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工人群眾政黨 反擊藍綠財團專制

許偉育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台灣解嚴已三十年餘,如今藍綠兩黨佔據了政治生活的舞台,不論是李登輝到陳水扁,還是馬英九到蔡英文,代表這些時期的字詞不外乎是:金權、腐敗、貪汙、獨裁、親資。這兩個黨派之所以共享這些字詞,源自於他們都是資本家的政治鷹犬。

民進黨全面執政至今,推行一系列反工人的新自由主義政策。越來越多的工人與青年拋棄了對於藍綠兩黨的幻想,選擇起身鬥爭反抗。在如今的全球資本主義危機之中,資本家透過藍綠兩黨對工人階級發動的打擊是更加猛烈,這表現在民進黨政府這一年多來對工人階級的打壓之中。台灣工人階級並未仍陷於昏睡,這些年我們看到工會運動的顯著成長,青年一代的激進化(例:反資仇富意識不斷增長),藍綠兩黨制下政治真空的擴大,甚至是過往較保守的群體也激進化起來。然而,單是依靠僅侷限於單一議題或是個別產/職/企業的工會組織,是無法進一步的挑戰資本家的藍綠兩黨制。

需要建立黨!

建設一個代表工人階級的左翼工人群眾黨,以爭取工人階級的解放並引領鬥爭,意味著它必須與藍綠兩黨及其背後的財團徹底決裂,並通過清晰的左翼綱領將工人、青年、女性、LGBTQ、少數族裔等所有受壓迫群眾團結在自己身後,一同反抗資本主義。它必須要爭取人人免費享有的公共住房、醫療、教育、公共交通。它必須反對獨裁專制,也反對財團掌控經濟。堅定反對軍事化和帝國主義戰爭,反對中國和美國的帝國主義壓迫。

NGO很多時候都會接受財團或政府的資助,在政治上並沒有獨立性,而且往往不是以群眾鬥爭、改變社會制度為重點,很多時候只著重於法律或技術上的問題。NGO是由少數學者或精英主導和決策,去「拯救」工人解決問題。但工人政黨要由工人自己組織和領導,由工人民主參與。即使是時代力量這種第三「進步」力量,也並非一個真正的替代方案。時力並非是一個建基於工人階級的黨派,僅將抗爭侷限於國會內和媒體前。它們沒有一個反對資本主義的綱領,在政治上黨施加一點壓力以改變它,而不是建立一個獨立的工人階級運動。最近它在反勞基法改惡的鬥爭中它被許多工人和勞動法學者批評為打假球,其政治弱點被揭露出來。

一個代表工人階級的左翼工人群眾黨-它需要建設由下而上的民主架構,組織內部必須讓所有代表和成員有平等發聲的權利,領導由選舉產生並受到黨員監督。它要開放各個真誠支持群眾鬥爭的力量加入其中,包括工會和工運組織、左翼組織、女權組織、環保團體、性小眾團體、少數族裔團體等,組成一個聯盟性的組織。當然,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認為,這個工人政黨若要成功領導鬥爭、反對壓迫,需要有一個社會主義的綱領。

一個具戰鬥性的工人政黨,最重要的工作領域在於群眾鬥爭和工人運動,資產階級議會對工人階級來說是沒有優勢的平台。因為資產階級議會往往有利於親財團的政黨,對工人階級來說是極為有局限的發聲平台。過去不少新成立的左翼政黨雖然獲得迅速增長,例如90年代的意大利重建共產黨和2010年的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然而卻過於集中議會選舉而偏離了階級鬥爭的路線,最後失敗告終。工人政黨故然可以用議會平台,為工運提供資源並發動鬥爭。但一個工人政黨的代表走進資產階級議會擔任議員,必須要受到工人的民主監督。他們只會領取普通工人的薪金,不會享有經濟特權。

當務之急

抗議的街道、職場裡的組織會議、罷工封鎖線才是工人政黨的主戰場。工人政黨在鬥爭中爭取群眾支持和運動領導權,為了團結工人階級而反對種族及性別分化是它的重要職責。工人政黨為工運提供正確的鬥爭經驗和策略,增加工人致勝的機會以提高其信心。同時在鬥爭中教育工人階級為什麼需要改變社會經濟制度,提高工人階級的政治覺悟。過去台灣工人階級只能選擇被國民黨或民進黨壓迫,或者成為資產階級政黨的啦啦隊及其愚弄的對象。現在,工人階級建設自己的政治領導是當務之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