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衝突及其對台影響

康慕尼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今年三月,美國政府對鋼鋁及上千項中國產品加徵關稅,這是美國帝國主義阻止中國取得霸權地位而採取的措施。中國政府也以農產品關稅反擊。中美皆知全面貿易戰將加劇各自國內經濟危機,所以還沒限制到對方最重要的出口產品,但不排除未來局勢惡化會令保護主義再度升級。由於美、中、台三邊有著密切的關連,中國與美國分別是台灣的第一大與第二大貿易夥伴,台灣企業可能會間接受到波及。

川普去年宣布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但近來卻再提到重返TPP的可能性,前提是協定得比以前更有利於美國。這也表明了美國重新尋求亞太同盟抵制中國的意圖,避免中國趁著美國的孤立主義政策而在世界貿易市場上坐大。中共在蔡英文上台以來對台灣實施強硬的經貿政策,大大減慢了簽訂新的貿易協議,而且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也沒有帶來顯著作用,因此台灣政府希望借助CPTPP加強在亞太區國家的貿易伙伴關係。

然而各國政府無法承受川普反覆無常的政策所帶來的風險,如同日澳兩個CPTPP(沒有美國的TPP)成員國就表示,儘管美國重返有其好處,但不願為了美國打破過去談判結果,害怕談判破局的風險將加劇全球貿易衝突和恐慌 。

中國正透過「中國製造2025」等措施,發展尖端科技和製造業自動化,試圖脫離過去以廉價勞動力為基礎、因而容易在全球競爭中被取代和被制裁的「世界工廠」定位。同時,中國企圖把市場轉向內需,但工資的停滯、房價高企和社會保障匱乏使民眾消費力低下,根本無法依靠內需支撐所謂「高端型經濟」,所以只能增加信貸和增加資本輸出。這就是為什麼中共需要「一帶一路」等擴充海外市場的計劃,同時對美帝國主義構成威脅──這正是中美貿易衝突的經濟根源。

統治階級的分裂

面對中美的貿易衝突,台灣的資產階級內部也加深了親中或親美的分歧。儘管親中的《聯合報》報導指出,台灣機械公會理事長柯拔希在中國表示,台灣發展智能製造產業應從「中國製造2025」尋找市場。然而,民進黨政府跟進了日本和歐盟,加入美國向世界貿易組織(WTO)對中國侵犯智慧財產權的提告,而這正關乎中國欲藉以取得霸權地位的尖端科技。台灣政府為向美爭取豁免加徵關稅,也主動要求台灣鋼鋁生產限制中國大陸鋼鐵原料的進口,甚至也有可能擴大對中國大陸進口的保護壁壘。可見貿易戰是有可能蔓延至更多國家的。

對台灣的工人階級來說,無論是自由貿易或保護主義、無論在貿易戰裡是親中還是親美,都將只是有利於特定派別的資產階級,工人階級是最大的受害者。國際社會主義前進主張中美台乃至世界工人階級團結鬥爭,堅持國際主義的立場反對全球資本主義。只有將經濟全面民主公有化,由工人階級民主地管理世界的生產活動,才能消除帝國主義及其間的衝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