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工人加入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的緣由

David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悶熱與昏暗像疾病在鐵皮屋內肆虐,工廠內機器噪聲似要扯破人的耳膜,十九世紀英國工人的窘況再次重現,衣衫被電焊的火花燒得千瘡百孔,鞋裡尖銳的鐵屑刺痛雙足,灰塵沾附在溼黏的汗水上,我疲倦的揮舞鐵槌,以自己的生存為名為老闆創造幸福的生活。

我,一介無名的工人,要說說驅使我加入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的歷程。

小時候我的家庭和工人息息相關,就像台灣大多數的家庭一樣,雙薪父母要改善貧窮的生活,那時環境不缺錢也賺得夠,生活有希望並朝中產階級前進。可惜後來的一些變故讓我們家失去高收入,房子賣了債主也紛紛上門,父親只得到工地工作,而我有時候也需要幫忙。

那是我第一次拿起鐵鎚在工地裡四處奔竄,粗重的工作、腳下針山密布的鐵釘,當然沒有孩童會喜歡這樣的工作,更何況是沒有錢領。所以我那時有個稱號叫「免費勞工」。在工地裡我見識了各種工人,但是都有一種共通點,就是身體因為勞動到處是病,皮膚被豔陽烤得焦紅,累了就隨便在滿地砂石的地面躺下,然後只能靠菸、保力達、檳榔強迫自己提起精神。國中老師的話言猶在耳:「不努力讀書就去搬水泥。」貧病交加的老工人告訴我這行業做不久,兒時的我也不希望以後從事這種工作,這是我第一次清晰地了解到被剝削是什麼樣的感覺。

我高中選讀技職的學校,因為比起坐在教室裡讀書,我更想學操作機器,所以我進入機械科學習。在使用機器製造一個又一個的產品後我發覺到工人是社會的基礎,因此開始萌芽自發的社會主義傾向。但那時還不了解馬克思主義學說,只是單純的討厭特定的富人、職業,尤其是對靠把錢搬來搬去獲利的人沒有好感。

大學讀書期間我才得到真正的啟發,大概在太陽花學運前偶然在網路上發現前蘇聯的國歌──「牢不可破的聯盟」,從此對這曾經以工人為主體的國家感到嚮往,也研讀了許多馬克思主義相關著作,可惜的是我找不到讓心中的火苗助長的薪柴,同學也不會對這個產生興趣,我也找不到以馬克思主義為綱領的政黨。網路搜尋包含有「共產黨」的組織都可以簡稱為向中共投降黨,在如此情況下當時心中的革命火苗也只能黯淡下去直至灰燼。

出社會後我第一份工作是傳產公司,第一天面試就遭到老闆欺騙,早先我投的職位是工程師報到後卻被拉去現場當技術員,考慮公司離我家近,而且做的內容也有相關經驗才待了下來,工作的過程中我知道了、經歷了老闆是如何剝削員工,可老工人對日益增加的苛刻規定毫無辦法,也不懂得聯合起來對抗資方,但我理解存在決定意識,只能用循循善誘的方法來引導與改變。

我曾試圖向他們灌輸粗淺的社會主義意識,比如為什麼老闆可以擅自減加班獎金、全勤獎金呢?老闆說加班超過40小時就能領獎金太簡單了,可是坐著吹冷氣加班和在酷熱的工廠內搬重物加班難易程度會一樣嗎?更別提老闆的冷氣還是我們賺的。再來扣掉休息時間十分鐘,下班要多留十分鐘掃地,老闆用的藉口居然是因為員工太懶散,所以要多做他才划得來,我要問不管我們多做少做勞動成果不都被你全部拿去了嗎?多做不加薪那為什麼工人要勤奮呢。且公司已經多年沒調薪了,老闆一慣說詞是公司沒賺錢,那麼就請你把財報取來向員工公布吧!你不公布財報怎麼知道你經營得好不好呢。

鼓動同事的困難讓我瞭解到光靠我一人是不能改變什麼的,於是我決定參加五一遊行。在那裏我偶然尋見國際社會主義前進的攤子,並驚奇地發現桌面擺有共產黨宣言這本書,我便留下了電話並參加他們的活動。目前我願意先解放自己的頭腦再促進工人階級的解放,今後我也會用謹慎的態度跟黨前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