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五萬人七一上街 呼喊結束一黨專政

遊行人數減少,証明需要清晰的策略領導群眾反抗威權統治

社會主義行動   報導

七一遊行已連續舉行16年,今年亦有數萬人參加。示威者無視獨裁政權的威脅恐嚇,呼喊「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

七一是香港結束156年英國殖民統治、主權移交給中國的週年紀念日。但自從2003年七一50萬人上街、阻止廿三條立法之後,這一天便成了上街日。現在政府試圖重啟廿三條立法,同時還在推行其他許多打壓民主的措施。

今年也是林鄭月娥就任特首一週年。中共操控的選舉委員會在去年以777票的低票數將她「選」為特首。在林鄭當政的一年裡,香港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政治打壓,民主權利受到空前打擊。就在七一前,港府將反民主火力開到最大。

警方的刁難

警方將以往的遊行集合地點批給親中團體,不允許遊行隊伍使用,然後又表示示威者若不遵守新的路線將會被捕。在七一前的幾週裡,許多媒體都認為遊行者會和警方爆發衝突。與此同時,中共喉舌《大公報》宣稱七一遊行「違法違憲」、應被取締。

不過遊行當日並未發生衝突。警方擔心如果挑起衝突,自己將會受到公眾指責。可見警方幾週來的威脅恐嚇不過是一場心理戰,為的是讓群眾不敢參加遊行。

儘管今年的遊行人數只有5萬,少於去年,但仍然是一場有力的抗議。而且就在一個月前,有115,000人參加了一年一度的六四晚會,紀念八九年被中共屠殺的青年和工人。

導致遊行人數減少的主要原因,並不是政府和警方的恐嚇,而是主流泛民政黨自林鄭上台以來便全線退縮,沒能承擔起領導責任。

「他們沒有提出任何新的鬥爭策略去抵抗威權政府」,社會主義行動的Jaco評論說:「不過儘管泛民領導層軟弱,今天還是有5萬人上街。如果在運動中明確號召罷工,首先可以是全港一天總罷工,同時呼籲中國大陸的工人和青年一同鬥爭,將會更大的反響。」

禁止參選

政府和主流媒體宣稱今年的遊行人數是「最少的一次」,也就是暗示說民主運動的支持度正在消散。過去幾年裡,港府對七一遊行的反應都比較謹慎低調,而且會發布聲明說它「理解」公眾的憂慮。但是今年港府卻囂張地說遊行不符合香港的「整體利益」。

政府的新聞公告說道:「任何不尊重『一國』、無視憲制秩序、嘩眾誇張、不實誤導的口號,皆不符合香港的整體利益、不利香港的發展。」這裡所說的「一國」是指中共政府對於「一國兩制」下部分自治的香港擁有主權。

政府正在加緊打壓「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反對派候選人如果不放棄這句口號,就會被禁止參選。這種做法對於普通工人和青年沒有多大影響,他們的怒火仍在增長,但是會讓溫和泛民感到恐慌,因為他們不想看到群眾鬥爭,他們不惜一切代價避免和政府發生衝突。

空前的打擊

中共和傀儡港府不斷對香港民主權利發起新的打擊,試圖消滅民主運動。自2003年以來(或者說自1989年以來),在香港這個有730萬人口的城市,已有數百萬人次參加過爭取民主權利的鬥爭。

在2014年雨傘革命期間,有120萬人參加了集會、佔領和反政府抗議。雨傘革命是1989年之後中共獨裁政權所遭遇的最嚴重的政治挑戰。政府現在實行種種打壓措施,以圖避免重現當年的情形,但是它注定會失敗。而且現在中國的群眾鬥爭也正在趕上(而且很可能會超過)香港。

社會主義行動在七一遊行沿途設置街站,售賣新一期的《社會主義者》雜誌。「我們的口號是『重建戰鬥性民主運動』和『打倒獨裁政權』。同時我們也提出,需要建立擁護社會主義政策的工人群眾政黨,並將群眾鬥爭蔓延到中國。」社會主義行動的Jaco說:「我們認為,反對威權統治的鬥爭也需要反對資本主義,只有這樣才能打敗獨裁政權。」

林鄭執政第一年大事記

2017年7月1日:林鄭月娥宣誓就職。習近平訪港發表講話,警告香港人不要觸碰北京的「底線」,並再次攻擊港獨思想。

2017年7月14日:繼2016年底踢走兩名本土派議員之後,政府再次清洗立法會,四名泛民議員被取消資格,其中包括資深社運人士、社會民主連線的「長毛」梁國雄。林鄭政府將五分之一的反對派議員踢出立法會,事實上推翻了2016年的選舉結果。

2017年7月25日:政府宣布高鐵一地兩檢方案。表面上一地兩檢是為了「節省時間」,實際上是打開了大陸警察和邊境人員在香港執法的先例。

相關閱讀 ➵ 政府鎮壓問與答

 

2017年8月15及17日:法院重審有關雨傘運動和反新界東北發展抗議的兩宗案件,首次有青年社運人士被判處嚴厲刑期。香港眾志的黃之鋒和社民連的黃浩銘等16名被告儘管已經完成之前判處的社會服務令,但此次仍被判入獄6至13個月。

2017年8月20日:16名社運人士被改判入獄僅僅幾天之後,14萬人上街抗議法院判決和政府操控法院。遊行並非主流泛民政黨發起的,他們只是被迫跟隨,而且他們完全沒有預料到會有這麼多人參加遊行。

2017年10月1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國歌法,「侮辱」國歌將會受到處罰。香港政府宣布將會進行國歌法本地立法。國歌法主要是為了打壓反對中共的年輕人,特別是那些在球賽現場噓國歌的香港球迷。

2017年12月15日:六名反對派議員被取消資格後,建制派取得立法會絕對多數,得以修改議事規則,削弱了反對派拉布的權利。

2018年:政府對民主派示威者的檢控變本加厲。一月有6場審判,共43名被告;二月6場,27人;三月8場,46人;四月5場,27人;五月3場,21人。今年以來,已有4場有關雨傘運動的審判,共47名被告。因參加雨傘運動而受審的人數增加到至少266人,被定罪者增加到至少100人。

2018年1月17日:16名社運人士因為在2014年雨傘運動旺角佔領區清場時違反禁制令被裁定罪成。16人均被判入獄,包括已經因「佔領公民廣場案」在2017年8月被判入獄的黃之鋒和黃浩銘。16人均已提出上訴。

2018年1月27日:香港眾志的周庭被禁止參加立法會補選。名義上「中立」的選舉事務處職員聲稱,周庭被禁止參選是因為香港眾志要求「自決」。但2016年眾志羅冠聰參選並當選立法會議員時,選舉事務處並沒有表示反對。

2018年3月11日:政府清洗立法會後留下六個空缺席位,其中四個在今年三月進行補選。總共有三名候選人被禁止參選。泛民和建制派各贏得兩個席位,意味著泛民丟掉了上次選舉贏得的兩個席位。補選過後,香港唯一一個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宣稱,任何要求「結束一黨專政」的人都可以被禁止參選。

2018年3月16日:政府宣布正在草擬《國歌條例草案》。草案提出,「侮辱」國歌者最高可被罰款五萬元及判監三年。

2018年3月17日:習近平宣誓就任國家主席,開始了他的第二個任期。此前全國人大已經取消了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為習近平的「終身統治」鋪路。中共從過去的「集體獨裁」變成「個人獨裁」,強化了習近平當局的壓迫性,但也出人意料地引發了大規模網路抗議。

2018年3月30日:政府發表聲明,「強烈譴責」香港大學教授戴耀廷幾周前在台灣一個論壇上的講話,儘管戴耀廷只是模糊地說到港獨作為其中一個政治願景。建制派要求檢控他並開除其教席。戴耀廷的講話變成了建制派用來打擊言論自由、為重推廿三條立法造勢的靶子。

2018年5月28日: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向廉署舉報一名高官涉嫌貪污,但卻因披露調查進度而被判監四個月。吳文遠辯護說此事關乎「公眾利益」,自己有責任向公眾交待,但法院卻不予承認。吳文遠所受的嚴厲判決是一個標誌性的政治事件,再一次證明政府將較激進的社民連視為重點打壓目標。

2018年6月11日:法院對「旺角暴動案」做出空前嚴厲的判決,將香港本土派代表梁天琦判監6年。「旺角暴動案」被定罪人數增加到25人,總刑期長達71年。

相關閱讀 ➵ 梁天琦被判監六年令人驚憤

 

2018年6月14日: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和建制派使用前所未有的專制手段打壓泛民議員,強行通過了一地兩檢法案,事實上將即將投入使用的香港高鐵站變成了一所巨大的公安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