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打擊金融風險有可能阻止銀行業崩潰嗎?

在資本主義底下,即便能夠更有效地控制金融業也不會徹底避免經濟危機

赤道 中國勞工論壇

習近平上任以來,一直強調中國經濟「去杠杆化」。由於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中共為免經濟增長減慢而造成危機,因此通過國有銀行向經濟注入大量信貨。據IMF的數據顯示,自2007年至2017年,中國流動的信貸上升四倍至超過GDP的200%。現在已遠遠超越一眾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更加是所謂「新興市場國」所無法比擬。中共自己也認知到金融危機最終會為政權存亡帶來威脅。

整頓金融業

習近平力圖整頓金融業,動用國家機器,刑事清查高風險的企業、逮捕「違規」 的資本巨頭。一來習近平要控制這些企業的債務和金融風險,二來避免私人資本家在海外建立起雄厚的基礎、從而擁有巨大的權力去挑戰中共政府的經濟政策。去年七月,中共開始清查萬達集團、海航集團、安邦保險集團和復星國際通過高舉債務而進行的大量海外併購。這次是習近平打擊金融大鱷的開始。最近中共當局接管安邦。安邦前老總吳小暉被控集資詐騙和職務侵占,最近被判入獄18年,沒收財產105億(人民幣, 下同)。

但整頓行動反而曝露了這些企業的內部問題。這也是習近平在整頓金融業時面對的兩難,因為如果打擊過於嚴厲的話,會因為全面的信貸緊縮而令經濟增長進一步減速。而且當局的整頓行動本身也可能會觸發大規模的金融危機。中國的債務炸彈不僅龐大,而且極其復雜。各處的巨額壞帳通過不受監管、而且外界對其知之甚少的影子銀行和「表外」 活動交織在一起。

近日,浙江省百強企業盾安控股集團爆450億債務危機,要求政府介入,其旗下上市公司發債失敗成為這次債務危機的導火索。今次事件正是整頓金融業引發的危機。2017年下半年以來,由於金融領域防風險去杠杆,市場資金迅速抽緊,導致盾安集團出現嚴重的流動性困難。這種危機一旦失去控制可以引發全面危機的爆發。

債務炸彈

中國的債務炸彈愈來愈嚴重。中共正竭力想控制迅速增加的債務。國際貨幣基金最近指出,全球債務占GDP比重自2009年以來增加了12%。而自金融危機以來,單單中國私人債務(主要是企業債務)的增長已經占全球私人債務增長的四分之三。

中共打擊金融風險的一個關鍵目標是地方政府,因為它們是債務增長的重要推手。最近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尹中卿表示,中國地方政府債務額的官方數字16.5萬億(人民幣,下同)被遠遠低估,因為很多地方政府將債務包裝為公司債務。

現在債務問題開始轉移至家庭債務上。這是一個歷史性的轉變,因為幾十年來中國的家庭儲蓄率一直很高。銀行增加向普通家庭發債,也是因為其他方面的放貸渠道受到政府堵塞。因為這個債務炸彈是普通民眾直接背起的,對社會穩定有更直接和深遠的影響。除了因為低工資和社會保障制度破落之外,最重要的還是房價高企。一線城市的房價繼續上升,上海和北京的房價過去兩年上升了25%,令中國的房貸不斷增加。房貸負擔令家庭消費力下降,令中國經濟難以減少依賴貿易、增加內需。

權力鬥爭

在習近平上任的首五年,當局推行「反腐敗」運動中,被拿下的人大部分是石油業界的前大佬和軍方高層,但構成習近平的權力基礎的所謂「紅二代」很少成為所謂的反腐敗的目標。因為他害怕一旦打擊紅二代的話會撼動整個經濟和黨的基礎,權力鬥爭將會不可收拾。習近平因此將權力集中於一身,希望可以凌駕在中共黨內的各派系之上進行統治。然而這樣也代表著整頓金融業會衝著紅二代的整個利益,長遠來說中共的權鬥會更猛烈、更公開化。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證據顯示中共打擊金融風險的行動已經降低了債務水平、或者正在「修復」影子銀行和龐氏騙局的空前擴張所造成的嚴重問題。中美貿易衝突逐漸升級,加上經濟增速重新放緩等問題,可能會迫使中共政府放鬆或者完全放棄「去風險」的政策,重新使用刺激政策(也就是繼續增加債務)。在資本主義底下,即便能夠更有效地控制金融業也不會徹底避免經濟危機,因為危機根植在全球經濟和私人生產以及民族國家的矛盾之中。這危機已經為中共統治響起嚴重的警號。只有依靠工人階級的鬥爭和社會主義經濟改造才能帶來出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