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社會的父權及厭女文化

艾欣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1. 關於#metoo運動,身為一位女性主義者的你有什麼觀點?如何進一步遏止性暴力的發生?

自2017年10月美國爆發一連串性騷擾醜聞之後,全球各地開始關注這項議題,據了解,美國男性長期以來利用職權來性騷擾女性,無論是在好萊塢或其他業界,皆有物化女性、視女性為財產等現象。繼好萊塢金牌製片韋斯坦曝光之後,從媒體業、企業界、政壇,一連串位高權重的男性過去的醜事都在#metoo這浪潮下被揭發。隨著西方社會在此議題上的進展,台灣也掀起了熱烈的討論。她們希望可以藉由#metoo這行動終止社會社對女性的性暴力、同工不同酬、遭遇的壓迫等等,創造更友善、公平的環境,讓女性可以沒有負擔的展開自我。

#metoo最令人擔心的是討論的空間被壓縮,成為媒體譁眾取寵的題材。類似這樣的事情總是被大眾認為這是不常發生的事,他們認為那些性騷擾、性侵害的加害者不過就是少數精蟲衝腦的變態,沒必要將此事放大,卻不知道性暴力無論在哪個國家、哪個場合都無所不在。

如同其他社會運動一樣,我們要不斷反思和檢討這項運動的意義,它不是僅僅反對女性遭受的暴力,而是文化上的反思,讓我們了解到性別權力的不對等,以及在這不對等的關係中,展現支配和控制的行為,性,就是權力展現的手段。

  1. 在愛爾蘭,我們發起爭取合法墮胎權的運動,你怎麼看台灣方面相關的墮胎法令呢?

台灣在墮胎權這方面還不夠完整,在這方面來看女性還是她伴侶的私人財產。首先,24週的胎兒並不屬於法律上的自然人,當然沒有權利義務存在,更沒有所謂的親權。而在要求身體自主權的台灣,婦女墮胎與否卻需要配偶之同意,也就是說,女性在結婚之後,她的子宮完全不是她自己的,而是她的伴侶,這完全跟身體自主權是互相矛盾。我們可以再查看刑法288條,婦女如果沒有經過伴侶同意墮胎,婦女必須受罰,這樣剝奪女性身體自主權的法律必須被廢除!

      3. 對於台灣網路常見的厭女現象,你認為根源何在?如何對抗?

如果把這個問題丟給一位本身厭女的人,他可能會告訴你「台女就是問題很多才那麼惹人討厭」、「台灣女權世界第一,台女還吵什麼 ?」。

台灣一直以來都是父權社會,在家庭裡我們很常看到重男輕女的現象,亞洲父母大多數都比較偏愛男孩子,自然男孩子分配的資源相對比女孩子豐盛。在教導方面,男孩子要具有陽剛氣質,女孩子則要有陰柔的氣質,對女孩子的限制與要求相對嚴格,且教條比男孩子多很多。在父母的寵膩之下,這樣的陽剛氣質容易導致男孩子強盛不服輸、自尊心強的個性,假如在他求學、工作、異性關係上的發展受挫(例如運動比賽輸給女性、被女性拒絕約會),容易感到自卑感,就好比期望落空那樣的失落,久而久之他們只好把問題全歸咎在女性身上。而這樣厭女現象,創造了網路上熱烈迴響的「母豬教」。

很多人(順異男居多)常會這樣說:「網路上的輿論看看就好,這些事情不會真的發生。」有這種言論的人,真的是標準的活在象牙塔裡。畢竟這些網路上的仇女言論,置之不理反而會變成一種強暴文化,網路上會出現厭女現象,代表真實世界就是有厭女現象才會用網路和大眾媒體來當媒介。

要進一步遏止性暴力的發生,就必須組織起職場、學校與社區中的婦女群眾抗爭,挑戰這個壓迫女性的父權資本主義制度!不能單是網路上的輿論壓力,更需要有站上街頭的抗爭行動,才能改變台灣社會長期低迷的女權意識!而今年三月八號的台灣女性大遊行,就需要你一同站上街頭,為女性解放而鬥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