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中國再爆疫苗醜聞 腐敗制度危害群眾健康!

假疫苗事件是醫藥私有化和資本主義戕害群眾生命健康的又一例證

北海 中國勞工論壇

近期又一起假疫苗事件在中國乃至全世界引起了廣泛關注和譴責。這是2007年以來至少第四次出現大規模疫苗醜聞,而且讓人回憶起10年前的毒奶粉事件(當時受到處罰的國家食藥監局官員孫咸澤不久便升任副局長,直到今年2月剛剛退休),因而嚴重撼動了群眾對中國食藥安全和中共政府的信心。政府打壓維權家長,嚴控媒體報導和社交媒體討論,亦引起普遍不滿。

假疫苗

早在去年11月,國家食藥監局發現長春長生和武漢生物這兩家公司銷往山東、河北、重慶的65萬支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傷風)疫苗「效價」不合格,即免疫效果低或者根本無效。這種疫苗用於保護新生兒,因此劣質疫苗會造成嚴重的健康和生命風險。雖然政府聲稱劣質疫苗不會直接損害健康,但有學者對此表示懷疑,而且政府也未公布相關生產數據。

儘管當時政府已發出召回通知,但種種跡象表明至少絕大部分已經使用。今年7月15日,食藥監局發出通告稱,根據公司員工舉報發現長生偽造狂犬病疫苗的生產數據。通告稱涉事疫苗尚未出廠,但兩天後長生宣佈召回所有仍在有效期內的狂犬病疫苗。直到7月19日,食藥監局才對2017年的案件做出處罰決定,僅沒收了長生186支庫存疫苗,罰款344萬元人民幣。該公司2017年淨利潤高達5.7億,除此之外還得到了4830萬政府補貼,因此罰款不過是九牛一毛。而被查出更多劣質疫苗的武漢生物的處罰決定至今尚未公開,令人懷疑這是因為它是國有企業所以處罰甚至比長生更輕,因此政府不敢公布。

緊接著,一篇介紹此次假疫苗事件和長生發家史的文章在社交媒體上瘋狂傳播,讓眾多家長陷入擔憂和憤怒,也令事件急劇升級。直到此時李克強和出訪非洲的習近平才宣佈徹查,不久之後包括董事長高俊芳在內長生15人被刑拘,但同時中共宣傳部門也禁止媒體擅自報導相關事件,上述文章以及其他相關評論也被從網絡上刪除。諷刺的是,在兩年前發生另一起疫苗事件時李克強曾做過幾乎相同的「指示」,今次官方報導所用的照片也是當時的舊照片。中共政府一再宣稱要徹底改善食藥安全,但這更多只是應付民憤的一貫伎倆,政府既不打算也沒有能力履行諾言。

私有化與貪腐

2003年,身為長生高管的高俊芳和杜偉民夥同長生第三大股東韓剛君以低價將這家前國有企業徹底私有化。之後幾年裡,杜偉民和韓剛君又收購了其他幾家疫苗企業。包括長生在內,這幾家公司過去也曾涉入劣質疫苗事件。2017年底湖北一名新生兒接種長生的水痘疫苗後死亡,當時其父母要求檢驗疫苗,但弔詭的是醫院卻宣稱該批次疫苗已經銷毀。今次醜聞爆出之後,警方和政府官員也警告他們不要上訪。

這些公司通過大肆行賄迅速控制了中國疫苗市場的「半壁江山」,包括最大的流感疫苗生產商(江蘇延申)、最大的乙肝疫苗生產商(深圳康泰)及第二大狂犬病和水痘疫苗生產商(長春長生)。2017長生的「銷售費用」高達5.8億元,將近其研發費用的5倍。《南華早報》一篇文章指出,整個疫苗行業從審批到銷售均存在貪腐,可見今次曝光的劣質疫苗以及長生和武漢生物可能都只是冰山一角。有家長表示對於中國藥物安全已經完全失去信心。

相關省份的家長前往當地政府或者防疫部門抗議,亦有過去子女接種疫苗之後遭致傷殘但一直未得到真相和補償的家長參加。重慶約60名受害者家長集體維權,不久後組織者被警方帶走。警方警告他不得進行抗議,而且維權只可以針對企業,不可以針對政府。但家長們很清楚,政府缺乏監管和官商勾結是造成假疫苗事件的重要原因。中國食藥檢定研究院的一名前僱員承認,監管部門無力確保藥物質量,很大程度依靠企業「自律」!

全世界眾多慘劇已經證明,讓貪得無厭的資本主義企業「約束自己」根本是個神話。美國銀行業的「自我約束」最後導致了2008年金融危機,而化石燃料行業則帶來了氣候惡化。

假疫苗事件顯然是醫藥私有化和資本主義戕害群眾生命健康的又一例證。沒有真正的工會和新聞自由令情況更加嚴重。武漢生物雖然是「國有企業」,但在中共官僚的控制和包庇下,它更關心的是利潤而非群眾健康。社會主義者要求成立獨立的群眾調查組,徹查疫苗質量,並且有權懲處所有所有有罪資本家和官員;將所有製藥企業和醫療單位公有化,交給工人和患者民主控制和管理,董事會由選舉產生而且工資不超過熟練工人,從而為所有人提供優質且廉價的醫藥服務。今次的假疫苗事件再次表明,必須終結追求利潤最大化的資本主義制度和包庇黑心藥企、保護資本主義的中共獨裁統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