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移工組織起來 捍衛自己的權利

KOBUMI(移工社群)成立三周年,社會主義行動採訪KOBUMI負責人Umi Sudarto

GW Jones 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

香港有35萬名家務移工,其中大多數來自印尼和菲律賓近年來,移工及其支持者發起的本地勞工運動越來越有組織力,取得了可見的效果。她們局部地改善了生活和工作處境,但仍然受到「現代奴隸制」的壓迫。違法濫收仲介費、工作時間過長、受虐待以及缺乏隱私等問題都非常普遍。

1210日,印尼移工組織KOBUMI成立三週年。社會主行動GW Jones參加了她們的慶祝活動,並採訪了KOBUMI的負責人Umi Sudarto

 

問:成立KOBUMI的目標是什麼

答:我們努力推進移工議題。KOBUMI向那些與僱主、仲介乃至印尼政府發生衝突的移工提供建議。另外我們也向印尼政府進行抗議,要求它改善香港的印尼移工的處境

問:KOBUMI有哪些獨特之處?為什麼要組織自己的團體

答:或許其他人認為我們特別,但我不知道我們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是我們不會像NGO那樣依靠其他組織的資助。我們的特殊之處在於,作為移工我們每週要工作六天,只有星期日一天可以一同學習和抗爭。所以我們的時間很少。我們每天24小時都在僱主家裡,只有一天可以出來組織和抗爭,這對於移工和KOBUMI來說都是非常大的挑戰。

問:你認為移工抗爭在過去三年裡發展如何

答:過去三年的狀況是挺好的。出現了許多新的組織。過去有許多移工不了解自己的權利,但現在她們正在學習。雖然不是所有人都會加入組織,但她們願意抗爭,當中有些人會加入組織,這點非常重要,而我們的目標就是吸引她們加入,從而一同抗爭。但是即便她們不加入,我們也會支持她們的行動。

這是香港移工運動良好的進步。香港政府已經提高了移工工資[編者註:從10月開始提高到每月4410港元,增加了2.3%]但是這還遠不夠香港的生活需要。所以儘管許多組織正在連結一起、一同爭取進步的改革,移工的處境還沒有真正改變。

 

問:你認為對於移工來說,今後一段時期的主要議題是什麼?

答:對於移工來說,特別是對於印尼移工來說,印尼政府始終是一個大問題。基本的問題是政府對移工的管制。 [編者註:移工普遍受到僱傭仲介的剝削。仲介非法濫收費用,令移工背上沉重債務。政府對仲介嚴重缺乏監管,而且處罰非常輕。]

而且必須要說的是,在印尼存在著侵佔土地這樣一個巨大的問題。許多移工就是因為失去了土地,而被迫來到香港。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

問:你可以談談你同社會主義行動的合作經歷嗎?

答:我非常感謝社會主義行動在許多方面對我們的支持。社會主義行動為我們提供了物資、議題和知識。這些都非常好。在和社會主義行動一起抗爭時,我們的力量強化起來。我們看到了層面更廣的議題,不只是移工所面臨的問題,例如「什麼是帝國主義」和「什麼是資本主義」。這些更大的議題直接聯繫到移工所面臨的各種問題。

謝謝你參加今天KOBUMI的三週年紀念和同我們的談話。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