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聯盟」的籌組與未來

許偉育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經過十多年的台灣政治發展,在基層中痛恨藍綠的工人和青年已不是少數。基層群眾大多早已不將改變的希望投射在民進黨身上,民進黨上台後一連串的反工人政策也揭露了自身的親資本質。毫無疑問,台灣工人階級需要組建自己的黨,揭露資本家政黨的醜惡面目並發展工人階級的社會主義運動,讓工人階級擺脫資本家藍綠兩黨的愚弄。

「左翼聯盟」的籌組

反勞基法修惡抗爭失敗後,籌組一個左翼工人群眾黨的願景開始走上實際的工運議程之中-「左翼聯盟」的串聯與籌組可謂為代表。我們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支持一個左翼工人群眾政黨的降生,雖它仍處在初步的萌芽狀態,但這政黨若要成功,就必須採取正確的戰略、綱領和組織方法。

4月初在「左翼聯盟」的發起人會前會中,全場近50人與會,其中有工會幹部、秘書和泛左翼人士,亦有白色恐怖時期的左翼政治犯,也有NGO、工會和社區組織分子。會議中「左翼聯盟」確定將於5月5號舉辦成立大會。

一個具戰鬥性的工人政黨應該積極投入群眾運動,為工運提供組織平台以及致勝的策略。組黨的過程需要公開積極的向群眾進行宣傳,與群眾討論挑戰財團專制的綱領和策略,並且通過舉行大會及遊行動員群眾。它需要在社區、職場、大學中組織抗爭與建設黨支部。

目前的勞權公投運動正是一個好機會,在鬥爭中爭取群眾對工人政黨的支持。工人政黨可以在職場和學校推動建設勞權公投委員會,這個委員會讓底層群眾由下而上組織起來,在運動過後將其爭取與建設為左翼工人群眾政黨的基層單位。就如工人國際委員會的南非支部於2012年南非礦工罷工中協助工人組織罷工委員會,並且將各省各市的委員會串聯起來,提出社會主義的綱領將之組成「南非工人社會主義黨」。

南非工人社會主義黨

黨內民主、派別自由及聯盟式的架構當然是它所需要的──這才能讓工運中的所有人有權利發聲,並且民主決策黨的綱領、策略和行動。但當前最需要的並非是聚焦於技術性與設想黨架構章程的討論,而是發起與介入當前鬥爭的展望以及對於政治綱領的充分討論--很可惜的這正是「左翼聯盟」在組黨過程中所缺乏的。

「左翼聯盟」的討論局限於一小撮領導召開內部會議,沒有將其帶進廣大勞動者和青年之間進行討論,也未見吸納群眾入黨並建立民主架構。討論重點集中在法律和技術問題上,而沒有將政治願景、綱領和鬥爭形勢放在首位。當前的政綱似乎僅在教授及知識分子的主導下所撰寫。而且目前聯盟並未有計劃投入勞權公投運動之中,並將建黨和勞權公投運動連結起來,反而將今年的選舉作為最高目標。

選舉的目的是什麼?

「左翼聯盟」計畫在今年底派出代表參加台北市與桃園市的議會選舉。選舉可以是工人鬥爭的重要平台,在可行情況下當然可以參選,但這個平台是有相當大的局限性的。而我們要知道,在資產階級民主選舉制下,親資政黨擁有巨大的優勢,包括資本家的金錢和媒體宣傳機器,因此工人政黨往往是打逆境戰的。選票本來就不能反映工人政黨所獲得的真正支持度。而且由於選舉制度和議題設定,工人政黨往往受著巨大壓力要溫和化自己的政綱和鬥爭色彩。工人政黨應該視選票為次要的目標,重點是如何強化工人階級的組織和鬥爭。從很多歷史經驗可鑒,染上選舉主義的左翼政黨最終都走上機會主義的路線而失敗告終,包括2008年成立的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90年代的義大利重建共產黨。

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

真正能吸引激進青年與基層工人的是一幅鮮明的戰鬥性反資本主義綱領,並且積極介入和發起鬥爭中的黨組織。這個政黨必須明確與資產階級及其政黨決裂,保持工人階級的獨立性,並必須清晰的展示出與民進黨及至是其餘「第三勢力」黨派的分別。國際社會主義前進過去一直在群眾運動中倡議建立工人政黨,因此目前工運分子建黨對我們來說是讓運動邁向前一步。近期,我們與工運分子舉辦公開討論會,宣傳組織工人政黨的必要性,我們亦正在台大組織勞權公投委員會,並將之扣連至建立工人政黨。我們認為這個政黨要成功就要採納社會主義的綱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