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勞基法改惡抗爭中的教訓與經驗

許偉育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為了打擊勞工法律權益,以及挫敗工人鬥爭,資本家們透過民進黨政府在1月10號將號稱過勞死版本的勞基法改惡草案正式於立法院內通過。今次鬥爭激怒了台灣的工人階級,也讓工運及社運分子看穿民進黨親財團的本質。唯有依靠獨立於藍綠兩營之外的群眾鬥爭才可以抵抗蔡英文政府對勞苦大眾的攻擊。在資本主義危機愈來愈嚴重的背景下,資本家對工人階級的攻擊並不會就此結束,工人運動需要從今次鬥爭中記取教訓以在未來致勝。

需要清晰的戰鬥性方案

反勞基法改惡鬥爭失敗的原因之一,是單憑集會遊行或媒體施壓已不能抵抗資產階級對全體工人的攻擊,鬥爭手段必須升級。如我們在11月17號《反對勞基法改惡!團結打倒蔡政府!》一文中所指出:“單靠集會愈來愈少機會可以令政府妥協,因此需要進一步討論行動升級的方案,例如罷課乃至罷工。”

在底層工人渴望抗爭的壓力下,五一行動聯盟發起了12月23號反勞基法改惡大遊行。清大1223遊行調查團所做的研究中指出:“結果顯示,近八成的受訪者沒有參加工會(78%),並有超過3/4的受訪者不是透過組織動員而來(76%),甚至發現有兩成的人是第一次上街抗爭。”這個調查結果與我們成員在現場的觀察不謀而合。勞基法改惡激進化了廣泛工人階級的憤怒,如果工會領導在斗爭中能提出一個清晰的方案(包括制訂罷工一天的日子),將可以吸納大量工人加入工會,強化工人階級的組織力量,從而發動更有力的鬥爭行動。

12月23號的遊行集會,本是一個讓群眾共同並製訂升級運動計劃的機會。可惜的是,許多群眾感到無從表達自己的觀點和看法,也未能共同討論抗爭的下一步該往何處去,因而運動錯失了升級的機會。這是因為五一行動聯盟缺乏公開而民主的民主架構,廣納各團體和個人民主參與,讓所有代表有平等的發言權和決策權,共同決定運動的下一步。

運動要有民主架構

五一行動聯盟的小圈子領導層不受群眾控制和監督,避免意見不一的團體或個人參與決策,甚至在遊行當天阻止部分人上台發言,都是不民主的做法。遊行當天晚間,聯盟決策小組所做出的解散決定,被批評為不民主和導致許多群眾的憤怒與不滿。因此數百名青年發起在市區內的“游擊”行動,反映了他們不信任工會領導,但由於欠缺組織和戰鬥性方案,而被這類“自發行動”所吸引。工人運動及其領導層有責任記取這次鬥爭中的教訓,在今後建設戰鬥性的工人運動,挑戰資產階級的反工人攻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