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對峙緊張化

全球兩大經濟體針鋒相對,衝突升級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最近幾周,中美貿易衝突繼續升級。起初中共當局認為通過談判和一些讓步,就可以緩和與美國川普政府的緊張關係,避免發生貿易戰。中共的想法的確仍有可能成功,但是川普政府越來越強硬的態度已經令中國領導人感到失望,而且可能有些不耐煩。

甚至於中國副總理劉鶴是否會按計劃於五月再到華盛頓進行第二輪貿易談判,也打上了問號。中共當局擔憂劉鶴的第二次華盛頓之行可能再次不會取得成果。今年二月,就在劉鶴到達華盛頓會見美國貿易官員的當天,川普政府宣布將對包括中國在內多個國家的鋼鐵和鋁加徵關稅。

現階段,中美雙方政府主要仍然是相互威脅,沒有採取實際行動。川普宣布的鋼鐵關稅也尚未開始生效。四月,華盛頓再次出擊,威脅要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工業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理由是這些產品的製造商盜竊了美國的技術和知識產權。不過要等到美國政府的審核程序結束之後,這些措施才會開始執行。面對川普的威脅,中共立即宣布將對價值5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加徵關稅,以示報復。緊接著,川普表示可能會對另外1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

權力鬥爭

中美雙方相互鬥狠,本來是想令對方首先讓步,然後再雙方達成協議,但全球資產階級則越來越擔憂局勢有可能失控。實際上,現時的中美衝突不僅僅是關於貿易問題,其根本原因是這兩個龐大的帝國主義勢力在爭奪地緣政治和經濟的主導權。

川普當局所代表的那部分美國資產階級認為,現在必須果斷地迫使中國讓步,不能讓它再繼續挑戰美國的權力。除了貿易之外,中美還面臨著可能更嚴重的衝突:台灣、南海以及即將到來美朝峰會。美朝關係有所緩和,顯然令中共感到不安。

在整場貿易糾葛中,中美之間的「科技戰」發展得尤為迅速。川普政府和相當一部分美國資產階級統治者(尤其是軍隊)決心要挫敗「中國製造2025」計劃,阻止中國在機器人、電動汽車、先進信息技術和航空等關鍵技術領域取得上風。隨著衝突的發展,越來越清楚地看到,遏止「中國製造2025」才是美國政府的核心目標。

➵ 世界經濟:貿易戰近在眼前?

中國的電信業巨頭中興通訊成了第一個犧牲品。美國政府指控中興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措施,禁止中興在未來七年內購買美國的電子元器件和軟件。中興總部位於深圳,是美國市場第四大智能手機廠商。現在它面臨嚴重危機,7.5萬名雇員前途未卜。中興所使用的元器件有超過三分之一是從美國進口,而且它可能也會被禁止使用來自美國的安卓手機系統。中興的危機以及可能發生的破產不僅會給中國帶來嚴重問題,而且也已經波及到全球電信行業,因為許多國家的電信供應商都是使用中興的產品。

華爾街的壓力

中共的貿易策略是胡蘿蔔加大棒,這是它應對幾乎所有問題時的一貫做法。中共對美方一面以牙還牙,另一面承諾繼續進行「市場改革」、向外國資產階級開放市場。

中共認為,華爾街和美國的大企業會向川普和他手下的貿易鷹派施加壓力,要求他們與中國達成協議,避免造成嚴重損失。的確,這種壓力顯然正在增加。但是,儘管中共長期以來確實成功地利用它在美國金融業中的強大影響力,來對抗美國政府的要求,現在這種手段已經不像過去那麼有效了。

川普和習近平都將民族主義作為重要的統治支柱:「讓美國/中國再次偉大!」。資產階級越來越擔心,中美政府為了不讓本國民族主義者失望,不得不繼續鬥狠、表現得越來越強硬,最終使雙方難以達成協議。

而且兩國政府都面臨著越來越大的國內壓力。習近平當局並不像它所宣傳的那麼「穩固」。中國工人罷工次數仍在增加,今年第一季度的罷工次數是去年的兩倍,而且工人的跨地區聯合抗爭越來越多,政治覺悟也在增強。不久前習近平犯下政治失誤,冒險取消任期限制結果引發前所未見的廣泛批評,禁止新浪微博用戶發布關於同性戀的內容也因為大規模網絡抗議而草草收場。

➵ 川普與中國:山雨欲來?

儘管習近平當局很可能會同意加快某些行業的「市場化改革」,從而消除美國貿易保護主義的攻擊,但是中共經濟政策的主要方向仍會是繼續強化國家資本主義。特別是面對現在與美國的全面技術戰,中共將不得不投入大筆資金去發展本土技術,例如嚴重依賴進口的半導體。

中共已經打算在經濟政策上向美國做出一系列實際或者表面的妥協,其中有一些是去年就已經宣布的,例如進一步向美國企業開放金融和保險市場,允許它們持有多數股權。它也承諾進口更多的美國產品,從而削減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中共認為這些讓步可以升級和強化它統治下的國家資本主義經濟,同時繼續保持對經濟的控制力。

但是習近平能夠讓步的空間是有限的,因為如果他被視為一個失敗者、或者說一個軟弱的領導人,將會給他自己和中共造成嚴重的政治後果。中共政府了解1985年日本迫於美國的壓力簽訂「廣場協議」、令日圓對美元升值帶來了怎樣的後果。它不打算步日本的後塵。

「羞辱性的要求」

的確正如《金融時報》的馬丁·沃爾夫所說,最近美國貿易談判團隊擬定的「草案框架」向中國提出了「羞辱性的要求」。美國要求中國在未來兩年內將對美貿易順差從3750億美元削減2000億美元。這個削減幅度是川普之前要求的兩倍。而且美國還要求中國承諾,就算美國禁止中國投資美國的科技行業,中國也「不會反對、挑戰、或……報復」!

美國貿易團隊由彼得·納瓦羅和羅伯特·萊特希澤等對華鷹派主導。他們好像是故意提出這些不可能滿足的要求,從而讓談判破裂。馬丁·沃爾夫說,這些要求「將是19世紀『不平等條約』的現代翻版」,而且他也警告:「對這兩大強國之間的關系而言,這可能會是一個決定性的時刻」。

儘管中美貿易衝突的發展的確異常迅速,但社會主義者並沒有感到吃驚。十年前爆發的資本主義危機至今尚未結束,前所未有的危機必然導致帝國主義緊張關係不斷加劇。社會主義者強調,工人運動需要採取獨立的立場和行動,不能在當前的帝國主義衝突中支持任何一方的資產階級。我們需要的是一個社會主義替代方案,也就是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的計劃經濟與貿易,來取代混亂的資本主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