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農民的困境

矛盾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今年是1988年520農運的30周年,30年過去了,台灣基層農民的諸多困境並未得到根本解決。在三十年前解嚴之初,為了反對政府擴大開放外國農產品衝擊台灣農民生計,來自中南部的數萬農民站上街頭激烈抗爭,其抗爭強度甚至迫使警方把當時台北縣市各橋樑全部封橋,以隔絕外縣市聲援民眾湧入。30年前反國民黨獨裁的民主運動將農民一同捲動了起來,30年後的今天-為了反擊資本專制與剝削,需要爭取台灣貧窮農民與工人階級的團結抗爭。

農業的困境

現行制度下唯一沒有職災保險的便是農業,但農業勞動卻有著諸多風險(農藥中毒、熱衰竭、操作農機具受傷、其他衍生職業病等)。2月19日,農委會主委林聰賢表示要在今年試辦農民職災保險。面對要求將農民納入勞保職災保險的訴求,勞動部曾在去年11月表示勞保財務狀況無法負擔全部農業勞動者的職災保險。這意味著將來農民職災保險的保障水平可能會非常有限。

而且單單依靠職災保險也無助於解決基層農民最根本的生計問題。根據農委會調查顯示:105年平均每戶農家農業所得:23.4萬元,換算每月僅有1.9萬元。最底層的微型與高齡農戶,平均每年農業收入更僅有11.5萬元。小型、中型農戶平均農業年收入也僅有24萬元/60萬元(104年計)。因為農業收入的微薄,導致許多基層農民必須仰賴子女供養或兼做各種工作來維持生計,否則只能清寒度日。

其中構成農業勞動力大宗的,是近45萬名的自耕農,及其無酬家屬和近9萬名的農業工人。但這之中,平均年齡高達59歲。在現行退休保障殘缺不全的情形下,可以想見未來這群老農民的退休生計問題將更為迫切,單靠65歲後才可請領的每月7000元老農年金,是不足以保障基層退休農民的老年安養需要。而統計中的9萬名農業工人自身若無持有農地,並加入農保15年,則連這7000元都拿不到!

台灣耕地面積極為有限(79萬公頃,其中有5萬公頃已長期荒蕪休耕),再加上土地持有使用極為零碎的情形下,導致普遍個別農戶經營成本高且收益低,又難以進行大規模機械化的耕種,使農民得負擔粗重的體力勞動,而在加入WTO後國際大資本的競爭令台灣農民生計更為艱困。

與此同時基層農民還要受到資本家的剝削。農產品銷售需要高資本門檻的運銷設備,而握有這些運銷設備、甚至是市場通路的資本家們就從中掌握了基層農民的生計,而整個農業產銷中最大的利潤份額也就歸握有農藥和肥料廠、運銷設備和市場通路的資本家們所有。

社會主義的替代方案

雖然政府聲稱契作模式與產銷合作社組織能夠保證農民有一定收益不致虧損,但實際上主導權與最大收益仍是在握有市場通路的資本家或合作社主席手上。所以要解決台灣貧苦農民的困境,必需要徹底的挑戰整個資本主義體制。

必須將農業生產交由農民民主控制才能大大改善農民生計免於再遭資本家的剝削壓榨。而這就需要將土地、工業、運輸、銷售等所有大企業和銀行收歸公有,交給工人和農民民主地控制和管理,建立民主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在農民自願的情況下推行土地集體化,並在農民的控制下推廣自動化機械,才能最好的發揮農地經濟效益,並減輕農民的體力負擔,同時大幅提高農民的生活水平,並提供完善的社會保障和公共服務。

為此,必須建立一個戰鬥性的工人群眾政黨,來爭取全台貧苦農民與全體工人階級的緊密團結,共同反擊藍綠兩黨的財團專政,才能實現!▓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