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身體自主權-需要對抗父權體制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報導

自去年底以來,METOO運動席捲全球,眾多人被指控利用權力和地位進行性侵,受害者遍布各個行業,揭示出資本主義下系統性的性別壓迫。這把女權主義的火光也漸漸照射到台灣來。

7月26日,中國《南方人物週刊》雜誌發表一篇名為《戀愛暴力中的性與愛》的匿名報導,文中描述一名年輕的華裔學者,藉由其權勢對伴侶所施加的性暴力。此事在學術圈中引起廣泛關注。7月31日,微博上出現一篇帖文,指出該學者正是將於次日入職台大城鄉所的哈佛大學人類學系博士王光亮(Non Arkaraprasertkul)。

此事在該所內引起學生和教師的疑慮和討論。有多位學生發起連署活動並獲有數百人連署支持,該連署信中要求在所有個案被澄清之前,反對王光亮入職台大城鄉所,並在必要時會爭取成立調查委員會。而台大城鄉所和校方也做出暫時停止聘任的處分,待釐清嫌疑後再做決定。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支持學生和教員一同團結反對性暴力,並組織民主的獨立調查委員會以釐清真相。學生有權選舉學生代表進入其中,該調查委員會須有民主權利能作出徹查和裁決,決定是否聘用王光亮,而非由校方行政高層獨斷確定。調查委員會理應受校方認可,即使在王光亮事件結束後,也應該維持運作下去,定期召開學生大會、民主制訂反性暴力的行動,作為監督校園性侵事件、舉行群眾運動宣傳反對性暴力,挑戰學校的性暴力文化和歧視女性的政策。這可以吸引更多人參加到反對性暴力和父權壓迫的行動中來,特別是鼓舞更多女性挺身而出,為爭取身體自主權和性別解放而戰。

權勢性侵在台灣

就2017年的政府統計數字來看,全國總計通報發生3498件性侵害案件,平均每天就有10起通報案件。其中權勢性侵案件通報數為0。可見,政府的統計數字並不能反映當前女性遭受性暴力的真實情況。因為舉報者往往因社會壓力或施暴對象的權勢地位而卻步。

資產階級的法律和警察往往偏袒令性侵受害人難以指證犯人。其中一起是8月9號新聞報導,一名高雄某清潔用品公司楊姓董事長,涉嫌在澳門出差時性侵女助理,雖該名女助理保有多項有力證據並提出告訴,但最後檢方卻以案發地不在台灣,而對該名楊姓董事長做出不起訴的處分。

警察機關內充斥父權主義,往往質疑受害人是否穿得太性感或者有否喝醉酒等,令受害人舉報極為艱難。父權壓迫與整個不公的社會制度緊緊交織在一起,在官僚國家機器中尤為如此。受害者如果公開自身經歷,不僅經常要面對「責備受害者」「蕩婦羞辱」的輿論,甚至警方亦會羞辱受害者,指責受害者「沒有保護好自己」

權力不平等

性暴力源自這個資本主義父權制度下所造就的男女不平等與父權社會對於女性身體的控制欲望。資本和媒體將女性(甚至是一部分男性)身體視為刺激消費欲望和可供牟利的商品,貶低女性的社會地位,繁殖著對於女性的歧視與偏見。而公共服務的匱乏更是加重了女性的負擔,使其被迫放棄個人職涯而從事更多無償家務勞動,惡化了原先不平等的地位。

我們支持不分性別的反性暴力運動,基層女性將是這個鬥爭中最關鍵的力量,要奪回身體自主權,需要我們挺身向父權制度宣戰。這場運動應該建設有組織的集體行動,特別是工作場所的集體行動,與工會和工人運動聯結起來。工作場所是權勢性暴力最嚴重的地方之一,工人階級女性承受著資本與性別的雙重壓迫,同時工人階級的集體抗爭擁有更大的力量去徹底改變社會。

要終結這數千年來婦女所受到的壓迫和不平等,需要有社會主義革命來終結資本主義父權制度,並由勞動者民主的管理社會運作,提供充足的公共服務保障,才能使女性擺脫無償家務勞動的枷鎖,並通過有組織的女性和工人的力量實現在教育與社會文化方面的革命,根除各種舊社會壓抑女性的父權思想,才能實現真正的性別解放與身體自主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