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生會杯葛六四晚會有什麼意義?

香港六四晚會再次有力地表達了群眾反對威權統治的態度

Vincent Kolo   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

大約11.5萬人參加了今年香港的六四紀念晚會,其中包括數千名內地遊客。今年的人數比去年更多,出乎建制派的預料。

這場集會有力地表達了群眾反對威權統治的態度。香港人不只是在紀念29年前那場幾近推翻中共獨裁政權的運動,也是經歷了兩年來對民主空間的打壓、通過壓迫性的惡法、政府操控立法會選舉、政治檢控示威者等空前的政治打壓之後,表達出自己爭取民主的決心。

在這種情況下,香港八間大學學生會連續第四年拒絕參加六四晚會,就顯得更加荒唐和脫離現實。

自2015年以來,本土派領導下各間學生會說杯葛晚會是因為中國民主與香港無關、對於支聯會和泛民的不滿、以及反對「建設民主中國」的口號。

今年,學生會的杯葛行動再次得到媒體的廣泛報道。親政府的媒體說杯葛行動反映出民主派發生了嚴重分裂。偏自由派的媒體也大肆報導,不過由於各種原因,它們錯誤地認為學生會領袖在年輕人中很具代表性。

如此廣泛的媒體報道實在抬舉了本土派的杯葛行動。事實上,大量年輕人無視學生會的立場,參加了今年的六四晚會,可見杯葛行動並沒有得到那麼多支持。而且學生領袖也沒有像往年那樣組織其他的六四活動(儘管那些活動的成果都很有限)。

支聯會竭力將每年的晚會去政治化,使其脫離鬥爭,這的確引起了很大的不滿。但是學生會所謂的杯葛只不過是跟隨在這種不滿情緒之後,而沒有將它組織起來或給予它方向。

而且今年的杯葛尤為無力,因為學生會除了發出聲明之外沒有做其他任何事。這說明右翼本土主義沒有前途。它指責泛民領導人不願鬥爭(我們也同意這一點),但卻沒有給出任何替代方案。

自林鄭就任特首已來,大學校園裡的民主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當局利用港獨橫額事件進一步限制學生的言論自由。在浸大普通話事件中,校方懲罰抗議學生,以此來恐嚇其他活躍學生。本土派領導的學生會沒能動員起認真的鬥爭來抵抗這些攻擊,他們的宗派主義再一次孤立了自己。

不過自相矛盾的是,六四當晚學聯在集會場地外為自己的「抗爭者支援基金」籌款。他們做得很低調,而且依然沒有提出與泛民領導人和支聯會不同的政治替代方案。既然如此,與115,000名抗議者一同勇敢地反對當局迫害梁天琦等本土派、反對打壓校園言論自由不是比杯葛更有意義嗎?所謂杯葛,表面上好像做了些事,但實際上什麼也沒有做。

香港學生不能接受這樣被動、缺乏戰鬥性的學生會。社會主義者認為,面對政府的接連打壓,學生們迫切需要建立民主的、戰鬥性的領導層,將學生會變成真正的鬥爭組織。

背景資料:學生會反革命的倒退

三年前社會主義者就曾警告過,大批學生對親泛民的學聯領導人感到不滿,而且雨傘革命沒能帶來改變也讓學生感到沮喪和失望,這會讓本土派從中得益。在學生眼裡,過去那些親泛民的學生會是高高在上的官僚組織。

在過去那些學生領袖的控制下,從來都沒有成為具內部民主的組織,這一點在雨傘運動期間表現得格外明顯。年輕人在雨傘運動中發揮了關鍵作用,真正具有戰鬥性的學生會本應在這個歷史性的時刻去動員和組織學生、討論運動的政治任務,但實際上學生會卻自甘於次要角色。

儘管個別學生領袖的確成了雨傘運動的代表人物,但他們背後往往沒有任何實際的組織力量。

在雨傘運動次年,本土派利用學生的不滿情緒奪取學生會的領導權。但是本土派領導下,過去的那些問題(官僚主義、缺乏基層參與和內部民主、缺乏群眾動員)變得更加嚴重。沒有人會說現在的學生會比過去強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