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威權政府內部必有危機

群眾鬥爭將加劇統治集團分裂

社會主義行動 報導

林鄭政府不斷發動政治打壓,今年以來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及推行一地兩檢,進一步操控立法會和法庭。威權政府看
似來勢洶洶,但政權內部仍是脆弱的而不穩定的。猛烈的政治打壓必然會累積民怨,長遠造成群眾怒火爆發。此外政府內部也因為鄭若驊僭建事件而陷入危機,甚至不排除她會下台。林鄭原本想將受人痛恨的袁國強卸任,換上政治色
彩沒有那麼濃厚的鄭若驊。豈料她上任爆出僭建醜聞,後旋即造成大災難。連部分建制派政客都與她保持距離。因此現時不是政府全力進攻的時機。無論鄭若驊最後是否被迫下台,對政府來說都已是一個挫敗。

雙學三子上訴得直

林鄭政府在現今階段未能全面作出進攻,希望先加強對法庭與議會的控制,為未來進一步的政治打壓作準備。雙學三子因為2014年9月26日衝擊公民廣場,受到警察暴力打壓而引發廣泛同情,最終使雨傘運動爆發。律政司為了窮追猛打而向法院提出刑期覆核,一度將雙學三子判監幾個月。現今他們上訴成功而被釋放,對政府來說是一個嚴重挫折,而且令局勢更加複雜。同時,法官判決中會加強對「非法集結罪」的檢控。

早前在庭上控方曾經向法官建議,可考慮三人立即獲釋,從中可見律政司受到壓力而想。雖然三名政治犯被釋放可說是一場勝利,但法庭承認日後使用新的判刑指引,只是認為新的指引不適用於今次案件。這意味著「非法集結罪」的刑期日後會加重。此外,法官將衝入公民廣場的行動荒謬地定性為「暴力」。法庭的本質是資產階級的鎮壓機器,但中共需要更直接操控香港的法庭。司法界中有不同派別,其中一方代表本地資產階級,他們希望維護港英時期的法治穩定,因為他們認為這些傳統的法律制度最能保護他們的利潤和權力;另一派代表中共專制對香港的直接操控。梁振英一直向司法界作出攻擊,包括發表「特首地位凌駕於三權」言論,並且批評司法覆核被濫用來挑戰政府。

近五年以來,大律公會主席均由親中代表擔任。但最近,鮮明反對「一地兩檢」的戴啟思當選為大律師公會主席,明顯是因為中共大力踐踏《基本法》引發反彈,使保守的司法界也感到要捍衛自己的利益。戴啟思故然表明自己不是民主派,實際上他的政治立場更接近溫和的建制派,但他的上任代表政府在向司法界發動的權鬥受到挫折。最近政府未能為所欲為地利用法庭懲罰政治犯。

統治集團內部分裂

在習近平全面集權、空前獨裁的情況下,中共對香港發動猛烈的政治打壓。而由於香港政府直接面對群眾壓力,相比中央更清楚無止境的打壓必然引起反彈,但又不得不順從北京的指令。在人大直接決定一地兩檢以及推動國歌法都清楚看到這樣。所以統治階級的內部矛盾會造成統治不穩。歷史上獨裁政權的鎮壓都不能無止境強化下去,必然會造成統治機器分裂,引爆大規模群眾鬥爭。我們不能袖手旁觀,寄望某一派統治精英會出來捍衛民主權利或者結束鎮壓。現在建制派的內部分裂是群眾壓力造成的,這說明我們需要將抵抗運動升級,發起更有力的群眾鬥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