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選擇加入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潼恩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每個人都具有多重身分,例如我是榮民的女兒、女同性戀者、機場接送的司機和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的一員。

我今年36歲,我發覺自己喜歡女生的時候是在國中,以我那個年代應該算是早了,可是因為我出生在軍人家庭,註定了我的性向在家中是個不能說的秘密,不過幸運的是不論在求學或就業當中,我的性向並沒有為我帶來太多的問題,我也並沒有從中受到太多的歧視和欺負。

年輕的我從來沒有想過結婚這個選項不管是跟男生或是女生,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我也逐漸有了想要有個家的想法,但是社會卻不容許同志婚姻,或許是因為社會對同志的不公平,長期下來造成我對政治的冷感,也或許是經濟的不景氣,藍綠兩黨的惡鬥,物價節節上漲,薪水越來越少,我對政府和社會只感到失望。

一直到遇到現任的女友,在我的眼中她是一個鬥士,熱衷於政治,喜歡抗議,討厭不公平的事,其實我在政治上、想法上和他的意見都是相左的,我們常常為此爭論不休,甚至有時候快要吵起來了,例如他是支持台獨的,但是我卻是支持中共統一的,我想我會有這個想法,跟我的家庭有很大的關係,我爸爸很小的時候跟著國民黨來到了台灣,但是他的心裡總是想著有一天要回到大陸,所以從我會識字的時候,他就叫我讀寫大陸老家的地址,在這樣的環境下支持統一我想也是正常的吧!

再來因為他是一個老兵,所以幾乎無條件的支持國民黨,我記得我曾經陪他去慈湖,他在對蔣中正的陵寢敬禮時眼眶滿是淚水,所以我也不覺得在以前戒嚴時期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因此每當我女朋友跟我討論228事件時,我們總是爭執不斷,那個時候我心裡常常覺得,有一天我們一定會因為政治問題而分手。

但世上的事情總是沒有絕對的,在我的工作中遇到了一位客人,我從他的口中聽到了和歷史課本中不一樣的故事,這件事完全衝擊了我,我相信客人的故事是真的,所以我不禁開始懷疑,我求學時讀的歷史是真的嗎?那些我曾經深信不疑的東西,於是我決定去查詢關於戒嚴時期和228事件,也因此我的想法和人生出現了改變,原來我以前深信不疑的東西都是錯的,我女朋友口中說的反而是真實的,在這件事之後我開始跟著她去參加一些活動,也開始閱讀一些書籍,漸漸的我的想法從天平的一邊慢慢移動到了天平的另一邊。

蛻變

今年是特別的一年, 因為今年有非常多的公投案連署,一開始我是陪著我的女朋友去參加東京奧運正名的公投連署,之後我們又發現了婚姻平權的公投連署,才知道原來我們同志的婚姻權又遭受到了打擊,原本我和我女友也在等待民法通過同志的婚姻,讓我們能攜手共度一輩子,不是以朋友的名義,而是法律承認的伴侶,所以我們也毫不猶豫的加入了婚姻平權連署志工,一開始我們對於連署真的是非常的悲觀,因為剩餘的時間太少大概只有兩個多禮拜,但是如果連我們都不去努力又怎麼讓別人來支持我們?

如果我們就這樣的放棄了,社會又會怎麼看待我們同志?

我想要創造奇蹟!就算沒有奇蹟,我也要對自己有一個交代,於是奇蹟發生了!我們不只達標還超過了,那段期間對我的衝擊是巨大的,原來這個社會比我想像中的溫暖多了,這個社會還是有希望的,只要我們願意去做!

團結

在婚姻平權連署時期,我接觸到國際社會主義前進,一開始我覺得他們是非常激進的一些人,而同志不應該去做過於激進的事情,我不希望社會再對同志造成誤解,但是這些人非常的有耐心而且不害怕被拒絕也不畏懼被其他的同志攻擊抹黑,和他們在幾次接觸下來,慢慢了解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也在幾次和女朋友的討論當中,漸漸改變了我們自己的想法。

政府和資本家操控了世界,像我們這樣的勞工與同志如果想要得到更好的生活,光靠努力工作是不夠的,唯有我們勞工和同志能團結一起對抗政府和資本家才有辦法從根本改變這個世界,所以我們兩個決定加入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一起努力用行動改變這個世界,而不是默默地等待別人來拯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