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者對待東奧正名公投運動的立場

洪守裕/許偉育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已達到第二階段法定門檻52萬份連署書,預計將在11月底投票。長年以來,以「中華台北」參加國際運動賽事早已為多數台灣群眾-尤以青年所詬病,更名的呼聲也存在已久。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認為,台灣群眾有權利民主決定更名與否。公投可以作為一個好的開端,但必須進一步組織戰鬥性的基層群眾委員會,建立自下而上的民主架構,由基層參與者民主決定行動方向和策略。同時單靠公投本身難以實現訴求,因為即便成功通過,擔心激化兩岸衝突的政府、資產階級建制和媒體仍勢必盡全力阻撓。因此需要一場群眾鬥爭。

民進黨與國際奧委會反對正名公投

曾有民進黨黨代表要求在2020年東京奧運後皆以「台灣隊」為名參加國際運動賽事,但該案卻在7月12日因受到黨內壓力而被迫撤回,因不想激化與中共政府的衝突和得罪親中台資。賴清德以保護運動員的「參賽權」為名,宣布仍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參加東京奧運會。由此可見民進黨在支持台灣民族自決權的問題上極為虛偽軟弱。

而國際奧委會也早已表明不會接受更名。國際奧委會內部極為獨裁不民主,並由多國政商權貴所組成-比起民主權利,它們將更重視與中共的商業利益。去年年初,習近平訪問位於瑞士洛桑的國際奧委會總部,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Thomas Bach)對這位中國獨裁者大加稱讚。

多數台灣資本家,也都反對改變兩岸現況-中國是他們重要的生產基地和銷售市場,為了保住既有的利潤,而不想得罪中共;一部分鮮明反中的台灣資本家,也絕非是真誠的支持台灣自主權,而是尾隨著美帝國主義的立場,並擔心有中共政權在背後支持的強大中資進入台灣後會與他們搶奪市場-許多東奧正名公投的主導勢力正是這派資產階級的政治代表。這些資本家不論採取何種立場,都是壓迫著台灣基層人民的寄生蟲吸血鬼-正是他們強烈要求藍綠兩黨推出各種反工人、親資方的政策。

反工人的極右翼勢力

雖然台灣的許多獨派團體以及日本的一部分極右翼表示支持公投,但他們只是將此作為地緣政治和帝國主義對抗的工具,藉以向中國施加壓力。成立了「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推動協議會」的水島聰和永山英樹來自日本極右翼組織。該組織宣揚種族主義、軍國主義和日本侵華無罪論。永山英樹大前年還在澀谷發起反對「同性伴侶條例」的遊行。日本極右翼的行動得到台灣親資獨派團體響應。實際上這些團體在其他議題上往往和民進黨政府站在一起。

例如台聯黨主席-劉一德,也主張本外勞薪資脫鉤-藉此讓資方得以分化本外勞,與壓低平均薪資。東奧正名共同發起人-陳永興是民報董事長,而民報在這兩年間常為民進黨的親資政策作辯護。

多位參與正名公投運動的工讀生透露,許多東奧正名公投背後的金主與領導,極為反對勞權公投與平權公投,甚至勒令工讀生不得在宣傳攤位為這兩項公投做介紹與蒐集聯署。由此可見,我們需要組織起來建設民主的公投運動,由普通的青年及底層群眾自行組織起來,踢走東奧正名公投中專制的恐同親資領導。這些右翼勢力的政治立場只會分化群眾,削弱運動的力量。國際社會主義前進主張把勞權、平權和正名公投結合起來,將他變成一個反對資本建制的鬥爭。

社會主義台灣獨立-才能保障民主權利

近幾個月以來,以民族主義為統治支柱之一的習近平政府採取種種措施,在國際上打壓台獨聲音。要實現台灣的民族自決權利(包括由群眾決定參加國際活動所使用的名稱),單靠公投是不足夠的,但它可以是個建設民主的戰鬥性群眾運動的開始。在國際政壇上正名、修改國號和憲法並不足以反對跨國資本和中美帝國對台灣的控制,也不足以消除中美台資本主義的階級壓迫。民族自決運動必須連結至反資本主義的工人運動,建設一個戰鬥性的工人群眾政黨,聯合中國群眾鬥爭打倒反工人、反民主的資產階級政府,建立社會主義的獨立台灣,並在自願的基礎上建設亞洲社會主義聯邦,才能讓台灣和整個亞洲地區實現最徹底的民族自決權與民主權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