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運應戰2019

對抗第三波勞基法修惡與勞保年金改惡!

許偉育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國內外資本的共同心願

在中美貿易戰的衝擊下,在中國投資、以美國作為終端消費市場的台資企業,紛紛傳出有意回台投資的消息。《經濟日報》指:「當務之急是解決企業五缺難題,尤其缺地、缺人才,政府絕對必須拿出魄力,並對現行法規有一定程度的鬆綁,才能成為台商回流的後盾。」這實際上就是指攻擊勞權和工人待遇、為資本提供廉價土地、減稅、鬆綁環保法規、大幅增加基礎建設投資以利資本營運。在此壓力下,未來政府將展開一系列的親資反人民政策。藍綠兩黨的縣市長候選人,也敏感的嗅到此一趨勢,紛紛提出相應政策(投資獎勵,去管制化,都市更新與再造)以迎合資本逐利的需要。其中,勞工權益將成為明年工運的重要戰場。

中美帝國主義衝突(圖像繪製:成員,Lee Jimmy)

面對包括美國商會在內的國內外資本家的聯手施壓,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委陳美伶於11/9正式表示將著手第三次勞基法修惡,推動責任制鬆綁,給企業用工更大的彈性。這將加劇血汗過勞與更多不穩定的就業。但這也僅是冰山一角而已。未來,我們將看到更多的反勞工政策被正式端上議程。

勞保年金改惡

畏懼選情大受衝擊,民進黨當前並未將勞保年金改惡端上正式議程,但行政院長賴清德已於今年八月宣布打算啟動勞保年金改惡,工運需要為此做出準備。正如國際社會主義前進在去年反對年金改惡時強調,政府先以軍公教享有特權為藉口,下一步會打擊所有勞動者的退休保障。現在的勞保年金改惡計畫將逐年提高費率,到2020年時提高至12%,同時將薪資採計標準從最高5年平均增加至最高15年平均,並將退休年齡延遲到65歲。據勞動黨估計,此方案將致使勞保年金給付比現制減少18%(從平均每月1萬6千元下降到1萬3千元)。也就是說,工人要繳納的錢更多,但退休金卻更少。同時政府雖承諾每年撥補200億,但在現行勞保基金的保費來源   產職業工會與企業投保)的綜合比例下(政府2:資方5:工人3),這也等同於政府用公帑代為替資方補繳了一百億的保費。但是這也只能讓預計的年金破產時間延後兩年到2029年而已。

在資本家竊據了大部分社會財富以及少子化和人口老化的情況下,現在這種以少養老的勞保年金制度注定不能持續。這個勞保年金制度是將退休工人的退休給付,建基在在職工人的保險費用的基礎上,在全台普遍的青年低薪與人口老化的情形下,加之資方普遍「高薪低報」以藉此規避應納保費的違法行徑,致使這個勞保年金制度注定不能持續,而且在保險制度的設計下,越基層的工人越不能得到足以維生的退休給付。甚至,政府亦將這筆勞保基金用作維持上市櫃公司股市套利的護盤資金。年金破產危機不只在台灣發生,而是包括歐美在內的全球現象。其他國家的例子也已經說明,在資本主義之下沒有什麼改革可以真正解決這種危機並給與所有勞動群眾一個體面的退休生活。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主張實行全民退休保障,向資本權貴課徵重稅作為財源,保障全體勞動者有充足且體面的退休生活,為此必須挑戰資本家對於社會財富的壟斷。

團結的工人鬥爭

要想抵擋住勞基法第三次修惡、勞保年金改惡以及其他反工人政策,需要一個能夠致勝的戰略和抗爭方案。在反勞基法二次修惡的抗爭中,我們見證了既有的陳抗模式(一次性的示威遊行)不再能迫使政府收回攻勢。這是因為資本主義危機令資本家和政府作出更猛烈的攻擊。工運必須記取教訓,必須提出建設戰鬥性的工會以及鬥爭委員會,準備將抗爭方式升級,建設以全國罷工罷課一天作為開始的運動。

2017年12月23日,反勞基法修惡抗爭,主辦單位宣布結束,諸多抗爭者不願離開現場。

未來的戰役是需要團結起社會上一切受資本主義剝削壓迫的力量,在獨立於藍綠與中美帝國主義勢力之外,建立一個內部民主且扎根於基層與群眾抗爭的左翼工人政黨,以作為團結反對資本建制的鬥爭中心並為鬥爭提供一個社會主義的替代方案和願景,才能使群眾抗爭有足夠力量對抗國內外資本的聯合攻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