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職派遣團結起來,終結資本剝削

黃梓豪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根據主計處最新統計,目前台灣非典型勞動人口已達到80.5萬人,佔總就業人口7%,非典型勞動人口的增速是正職受雇者的3倍。而且非典型勞動人口中有三成是30歲以下的年輕人。

行政院主計處所統計下的非典型勞動是指部分工時,臨時性及派遣人力,但有更多的非典型勞動是難以被定義的,包括實習生,研究生,甚至是公家機關最喜歡的承攬制等等,有更多的勞工是未受到勞基法的保障,因而經常受到更惡劣的資本剝削。從事非典型勞動的人過半數是因為找不到全職工作,或者是因為「職類特性」(營建、超商等行業主要招聘部分工時或臨時性的員工)。

依據人力銀行的市調,現況有六成二的企業使用非典型勞動,有接近四分之一的企業開始用非典型雇員取代正職人員。非典型工作成為企業壓低人事成本、躲避其對勞工責任的方式。企業實際需要的是長期人力,卻名義上改為短期人力,從派遣公司雇用人,然後可能一年一聘,卻可永遠不再負擔勞工任何福利與退休金,全部丟給派遣公司,而派遣公司相對的保障與薪資都較差。在派遣工中有74.9%曾經受過職場歧視,34.6%同工不同酬,28.9%低於基本工資。人力銀行調查顯示,有過非典型工作經驗者中,有近半數的人最高月薪不到22K。而且連政府也通過雇用非典型雇員來削減開支。

今年7月13號原民台才有一名派遣人員過勞死,而原民會底下的雇員中其中就有高達3成的員工是承攬人員,這些承攬人員與正職員工做著同樣的工作,但卻沒有勞保,沒有獎金,沒有任何的公司福利。

在2015年台灣歷史博物館同樣也出現員工上班第一天才發現自己是受雇於人力派遣公司,並且遭遇公司欠薪,而台博館卻不需負擔任何的責任,這些只是公家部門壓榨勞工事例中的冰山一角。

行政院院長賴清德於今年7月19號發表一項聲明,公家機關計畫於兩年內達成零派遣的目標。事實上從2014年時就已經修法開始減量公家機關派遣人員,但公家機關的承攬制人力卻相較2014年修法前高出了19%,政府只是換個名目來剝削公部門的勞動者,承攬制比起派遣是更加沒有保障。

非典勞動在全球資本主義危機中,替資本家帶來了更加廉價的勞動力。在非洲城市有平均高達74%的非典勞動力,亞太地區高達47%,美洲高達36%。這是一個全球資本主義危機的表現,而台灣也正迎頭趕上。在2008年經濟危機爆發這10年來,非典型勞動從65萬成長到80萬,其中青年打工族成長了6成2,台灣來到了17年來表面失業數字最低的一年,但青年貧窮化及非典勞動卻愈發嚴重。

資本家用更廉價的非正式雇員取代正式雇員,減少較穩定、工資較高的工作崗位,壓低整體薪資水平。而且其中派遣與正職之間的分化,也只會更加有利於企業將正職轉為派遣的過程更加順利。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認為,不管是非典型的還是正職的員工,都應當通過加入工會團結起來,組織工會與一個左翼的工人群眾政黨。對抗藍綠兩黨一貫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反對資本家對於非典勞動者與正職勞動者間的分化手段,廢除非典勞動,所有企業和公共部門直接雇用員工,並確保每個勞動者都都能享有體面的工作和收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