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兼職女工訪問

由於性別不平等和長照、幼托等公共服務的短缺,女性往往承擔了大部分家務工作,再加上長工時等惡劣的工作條件,許多女性不得不退出職場或者從事低薪的兼職工作,削弱女性經濟自主,進一步鞏固了父權壓迫。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成員就此訪問了一位為照顧老人和小孩而轉為兼職的女工。

訪問員H:洪向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受訪者S:研究助理

H:您在什樣情況下轉兼職呢?

S:三年前我應徵這份兼職工作,是因為需要照顧失智的婆婆。有一次婆婆一人在家忘記開過瓦斯,差點釀成火災。我碩士畢業後在林口長庚醫院當研究助理,但是台北林口往返耗時,醫院又調整成週六得上班,這樣家庭小孩都沒辦法顧到,才來這裡每周工作兩天半,後來婆婆得癌症我得帶她看診,又調整成每周一天。

H:照顧婆婆時是否遇到照護資源缺乏的情形?

S:像我婆婆這樣的失智症患者需要人看護,有經濟來源的家庭卻很難申請政府補助,可是不是每個家庭都請得起看護,申請手續也是身心俱疲的過程,評估後我們只有每月四小時的補助,等於沒幫到。老人居家照護的商業保險非常貴,我覺得現在的制度是給有錢人用的,整個補助資源那麼缺乏、制度又那麼嚴格,自然只剩有時間和精力去玩制度、靠關係的人才能爭取得到。

H:您說轉兼職也是為了照顧小孩是嗎?

S:對,她是小二的女生,我不放心她自己上下學。她讀公立小學,我不想為了補習而補習,卻也怕學校沒給她足夠的教育資源。我很多責任制的朋友工時很長,更別說帶小孩了。

H:你所居住的地方是否方便你照顧家人?

S:電梯公寓對老人家比較方便,可是電梯公寓在台北貴又擠,買得起的都是步登公寓。現在房仲建商炒高房價,很多房仲員工或建築勞工卻買不起房子。可以把空屋統一管理,讓有住房需求的人組成聯盟,限制閒置空屋要便宜租出,可是建商會反對,所以民眾和勞工要和大企業對抗。可以確定很多人只是不講,可是遇到跟我一樣的問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