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欲來-台灣國內外的資本主義危機將至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社會主義者雜誌第四十八期 社論

 

民進黨上台兩年,強推年金改惡、勞基法修惡等新自由主義政策,同時坐視不管甚至幫助企業打壓抗爭工人和工會,親資本質暴露無遺。現在新勞基法剛剛上路不久,跨國公司和大財團繼續向民進黨政府施壓,第三次勞基法修惡可能接踵而至。在婚姻平權問題上,民進黨以沒有社會共識為藉口遲遲不肯落實,蔡英文又一次背叛了她的競選承諾。同時,民進黨拋出種種鎮壓性法律,現在又試圖假借打擊假新聞之名箝制言論自由。不久前蔡英文出席三軍五校畢業典禮時,由於擔心再次受到抗議者衝擊,便擴大管制區、封街封校,甚至連雞蛋也被列為「危險物品」。可見蔡英文政府對於群眾怒火的擔憂和恐懼。加上中美衝突升溫,蔡英文面對是國內外的政治和社會危機。

藍綠之外的「新領袖」?

台灣年底的九合一大選此時也已如火如荼的開打。民進黨執政兩年來民意大跌,可以預計在今年選舉中會掉失選票。而國民黨也知道它難以從民進黨的受挫中得益,因此在選舉中也顯得保守以減低損失。同時第三勢力的支持度會有所增加,但同時因為選舉制度袒護兩大黨,不代表它們的議席一定會有所增加。估計總體投票率(尤其青年選民)會較上屆低。

由於基層群眾(特別是年輕人)對於藍綠兩營的反工人、反民主政策感到失望和憤怒,同時政治版圖上沒有出現工人階級的選項,「獨立」的柯文哲看似是一個新選項。柯文哲與民進黨過往的合作已宣告完結。

他未來有可能組黨,成為一股威脅藍綠兩黨選票的力量,甚至不排除作為2020年總統候選人。現時支持他組黨的民意(26.7%)比國民黨(19.2%)和民進黨(20.8%)兩黨的支持度都高。但這不過是政治真空的現象。柯文哲並沒有任何明確的政綱和政績得到廣大群眾的支持,他的民意支持是暫時而不穩健的。

柯文哲只是另一個資產階級政客,他擔任台北市長期間,基層群眾生活並沒有任何改善。而且他還支持勞基法修惡和年金改惡,甚至在去年12月反勞基法修惡大遊行時命令警察抓補抗議者。同時他也反對將同性戀議題編入學校教材,以及強拆抗議團體的帳篷、打壓民主權利。

台北市長柯文哲

柯文哲並不是真正的替代選擇,他的右翼親資立場必然會更曝露在工人和青年面前。而這種民粹政客的立場往往非常不穩定,在面對資本主義危機時可以走向比傳統親資政客更反動的方向。

左翼與工人階級的選擇

在選戰開打之際,綠黨、社民黨與基進黨在民進黨美麗島系成員陳昭南的牽線下組成「社會福利國家連線」,共同提出各種左翼改良方案。這只是一個選舉機器。由於工運興起和青年激進化,加上對蔡英文打壓基層的民怨日深,各黨派都想從中撈取支持,但它們沒有工人群眾的基礎也沒有能力去實現他們的口號。

社會福利國家連線成立記者會

其中基進黨是一個具右翼民粹傾向的政黨,過往不時發表排外言論(例如將反中共與反中國人混雜起來,以「中國白蟻」這種國族歧視謔稱中國人),也支持不少新自由主義政策。基進黨這種民粹組織沒有一貫的立場,立場往往隨著民情和局勢搖擺,現在為了選票而打出左傾福利綱領。就像歐洲的極右派一樣,他們可以暫時淡化了自己的右翼國族主義立場,並且採納左翼的口號,以收割民粹的支持,但在資本主義危機和民族主義升溫時,他們可以重新拾起右翼民族主義的措辭。而綠黨、社民黨這種自稱為「左傾」的政黨與之合作,也暴露了他們的機會主義。歐洲不少國家也有這樣的經驗,當地的社民黨在地方甚至是國家層面都與極右派合作,支持種族主義及撙節政策。

勞權及婚姻平權公投將會成為今年重要的群眾運動,而各場的工人鬥爭和較小規模的罷工都反映出工人潛藏待爆的怒火。在民進黨政府上台後一系列新自由主義政策的衝擊下,工人運動的發展和社會激進化,讓新成立的左翼聯盟、華航工會以及一些工會領導人更有信心參加到選舉之中,向更廣泛的工人群眾宣傳自己的政治理念。如果具備一個清晰的工人階級政綱,並且在競選中以動員群眾鬥爭為主軸,這可以推進建立工人群眾政治力量。

左翼候選人的綱領不能局限在社會改良的訴求,更需要挑戰親資政府以及整個資本主義制度,並提出民主公營化重要產業。面對統獨問題,需要明確支持台灣群眾的民族自決權,反對打壓工人的中共獨裁政權和美帝國主義。

必須建設一個群眾性的左翼工人政黨,才能挑戰當前藍綠兩黨主宰選舉、第三勢力淪為陪襯的局面,才能給中美帝國主義衝突下的台灣勞動群眾一個可行的替代選擇!

中美帝國主義角力升溫

自今年年初以來,中美貿易戰驟然升級。不僅貿易衝突仍在加劇,而且兩大帝國主義勢力在地緣政治上的對抗也越來越明顯。川普和「反華強硬派」將台灣作為棋子,用來對抗不斷向它發起挑戰的中共政府,迫使中國在貿易問題上讓步,以及維持美帝國主義在亞太以及全世界的主導權。

近期,美國除了通過《台灣旅行法》以象徵性地挑戰一中原則外,亦透過《國防授權法》推動台灣軍事化與美台軍事合作。甚至美國官員曾告訴媒體,美國正考慮派遣軍艦駛過台灣海峽。這無疑是在觸碰中共的「底線」。川普打破以往美國政府的傳統做法,同時從經濟、政治、軍事多方面向中共施壓,令中美關係進入自尼克森時代以來最緊張的時期。

如同日本央行總裁黑田東彥所指,中美貿易衝突加劇,勢必對整個東亞經濟造成嚴重打擊。台灣當然不會幸免於難。這令民進黨政府和台灣資本大老感到擔憂。

與此同時,習近平在台灣問題上的態度也表現得更加強硬。這一方面是應對美國的挑釁和向民進黨政府施壓,另一方面是為了避免受到自己煽動的民族主義情緒的反彈。除了派遣軍機頻頻繞台以及在台海進行軍事演習之外,中國政府還要求全球航空公司以及在中國有業務的外國企業停止將台灣列為國家。不服從的公司顯然會受到處罰。

帝國角力下的台灣人民

中美帝國主義的角力愈發緊張,首先受到衝擊的是基層群眾。美國利用台灣民眾對於中共軍事恫嚇的畏懼,來推動台灣政府加大軍備開支以強化美帝在東亞的軍事力量,犧牲了基層人民需要的公共服務資源。民進黨政府以中共對台的政治打壓為藉口,制定鎮壓性法律,對內緊縮民主權利,企圖將包括工人運動在內的所有反對聲音扣上「共諜」的帽子。

中共推出吸引台資與中產菁英支持的政策,民進黨政府就進一步加速落實親財團政策來爭取國內的美、日、台資本的支持,惡化了台灣勞工的勞動條件。中美貿易衝突下預期給台灣經濟帶來的打擊,也將成為蔡英文政府進一步推動親資政策的藉口。

而在中國,習近平則想要借助民族主義鞏固自己的個人獨裁,並且將所有群眾運動抹黑為「外國勢力」指使以轉移視線。

一部分青年認為美國政府會幫助他們實現台灣獨立的訴求。在中美對抗升級的情況下,可能會有更多人抱有這種想法。

但川普不會真正支持台灣群眾的自決權,他的態度取決於中共願意做出多少讓步。在就任總統後不久,川普曾向習近平表示他支持「一個中國」政策。而且川普說加泰隆尼亞人民追求獨立是「愚蠢的」。而且川普做為一個支持新自由主義、種族主義、厭女主義的右翼政客和富豪,也絕對不會打算支持現在台灣群眾的抗爭運動。今年三月,《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將川普稱做「獨裁者的好朋友」。

國際團結

中美貿易戰的背後,是全球最大的兩個帝國主義國家爭奪全球經濟和地緣政治主導權的鬥爭。面對當前中美帝國主義在台灣問題上的權鬥,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認為,台灣工人階級不僅需要拒絕選邊站和反對兩岸的軍事化,更需要建立起反帝國主義、反資本主義的群眾運動。

中美帝國主義衝突若繼續升溫,也將進一步激化國內資產階級派系的分歧,甚至迫使主張「維持現況」的台灣資本大老被迫在中美間做出抉擇。統治階級的分裂將使台灣政治局勢愈發不穩定。在一個擁有社會主義綱領的工人群眾政黨的領導下,這將可以成為推進工人鬥爭的機會。

美國商會在去年的《商業景氣調查》裡警告民進黨政府,兩岸緊張局勢正在影響企業營運。這無異於要求事實上已經放棄台獨立場的蔡英文繼續向中共妥協(它的另一個要求是繼續修改勞基法,進一步放鬆工時規管)。由此可見,藍綠兩黨都是財團和帝國主義勢力的傀儡。

為了台灣人民真正實現自決和獨立的權利以及永久的和平,需要兩岸勞動群眾團結起來,打破兩岸統治階級的民族主義分化政策,終結中共獨裁統治和所有帝國主義干涉,推翻資本主義和財團專政,由勞動群眾民主地管理經濟和整個社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