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反對驅逐難民 學生發起罷課行動

不僅要改變難民政策還要爭取社會主義

Liv Shange Moyo,社會主義正義黨(CWI瑞典)

在假期開始之前,瑞典學生組織了一次歷史性的罷課行動,以反對政府驅逐難民。2017年12月12日12時,全國各地的學生,從北部的博登到南部的於斯塔德,一同開始罷課。至少19個城鎮的50所學校參加了罷課。這場行動的力量和凝聚力勢不可當,它有可能推動當前反對政府分而治之和驅逐政策的鬥爭進一步升級。

發起罷課的斯德哥爾摩國際高中(Globala Gymnasiet),在12月12日當天除了參加全國數學考試的學生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學生。學生們先是在學校操場上進行了一個小時的演講,然後前往市民廣場與其他20所學校的學生一同舉行集會抗議。集會持續一個半小時,總共有2000人參加,盡管當時正在刮風下雪、天寒地凍。

除了斯德哥爾摩國際高中之外,呂勒奧中學也是組織罷課的一個中心。呂勒奧的一個學生組織早在9月就提出了罷課的想法,並從10月開始認真討論。斯德哥爾摩和呂勒奧的學生聯手合作,相互激勵,最終成功實現了全國大罷課。

準備工作

學生們做了長時間的準備,付出了許多努力,令罷課的倡議迅速傳播出去,特別是在罷課之前的最後幾天,又有多個城市的學校宣布加入。傳單、動員名單、待辦事項清單等工具為組織罷課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最終有4000人參加罷課,其中斯德哥爾摩2000人,哥德堡500人,布羅斯300人,烏普薩拉200人,隆德、呂勒奧、博登和皮特奧各150人,總共涉及到全國19個市鎮的50所學校。這個數字令人印像深刻,反對社會民主黨-綠黨聯合政府的野蠻移民政策的鬥爭取得了又一個歷史性進步。

然而,比這些數字更重要的是,罷課本身就是一種更有力的抗爭武器。學生罷課可以引領其他人採取更激進的抗爭方式,例如罷工。

難民和學生組織

2015年,有超過35,000名無人陪伴的兒童難民來到瑞典。直到今年,他們才開始得知自己究竟是獲得了居留許可還是會被驅逐出境(大部分都會被驅逐出境)。8月初,阿富汗難民青年在斯德哥爾摩開始了連續58天的全天24小時室外靜坐抗議,然後這場行動蔓延到了其他城市。這個名為「在瑞典的年輕人」(Ung i Sverige)的靜坐抗議從少數參加者開始,在高峰期增加到大約一千人。他們獲得了越來越多的支持,並給資產階級政客們施加了壓力。

政府和納粹的挑釁行為也促進了反對驅逐的情緒。9月30日在哥德堡舉行的反納粹示威起了重要作用,既是對反納粹主義者的鼓舞,也讓人們注意到國家種族主義的破壞力。

由於被曝光進行所謂的「年齡重估」(通過醫學方法來確定難民的真實年齡,但實際上沒有任何醫學方法能準確地判斷年齡),再加上被拒絕的難民申請越來越多,移民局的醜陋面目愈發暴露在人們眼前,這強化了學生們舉行罷課的決心。 我們已經看到全國聯合行動具有多麼大的力量。當許多人聯合起來的時候,他們的力量足以徹底扭轉局面。

社會主義正義黨

社會主義正義黨成員和「反種族主義學生」在罷課籌備工作中發揮重要作用。我們的周報《進攻》(Offensiv)對罷課做了多篇報導和分析,並得到了活動者的積極反響。罷課當天,社正黨在多地的示威中進行了演講。

在斯德哥爾摩的示威中,演講者有難民、一些個人活動者以及幾個組織:「反種族主義學生」、「反驅逐學生」、「在瑞典的年輕人」和其他組織。社正黨的納塔利婭·麥地那說:「天上不會掉餡餅。沒有任何權利是統治者自願給與的。同政客和統治者講理或者向他們提出懇求是行不通的。只有大規模的群眾運動、罷工和抗議才能帶來改變」。納塔利婭的演講贏得了熱烈的掌聲。

示威者宣讀了來自德國卡塞爾的罷課學生和英國的泰米爾難民的聲援信息。在準備罷課的一次會議上,西班牙的學生聯盟通過Skype分享了關於罷課的重要經驗教訓。

未來的行動

12.12.12的罷課除了當天的活動之外,還準備將鬥爭繼續下去。這讓它擁有了更大的力量。學生們倡議在1-2月間舉行罷課罷工和示威,這個傑出的倡議,應該得到盡可能廣泛的傳播——例如工會以及文化、體育和租戶組織。各個行動中心之間的密切協調,以及討論用什麼樣的方案替代政府的驅逐政策,是進一步行動的關鍵。

政府和建制明顯都很關心此事。罷課前兩周,政府宣布部分妥協,他們宣稱可以向8000名難民發放許可證。但是,這受到一系列條件的限制。只包括2015年11月25日之前抵達的人才能得到許可。青年難民必須通過中等教育測試,然後必須要找到工作。這個政策將在夏天前實施。

同時拒簽和驅逐仍在繼續。在罷課之前的星期一,一群難民青年被驅逐出境。2017年已有許多年輕的難民自殺。政府希望上述妥協能夠平息這場運動。但相反,運動正在變得越來越激進。

政府試圖遏制反驅逐運動,是因為它感到害怕。迅速發展的運動會吸引越來越多的人,以反對社會民主黨和綠黨的殘酷難民政策。

近幾個月來的鬥爭已經赤裸裸地揭露了瑞典政府的虛偽面目各種族的青年和工人應該團結起來,一同反抗那些想要分化群眾、從而將人們的注意力從社會根本矛盾上轉移開的少數統治精英。

罷課標誌著運動的升級,在未來的數月可能會有更多人參加到鬥爭中來,不僅是為了改變難民政策,也是為了爭取一個社會主義社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