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低薪、反剝削-要靠工人團結鬥爭

潼恩、Yvonne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在全球資本主義危機和中美衝突之下,工人權益一路受到親資政府和資本家的打壓,薪資水平停滯不前。主計總處調查,2017年平均每人每月實質總薪資才勉強超過2000年水準,但經常性薪資(本薪和按月給付的固定津貼和獎金)仍不及2000年。也就是說,薪資倒退了16年。但與此同時,2017年上市櫃公司獲利突破2兆元新台幣,這個數據跟2012年相比成長了一倍之多。

勞動部委託學者研究發現,台灣勞動生產力指數近二十年來穩定上揚,但勞工報酬分配比例反而逐年下降,一路從GDP的53%降到目前的44%左右,遠低於其他發達國家。反觀營業盈餘的占比卻升高了,從1990年的29.62%增加至現在的超過35%。台灣勞工創造的產值倍數成長,但相對來說薪資卻不升反降,大部分經濟成長的果實並未分配給勞工,錢都跑到老闆、股東的口袋。

與此同時,從事低薪、不穩定的非典型工作的人正在增加。2017年台灣非典型工作者(部分工時、臨時性或人力派遣)為80.5萬人,較10年前增加15.5萬人,非典型工作者占全體就業人數之比重增至7.11 %(在30歲以下的就業人口中超過11%),而且其中超過五分之一是因為找不到全職工作而不得不從事非典型工作。非典型工作者平均月薪僅為15,442 元,他們不僅在薪水上低於正職員工,也沒有退休金和相關的福利。他們的工作不具有保障隨時會被解僱,有些還無法享有勞基法的相關保障。而且有74.9%的非典型工作者曾經遭受到職場上的歧視。

同時民進黨政府強力修改勞基法,提高加班時數上限,縮短勞工休息時間(取消七休一,改為十四休二;鬆綁輪班時數間隔至8小時),以便彈性挪移勞工工作時間,犧牲勞工的健康換取資方更方便使用勞動力,勞工的特休可以延後,而工作不得延遲,同時實行休息日加班費核實計算(取消做一給四、做五給八),為提供雇主更低的加班成本。

台灣工運近年雖然發展及活躍起來,但組織雖尚在萌芽階段,並受到不民主的反工會政策打壓。工人缺乏集體談判的力量,更惡化了工人的處境。在台灣,參加企業工會的工人只有6%,參加團體協約的工人更是少之又少(可能不到2%)。政府為了保護資本家的利潤,也刻意打壓工會的發展。工會法規規定單一企業只能組單一企業工會,因此資方一但搶先組成企業工會,工人便無法組織自己的合法企業工會,同時法律規定只有工會才有「合法罷工」的權利。因此原華航工會第三分會必須另組為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才得以發動了後來的罷工。法律對工會發動罷工也施加種種限制,例如必須超過半數工會成員投票贊成才可以罷工,而且在公共服務部門和金融部門可以說只有在雇主同意的情況下才能罷工!至於爭取更廣泛的勞動條件改善的「政治罷工」更被法律禁止。

我們認為應該降低工會組織門檻,取消對罷工的法律限制,爭取政治罷工權,廢除非典型勞動,所有企業和公共部門直接雇用正職員工。全體勞動階級必須跨越個別企業、個別業界地聯合起來,在民主組織方法和共同綱領的前提下組成全國的戰鬥性總工會聯盟。同時我們需要建立一個獨立於藍綠之外的左翼工人群眾政黨,提出戰鬥性的社會主義綱領,用以捍衛全體勞工一致的利益為依歸,不分業界、種族和性別捍衛勞權,並反對性別/性向/種族等所有壓迫。要徹底解決低薪血汗的困境,就需要打碎資本家對於社會財富的壟斷獨裁,爭取工人階級對於重大產業部門與社會財富的民主控制,實現社會主義民主計畫經濟,才能讓全社會的勞動群眾真正擁有徹底的民主權利並擺脫壓迫與剝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