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工黨右翼向柯爾賓發起新攻勢

工人運動需要主動把右翼趕出工黨

Claire Laker-Mansfield 社會主義黨(CWI英格蘭及威爾斯)執行委員會

英國首相文翠珊不得不縮短她在意大利的假期,準備前往法國總統馬克龍的地中海渡假城堡去拜訪他。文翠珊希望馬克龍支持英國「軟脫歐」方案,從而避免危機重重的保守黨政府瓦解。

與此同時,英格蘭銀行行長卡尼(Mark Carney)發出嚴厲警告,指出英國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不斷上升及其將會帶來危險。

新任外交大臣侯俊偉(Jeremy Hunt)談到可能「意外地沒有協議」。理論上是硬脫歐派的環境大臣高文浩(Michael Gove)嘲笑「將英國『停放』在單一市場和關稅同盟中,直到無了期的將來才達成協議」的想法。

保守黨處於絕望的處境,當前的危機可能最終使之崩潰。文翠珊政府岌岌可危,如果面對由柯爾賓、工會以至整個勞工運動掀起的一場群眾運動,隨時可能倒台。

然而,在過去一周裡頭條的是什麼?是柯爾賓和工會領導呼籲大家採取行動?工黨大膽地要求大選?都不是。相反,關於保守黨危機的內容經常被放到內頁。頭版滿是對柯爾賓的詆毀、誹謗和惡毒謾罵。正因為政府深陷危機,因而觸發了這輪瘋狂的新攻勢。現時英國資產階級沒有可靠的政治代表,沒有任何一個政黨可以在脫歐談判中保護他們的利益。

保守黨之所以還沒有踢走文翠珊,原因之一在於他們擔心如果舉行大選可能會使反緊縮力量的支持度進一步飆升,導致柯爾賓政府上台。

資本家們明白,如果柯爾賓上台,有可能進一步刺激工人階級要求廢除緊縮政策和爭取更深遠的社會主義措施。這就是為什麼工黨中那1%的富人的代理人——貝理雅主義的第五縱隊——正在和保守黨一起猛烈攻擊郝爾彬。

需要勇敢的回應

但是,柯爾賓、麥克唐奈(John McDonnell, 工黨的影子財政大臣),以及「動力」組織(Momentum,挺郝爾彬的組織)的領導者是如何應對這些攻擊的?他們做出了什麼回擊?

自2015年柯爾賓當選工黨黨魁以來,社會主義黨就一直警告說,試圖「團結」那些仍然操控著國會和地方議會黨團以及許多政黨機關的親削支、親資產階級分子會帶來危險。

差不多三年過去了,他們想要打擊郝爾彬的行動從未鬆懈。柯爾賓連任黨魁、大選結果出色,而且民意支持度領先,都未能讓這些親富人的政客支持他。

如果你認為只要柯爾賓贏得大選——現在很有可能——就能改變這些人的態度,那就太傻了。柯爾賓和麥克唐奈對貝理雅派所做的每一個讓步,都讓他們更有信心加強攻擊。

必須迅速改變方針。現在的賭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高。保守黨處在危險邊緣,因而工黨有可能執政。為了阻止工黨上台,一部分貝理雅派可能會從工黨分裂出來建立一個新政黨。最近媒體喋喋不休的議論表明這種可能性。但是我們不能坐視他們等到能給郝爾彬最大傷害的時機才退黨。工人運動需要主動把他們趕走。

所以除了呼籲人們走上街頭和組織起來踢走保守黨政府之外,郝爾彬必須努力動員他的成千上萬的支持者以及工會運動,去對抗工黨右翼。

這意味著要準備好去爭取社會主義黨自柯爾賓當選以來一直呼籲採取的各種措施,亦即將工黨轉變為真正的工人政黨所必需的措施。我們呼籲強制重新選舉。由於可能提前舉行大選,必須趕緊讓黨員和工會民主地決定由什麼人代表工黨參加選舉。我們主張向所有工運和社會主義運動成員(包括社會主義黨)開放工黨,讓他們以聯盟者的身分加入。

我們主張撤銷貝理雅推出的所有反民主措施,以真正民主的、社會主義的方式重建工黨,包括完全恢復工會和黨員在黨內的決策權。

儘管柯爾賓現在面臨著嚴酷的攻擊,但等到他和工黨政府想要實行自己的計劃,因而威脅到資產階級的利益時,現在的這些攻擊就不過是小巫見大巫。

因此,我們呼籲他採取必要的緊急行動,立即組織對工黨右翼的鬥爭,以準備所需的力量捍衛他的反緊縮立場,並爭取社會主義變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