同勢力和保守思想,令同運受到更大打擊。

反同勢力進一步展開攻擊,民進黨自由派向專法退讓

公投失敗不代表平權運動告終。如果能夠重建一場戰鬥性的同志和性小眾運動,反擊反同勢力的進一步攻擊,並且有一個正確的策略和願景,這場運動將可以推翻反同勢力現在的成果。

反同宗教勢力的進攻

正如國際社會主義前進一直強調,資產階級公投制並不是一個民主的制度,代表青年和工人階級的進步聲音往往在資源上處於劣勢。唯有依靠動員群眾鬥爭,直接向恐同政客和宗教勢力作出政治攻擊,才有可能取得勝利。

反同宗教勢力是挾帶財團奧援與藍綠地方樁腳的支持,煽動傳統文化中的偏見歧視並且大量散播抹黑與謊言,這是他們在這不民主的公投中獲取勝利的原因之一。據《蘋果日報》報導,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旗下的財團法人基金會在過去幾年裡為反同宗教組織和反同活動提供了數億新台幣資金。台塑的王長庚公益信託則曾向王雪紅的財團法人基金會提供3億資金開展反同「課程」。反同勢力花費巨資在媒體、街頭、甚至校園裡投放大量廣告,抹黑同志群體和婚姻平權,鞏固恐同思想,並利用宗教組織動員選民。

而且台灣公投制度對青年和工人階級有很多制肘。例如不容許選民在異鄉的市縣投票,降低了離家上學或工作的青年及勞工選民的投票率。其他國家同志運動的成功經驗表明,年輕人和工人是贏得平權的主要力量。因此這場公投本身就是對同運不利、不民主的。

現在它們已進一步向同志平權展開追殺,施壓政府不得以「婚姻」為名來保障同婚。這是赤裸裸的歧視,反同勢力此舉是要向世人宣告:「同志低人一等,不配享有結婚成家之權利。」如果反同勢力得逞,將是等同於把恐同歧視「法制化」。

反同勢力向同志平權展開追殺,施壓政府不得以「婚姻」為名來保障同婚。

 

自由派的退縮與妥協

儘管如此,平權公投本來仍有可能勝利。平權運動連署階段僅有近千人上街蒐集聯署,卻能在短短一個月內達到五十多萬份的連署成績;在募款成績上雖不達千萬並也僅有數百人上街拉票宣傳,但卻能拿到三百多萬票的成績。這說明平權運動有著巨大的潛力。同運領導層若能將這股力量更有效的動員與組織起來,平權運動完全有足夠潛在力量打敗反同勢力。

可惜的是,同運領導層刻意將運動去政治化,不願意直接反擊反同勢力和它們背後的財團,散播婚姻平權只是「法律問題」的幻想,而且實際上不只一次想要解散運動(例如在拿到足夠連署後讓基層同運人士坐等投票),因此大大限制了同運的力量,並為反同勢力提供了造勢機會。而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的所主張的群眾組織抗爭路線被平權運動的領導層視為「過於激進」。

在同志平權的抗爭中我們也再一次驗證到,資產階級黨派及其法制是絕不輕易的向同志民主權利的抗爭訴求作出讓步。若沒有一個堅強的群眾抗爭,資產階級自由派同會實行反動且保守的政策-就像是當前的民進黨政府已經表態將以歧視性專法訂立同婚權。

馬克思主義者是最堅定的民主先鋒

對抗反同勢力,不僅是為了同志群體最基本的民主權利訴求,同時也是為了打破分化工人階級的反動的性別主義意識形態。資產階級建制透過各樣傳統且具歧視性的文化偏見,不僅分化了不同身分群體的工人階級與受壓迫者,同時也將資本主義制度所製成的危機怪罪到女性、移民、同性戀者、少數族裔身上。這不僅是資產階級建制分而治之的手段,也是削弱了工人階級團結鬥爭的可能性與願景。工人階級必須對抗壓迫,以促進不分身分群體的階級團結。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組織成員與支持者到士林靈糧堂進行示威抗議。(公視記者攝)
青年與工人階級是打敗反同勢力的關鍵力量

為了阻擋專法和反同勢力的進一步攻擊、重建一場有足夠力量爭取到平權的同志運動,同運需要新的鬥爭方法——建基於民主的基層組織並且反對保守、不民主的藍綠財團統治的群眾性運動,而且特別需要同反資本主義的工人運動聯結起來。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在上半年努力促成將勞權公投與平權公投共同並進,不僅是為了促進勞工運動與同志運動的團結。我們在宣傳與鼓動中更清楚指出:團結打破反同勢力,將能促使工人階級團結的願景向前一步,也僅有工人階級的團結反資鬥爭,才能使每個社會成員真正握有婚姻平權的物質基礎,才能使性平教育在教育公共化下得以扎根落實,為此我們需要打破資產階級對於社會財富的壟斷,以民主的社會主義計畫經濟來取代當前的父權資本主義制度和財團專政。同時我們向活躍的工運組織提出需要在勞權公投的運動中鮮明支持同志平權,才能提高工人階級的政治意識以促進團結。

需要一個獨立於藍綠兩黨和資本權貴之外的反壓迫群眾抗爭,團結起工人階級與受壓迫者,正面挑戰反同勢力與它所仰賴的父權資本主義制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