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大選與公投:民進黨大敗 民粹政客冒起 需要工人政黨挑戰藍綠財團統治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此次九合一大選既公投選舉正式落幕。民進黨受到嚴重挫敗,對比2016年總統大選,民進黨流失200萬票;執政縣市從13個跌落為6個。蔡英文辭去黨主席一職。國民黨總得票數暴增229萬票,贏得13個縣市的執政地位。這反映出群眾對於蔡英文政府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極為憤慨,而在缺少獨立於藍綠之外的真正替代方案,國民黨收割了選票的支持。民意並非真的倒向國民黨,正如它在上一次執政時也以大比數輸掉了九合一選舉。國民黨與民進黨一樣,都奉行親資、反工人政策,因此就像2016年以壓倒性優勢上台的蔡英文政府一樣,它現在所獲得的支持也不會長久,而只會令社會更為兩極化。

民進黨敗選後,蔡英文宣布辭去民進黨主席一職。

傳統藍綠之外的資產階級政客當選見証著資本建制失去了可靠穩定的代理人,其中包括黑金之婿韓國瑜拿下民進黨長期執政的大高雄市地區,另一親資的民粹政客柯文哲則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人,在藍綠圍攻下成功連任台北市長。此次選舉結果表明,台灣政治真空繼續擴大,政局愈發不穩定,政治版圖進一步碎片化。

同志平權公投受到挫敗。最受矚目的公投案中,反同公投三案平均取得704萬票,通過公投門檻,平權公投兩案則平均取得344萬票。行政院也在選舉隔日宣布將在三個月內依法擬定同婚專法送交立院審查。反同勢力與國民黨將以此施壓民進黨推動專法,民進黨政府面對這股壓力,但又恐怕立即推動專法會面臨民意的全面唾棄,令政府陷入更深危機。公投失敗不代表平權運動告終,如果能夠重建一場戰鬥性的同志和性小眾運動,可以推翻反同勢力現在的成果。

不民主的公投,資源懸殊的戰爭

平權公投的挫敗令青年選民感到憤怒,令社會更為兩極化。恐同勢力藉此宣佈「勝利」和資產階級媒體片面地宣佈台灣仍是「保守社會」。但反同宗教勢力是挾帶財團奧援與藍綠地方樁腳的支持,煽動傳統文化中的偏見歧視並且大量散播抹黑與謊言,因而在這不民主的公投中獲取勝利。

正如國際社會主義前進一直強調,資產階級公投制並不是一個民主的制度,代表青年和工人階級的聲音往往在資源上處於劣勢。唯有依靠動員群眾鬥爭,直接向恐同政客和宗教勢力作出政治攻擊,才有可能取得勝利。可惜的是,同運領導層刻意將運動去政治化,不願意直接反擊反同勢力和它們背後的財團,往往將鬥爭限制在法律問題上,因此大大限制了同運的力量。因此,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的抗爭路線被平權運動的領導層視為「過於激進」。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而且台灣公投制度對青年和工人階級有很多制肘。例如不容許選民在異鄉的市縣投票,降低了離家上學或工作的青年及勞工選民的投票率。其他國家同志運動的成功經驗表明,年輕人和工人是贏得平權的主要力量。因此這種制度本身就對平權公投不利。

公投完結不是終點,面對同運與反同勢力的巨大壓力,弱勢的蔡政府不論是推動專法或修改民法(雖然這可能性非常低)都將面臨巨大挑戰。同志運動的領導層有責任即刻號召反擊,阻擋反同勢力強推歧視性專法。同運領導層現時打算提出司法訴訟作為反擊手段,以揭露反同勢力的各種違法行徑,並阻擋專法推動。但這必須建基在動員群眾鬥爭之上,才可能向法院和政府製造足夠的壓力。為了阻擋專法和反同勢力的進一步攻擊、重建一場有足夠力量爭取到平權的同志運動,同運需要新的鬥爭方法——建基於民主的基層組織並且反對保守、不民主的藍綠財團統治的群眾性運動。

地方大選-誰的勝利,誰的失敗?

國民黨大勝並不代表它再次贏得民心,而是依靠民進黨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所種下的民怨。民進黨的慘敗並不令人驚訝。蔡英文政府上台之後推動一系列親資、反工人、反民主政策,基層勞工與青年支持度早已嚴重下跌。勞基法兩度修惡、年金改惡、打壓工會以及一系列弊政令基層勞工和青年看到民進黨同樣是維護資本家利益。年金改惡政策也刺激了退休軍公教以票投國民黨來對民進黨做出抗議。

在同婚議程上,民進黨嘗試採取折衷與拖延的政策,因徹底違反選舉承諾而受青年選民唾棄,結果弄得兩面不討好,在平權與反同勢力雙方都流失了選票。而在台獨問題上,民進黨實際上從上台之初就在親中資本家的壓力下拋棄了台獨立場,因此令許多親台獨群眾感到被出賣。

群眾的強烈不滿令民進黨陷入執政危機,這將加劇民進黨內權力鬥爭並將可能出現更多嚴重裂痕。以英系與新潮流系為權力中樞的民進黨中央權威以大幅削弱,在此次敗選後必將面臨民進黨內其他派系聯盟的攻擊。

行政院長賴清德(新潮流系成員)

此次選舉結果並非意味著國民黨真正再次贏得民心,也不代表國民黨可以真正扭轉政治版圖,而是選民用不投票或票投國民黨來表示對民進黨的抗議。傳統藍營地方派系與國民黨、中國帝國主義與親中資產階級利用普遍民怨收割了政治資本,但是它們在親資、打壓工人權益的政策上與民進黨是一致的。在資本主義危機和群眾鬥爭愈發高漲的情況下,台灣政治格局只會更加不穩定。

韓國瑜與藍營地方派系

一個例子便是韓國瑜的竄起。韓國瑜雖然以國民黨身分參選,但他試圖塑造一個「超越藍綠」的個人形象以爭取選票。過去擔任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的韓國瑜,因其姻親關係(雲林李日貴家族)成為藍營傳統地方派系-雲林張派的一員。雲林張派正是掌握全國農業產業的最大黑金派系,不僅盤剝農民也剝削城市消費者(俗稱:菜蟲,菜霸)。

韓國瑜接任國民黨高雄市黨部主委時,張榮味現身力挺。

韓國瑜的竄起,反應了親中資產階級與本土黑金派系需要一個新的面孔來鞏固權力與捍衛既得利益。他以草根式語言和「超越藍綠」的虛假形象謀求選票,但是他一樣奉行親資反工人的新自由主義政策,與傳統藍綠並無不同,甚至可能更加惡劣。他曾一度表示當選之後會禁止「意識形態抗議」,表示其親向專制的「強人」性質,並說到「高雄只要拚經濟,不要搞政治」,這實際上意味著統治階級想利用著基層人民對於生活窘困的不滿來為反民主的親資政策鋪路。

藍營固然會借助選舉的聲勢來推動靠攏中共及中資的政策(例如韓國瑜勝選後,立刻宣布將成立兩岸工作小組,承認九二共識與推動南南合作),但在今天中美衝突升溫的背景下,兩岸經濟融合將會遇到巨大的政治障礙。由於中美將台灣作為當前帝國衝突的棋子,目前習近平似乎較傾向繼續以經濟手段(減少貿易和投資來往)來向民進黨施壓,然後對國民黨執政縣市施以讓利,以棍子和蘿蔔的策略來增加中共對台的影響力。

即便國民黨贏得後年的總統大選,如果在經濟和政治上向中共大開門戶,勢必遭到猛烈的民意反彈。同時因著中美帝國主義衝突的發展,不論是藍綠兩黨中的哪一派取得中央執政權,都難以在兩岸關係上獨斷其事,勢必受到中美兩國與不同派別的資產階級施以強硬壓力。

第三勢力的增長與弱點

對照2014年九合一大選,第三勢力黨派總得票數從12萬增長至今日的48.7萬,反映了群眾渴求超出藍綠兩黨制的情緒,尤其是青年群體。時代力量以全國40選區共30萬的得票,拿下其中16選區的議員席次(另有1人以9票之差位居當選邊緣),是第三勢力政黨中斬獲最多。發起平權公投的社民黨苗博雅亦在藍營票倉中奪取席次,位居第五高票。他們作為具規模或個人知名度的第三勢力有效收割了尋求改變的情緒。

但因為第三勢力各黨派間並沒有建基在工人階級與基層青年的基礎上,並且皆以個別頭人或中產菁英為組織中心,沒有團結挑戰藍綠財團政治的綱領,導致他們難以產生一個有效挑戰藍綠兩黨制的政治力量,更往往墮入選舉至上主義和宗派立場。例如時代力量在選舉部署上便刻意阻止其他第三勢力當選,以確保自己第三大黨的地位。

柯文哲連任是兩黨制動搖不穩的另一個象徵,但這種政客本身的支持基礎也是相當不穩。雖然他仍在青壯年中享有一定聲望,但經過執政四年後已遠遠不如2014年所享有的萬眾期待。四年來,柯文哲並非打破藍綠,而是融合了藍綠與黑金勢力在其政治結盟中,一方面推行親資、反民主政策,另一方面試圖藉由小修小補的親基層政策或民粹言論來吸引支持。

我們要的出路在工人政黨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支持四位工運候選人,視之為工運向前邁進一小步。其中憑藉85萬元競選經費,與依靠工運支持的桃園市長參選人朱梅雪,總計得到了18200票(得票率1.76%),算是可觀的成績。如果左翼候選人願意採取更鮮明的反資本主義綱領(而不是將政綱限制在市政層面的溫和改良之上),並將工人階級鬥爭作為選戰的中心,是可以贏得更可觀的選票,且更有效為未來建設戰鬥性工運鋪下道路。

藍綠兩黨輪番透過民怨來奪取政權,但在他們身後同樣坐著一整批壓榨與剝削基層的資本家集團,這些人才是藍綠兩黨的主人。這個資本家集團是藍綠兩黨新自由主義政策的最大獲益者,而今次站出來投票的99%人往往是這新自由主義政策的最大受害者。

想要不再成為受害者,就必須要建立一個非藍非綠、反美帝反中帝,建基於工人組織與抗爭的群眾性左翼工人政黨,並秉持反對性別/性向等所有壓迫的社會主義綱領,打破資產階級建制在統獨、平權等問題上分化工人階級的種種伎倆。基層人民與工人階級才能真正終結藍綠兩黨與資本權貴的政治壟斷與壓迫。

 

 

參考文章:

工運應戰2019

民進黨借假新聞為由 企圖打壓言論自由

保防法與防滲透法-意欲何在?

過萬人上街反勞基法改惡,青年群眾憤怒爆發,迫切需要行動升級方案!

台灣工運的進展:中華航空企業工會自主化

社會主義者對台獨公投的看法

組織起來團結抗爭,打倒恐同勢力!

台北同志大遊行:13.7萬人上街,為平權公投造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