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勞動節:為勞權公投群起鬥爭,建立左翼工人政黨!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報導

 

工人低薪、老闆發財

憑藉著青年與基層工人對國民黨的反撲而上台的民進黨,至今全面執政兩年了。這兩年來,青年與基層工人看到的並非勞動條件得到實質的改善,而是民進黨政府接踵而來的反工人政策。在勞基法修惡之後,除了國內外資本進一步要求改惡勞基法之外,未來民進黨也將對於勞保年金做出攻擊(四月上旬,蔡英文接受政論節目專訪中承認此事)。

低薪早已成為當前台灣工人中最為令人憤恨的問題。按2017年行政院國勢普查處的數據顯示:青年失業率是平均失業率的三倍之多,高達12.4%。勞動部的調查也顯示15~29歲的青年工人平均月薪也僅有2萬9427元,全台更高達300萬人月收入不到3萬元,其中男女同工不同酬仍高達16.4%的差距。最為諷刺的是台灣上市櫃公司的整體獲利從2012年至今呈現逐年成長的態勢,2017年的整體獲利突破歷史新高來到2.19兆元,對比前年成長15.7%。工人們所創造出來的經濟成長被資本家搜刮殆盡,而工人僅能縮衣節食,就是當前的社會寫實。

在「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之後,下一步台灣勞工與青年將會更明確的認識到「藍綠不倒,工人不會好」。

反擊和進攻

從2015年起工人運動抗爭的主軸便聚焦在工資與工時的戰場上,從拒砍七天假與要求全年123天休假日到拒絕勞基法修惡,都是在抵抗資本家們提高工時和降低工資的攻勢。面對資本家們的步步進逼,台灣工人不能再隱忍,必須組織抗爭。

長年以來台灣工會組織率低落,工人慣以隱忍資本家的壓榨剝削,但這兩年多來我們看到已有許多工人開始對抗這一頹勢。從最近佳福工會的桿娣罷工中我們可以看到,即使勢單力薄並遭受資方和黑幫與保守工人的聯合打擊,勇敢的女性工人們仍投入鬥爭捍衛工作權。

對抗資本家們的進攻,工人群眾需要組織。在佳福工會的例子中我們看到團結組織給予工人們反擊的可能。因此,當前的勞權公投運動,我們更需要建設一個廣泛的群眾性組織-勞權公投委員會,使一切願意投身鬥爭的工人和青年能夠從中組織起來,參與抗爭。工運團體間的組織串聯可以是個起頭-來推動更多群眾組織勞權公投委員會。勞權公投運動能夠在未來成功取得三十萬份連署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連署運動中組織街頭抗議、群眾大會、建立由下而上的群眾組織,並為組織一個反資本主義的工人群眾政黨鋪路。

組織左翼工人群眾政黨

民進黨這兩年來,不僅打壓勞權,同時也推動反民主政策(政黨法與保防法等案例),阻撓拖延婚姻平權,繼續幹著跟國民黨相同的強拆迫遷-服務著房產資本開發商的利益。更甚至為了安頓資本家們對於工運升溫的憂慮,著手打壓激進工會幹部與工人抗爭,甚至想提高工會組織門檻與設立罷工預告期來削弱工運。可見,所謂的「資本主義民主制」,實際上是高度受限在資本家與政商權貴的手中,工人在企業內發出異議便會遭受到資方的解僱懲處,基層人民站上街頭抗爭集會被國家機關宣告為「違反集會遊行法」,同時資本家們握有大批御用寫手和名嘴來維護它們的階級利益並恫嚇工人運動,分化工人。

當前工運的逐步升溫與激進化,正在給創建一個左翼工人群眾政黨以契機,要讓工人階級擁有自己的政治鬥爭工具就必須建設自己的工人階級政黨,對抗資本家的藍綠兩黨。

「建黨」這不僅是為了捍衛勞權,更是為了捍衛政治與言論自由、LGBTQ平權、反迫遷反污染,並爭取充裕的公共服務資源-長照、幼托、住房、醫療、教育等。要徹底解決低薪血汗的困境,就需要打碎資本家對於社會財富的壟斷獨裁,爭取工人階級對於重大產業部門與社會財富的民主控制-實現社會主義民主計畫經濟,才能讓全社會的勞動群眾真正擁有徹底的民主權利並擺脫壓迫與剝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