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梁天琦被判監六年令人驚憤

政府想借「旺角暴動案」審判恐嚇年輕一代抗爭者

抵抗 社會主義行動

曾經的本土派成員梁天琦被判入獄六年,讓香港人無論老少都感到震驚和憤慨。另外八名同案被告也被判重刑。同樣被裁定暴動罪成的盧建民將入獄七年。

這些判決是史無前例的。許多被告的刑期甚至比六七暴動領導人還要長。六七暴動導致51人死亡,並使用了過千枚炸彈。

社會主義行動從未鼓吹或者支持說暴動是政治鬥爭的方式之一。但是和大多數普通群眾一樣,我們不接受政府對於旺角事件的描述。政府一再拒絕像雙十暴動和六七暴動之後那樣,成立調查委員會去調查事件真相。

馬丁·路德·金說,暴動是「被忽視者的語言」。暴動的發生往往意味著,有組織的集體鬥爭由於各種原因遭到失敗或者走入歧途。

前特首梁振英基於對民主運動的敵視,當時定性初一騷亂為「暴亂」。而且政府想利用旺角事件打垮本土派,進而打擊整個反對派。更有甚者(但並不令人意外),中共高官甚至說旺角騷亂是「恐怖主義」。當時梁振英在Facebook上發表狠毒的言論,指如果是發生在其他國家,「警察極可能槍殺暴動份子」。

不幸的是,本土派將自己送到了政府的槍口下。這是因為他們鬆散、缺乏組織,而且也沒有真正的社會基礎(社交媒體上的鍵盤戰士的人數並不能反映參加有組織的抗爭運動的人數)。

而且,所有主要的本土派團體都敵視其他群體,例如以種族主義對待內地平民、以宗派主義對待民主運動的其他派別,令他們自己陷入孤立。梁天琦為上庭辯護和製造輿論以減輕判時,在一定程度上疏遠了本土派,轉而向泛民尋求支持。這大概也不是偶然。

相關閱讀 ➵ 香港未來的討論

本土派思想在年輕人當中仍然很普遍,而且可能因為資產階級建制派無休止的政治打壓而壯大起來。但是本土派很可能會保持無組織、「無領導」的狀態,無法真正威脅到獨裁政權。

儘管社會主義行動反對本土派的政治思想和行動方法,但我們也毫不猶豫地譴責「旺角暴動案」的嚴厲判決。

政府不僅想要擊垮本土派,而且想威嚇整整一代年輕人。無論是國歌法還是重推洗腦教育也是為了這個目的。政府想要傳達這樣一種信息:「激進主義」會受到懲罰,不要無謂抵抗威權統治。世界各地的專制政權都使用這種方法,但從未成功。

「旺角暴動案」審判:對司法公義的嘲弄

香港法院對於「旺角暴動案」的判決是有史以來最嚴厲的。

不同於雙十暴動和六七暴動,旺角事件並沒有造成死亡,也沒有搶劫或者嚴重損毀財物的行為。所有的怒火都只是針對警察,因為在雨傘革命裡,警察執行政府的政治命令去攻擊示威者。

目前已有25人因參與旺角騷亂而被裁定罪成,他們的刑期加起來多達71年。其中18名被裁定暴動罪成的被告的刑期平均為三年零八個月。雙十暴動造成59人死亡,但被裁定暴動罪成的人最高刑期也只有兩年。

被判入獄四年零三個月的莫嘉濤在被捕時只有十七歲。法官無視感化官的建議,判患有自閉症的吳挺愷入獄兩年零四個月。

林鄭表示這場審判「完全沒有政治成分」,除了建制派的忠犬之後大概沒有什麼人會相信。中共想利用這場審判猛烈打擊整個香港民主鬥爭。

就像所有鎮壓性的統治制度一樣,這些措施最終也會對中共和傀儡港府造成反彈。人們從未像現在這樣清晰地看到,警察、法院、「議會」(如果它稱得上是議會的話)、以及名義上「中立」的選舉事務處職員等國家機器都是殘酷、貪腐的政權的鎮壓工具。警察在雨傘革命中空前的非法暴行,永久地摧毀其公眾形象。

同樣,法院被公然用來打擊民運人士,嚴刑處罰梁天琦等人,也在令許多人(特別是年輕人)對司法制度感到憤怒並失去信心。

我們必須從這些具有歷史意義的事件中吸取經驗和教訓,從而重建群眾性的民主鬥爭。這場鬥爭要想勝利就必須要有革命的、社會主義的鋼領,讓人們看到整個資本主義制度和國家機器都是腐朽的、不民主的,「改革」和小修小補無法帶來真正的改變,只有徹底消滅資本主義制度才能擊敗現在的鎮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