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格倫費爾火災倖存者仍未得到公義

社會主義的住房計劃將把土地、銀行和建築公司公有化,並交給工人階級民主控制

今年6月14日,倫敦肯辛頓-切爾西區的格倫費爾公寓大廈發生火災,造成71人死亡。這場悲劇立即變成了嚴重的政治醜聞,揭露出全國上下資產階級政客的醜陋面目。他們為了利潤,而犧牲普通工人階級群眾的生命安全。削支政策令工人階級住宅區缺乏關鍵的消防設施和消防隊,而且過去二十年裡大量公共房屋私有化也造成了嚴重的不平等。社會主義黨(CWI在英國的姊妹黨)通過工會和當地社區組織,支持當地居民爭取公義。CWI成員Paul Kershaw(公共部門雇員,聯合工會分會主席)在下文中報告了格倫費爾大火發生六個月之後的一場抗議。另外這篇文章也包含了社會主義黨在當地派發的一份傳單,當中提出推進這場抗爭的訴求和計劃。

格倫費爾大火的倖存者中只有少數已經得到永久安置,許多家庭要在旅館裡度過今年的聖誕節。12月6日,約百名抗議者聚集在肯辛頓市政廳外,要求議會采取行動。

愛民頓選區的工黨科爾賓派議員凱特·奧薩莫(Kate Osamore)等演講者支持抗議,並譴責議會無所作為。

聯合工會執行委員蘇珊娜·穆納(Suzanne Muna)到場聲援抗議。她與其他許多演講者都批評官方調查範圍狹窄,而且缺乏社區居民的參與。她向抗議者保證,如果必須要進行「人民調查」才能揭露真相,那麼聯合工會會支持社區進行這樣的調查。

社會主義黨關於格倫費爾的最新傳單

格倫費爾大火已經過去六個月了,但倖存者和當地居民仍然沒有得到公義。用「可恥」這個詞都不足以形容當局的無能。下文來自社會主義黨成員在當地散發的傳單。

如果你只聽主流媒體的報導,那麼你會以為現在格倫費爾的倖存者正在恢復正常生活:他們正得到安置和賠償,而接下來當局將調查出事故原因。但是,這些全都是謊言。

沒收空房,就地安置倖存者

當局提供給倖存者的臨時住所普遍都太遠、太髒、太小,只有極少數家庭的居住條件還算說得過去。

據報道,肯辛頓和切爾西共有超過1800處空置房產。這些不是尚未出售的附屬單位,而是投資公司、對衝基金和寡頭們在國際市場上交易,可以賺取數百萬美元的土地「資產」。

傑裡米·科爾賓說過這些房子都應該被征用。現在是時候付諸行動了。科爾賓應該不斷地提出這一訴求。居民和勞工運動有權要求沒收這些房子,提供給有需要的人。

在1940年代,肯辛頓居民曾佔領過豪宅。現在當地居民需要恢復這一傳統,組織起有力的抗爭,反對那些鉅富精英。正是這些富豪製造了格倫費爾的災難,如果讓他們繼續掌控社會,將來還會發生更多的災難。

讓社區掌控捐款

富人們只考慮自己,而普通的工人階級群眾卻非常慷慨。他們通過紅十字會、《倫敦標准晚報》和其他渠道捐贈了超過兩千萬英鎊。但令人憤怒的是,火災過去三個月之後,只有15%的捐款到了居民手里,一個家庭每天的生活費只有25英鎊。現在來看,居民終於可以拿到另一筆錢。

為什麼倖存者和當地居民要容忍這些不受監督的組織去控制捐給自己的錢呢?為什麼工會要把成員們的捐款交給慈善機構,而不是自己去管理和使用呢?正如工會在罷工時設立的團結基金一樣,居民和工會運動也可以在當地建立起這樣的機構,民主管理捐款。只有居民和工會運動在充分的民主和監督之下自己管理捐款,才能確保所有捐款都用在了最需要的地方。

議會藏起來的3億英鎊投入使用!

議會手握3億英鎊的財政儲備,卻坐視倖存者無家可歸。肯辛頓和切爾西保持住房基金盈餘,主要不是為了市政公共住房的維修保養,而是用來給那些最富有的私宅住戶提供大筆市政稅退稅。

現在議會打算把其中一部分資金用於購置社會住房,但是我們要求立即把3億英鎊全部投入使用!

我們不僅要議會領導人辭職,而且拒絕讓保守黨的技術官僚們繼續操縱議會。我們要求重新選舉。當地居民和工人們需要的是為了他們而鬥爭的議員,不願意這麼做的議員就應該下台。

真正獨立的工人調查

當政府宣布退休法官馬丁·摩爾-比克(Martin Moore-Bick)將負責調查時,人們立刻就明白,統治階級想要找一個靠得住的人來遮掩真相。

大家對他毫無信心,因為我們不可能相信資產階級真的會公正地調查它自己犯下的罪行。希爾斯堡球場踩踏慘案的死難者家屬花了28年才爭得公正的裁決,這讓人們看到,當權者最關心的是掩蓋他們自己的錯誤。

所以,只有工會(例如組織起住房服務和建築工人的聯合工會,以及消防員工會)在當地租戶和居民團體的幫助下所進行的調查,才能揭露真相。

工會應利用自己的資源開展真正獨立的工人調查,它的權限和調查範圍應該由倖存者和直接受到災難影響的人來決定,不受政府限制。傑裡米·科爾賓也可以利用他的巨大影響力來啟動調查。

拆除外牆包覆,安裝灑水器——立刻行動!

雖然全國各地的高樓都沒有通過可燃性測驗,但易燃的外層包覆還沒有被拆除。只有2%的街區有灑水器,而且增加灑水器的進展也非常緩慢。

顯然政府應該負責。但是,現在各地議會必須要做的不是無休止地爭論,而是立即采取行動來確保工人階級住房的安全。他們應該用儲備資金對所有高樓進行緊急維修和安裝24小時火警監控系統,並向要求中央政府付賬。

不安全就不交租金!

安全檢查不僅發現僅有1%的街區有灑水噴頭,還發現防火門、天然氣、火警系統和逃生通道都存在問題。傑裡米·科爾賓要求保守黨撥款10億英鎊安裝灑水噴頭,這是絕對是正確的。正如他所說,政府一方面拒絕提供翻修經費,另一方面卻坐視富豪避稅,這簡直令人作嘔。

我們如何知道房產是否安全?租戶組織至關重要。工會應該協助租戶們發起聯合行動,要求立即進行消防安全檢查,並要求公開所有關於建築材料和檢查的信息。

如果政府不這樣做,我們就要鬥爭——包括拒交租金。

拆遷,重建和社會清洗

有些人希望能夠拆除高層住宅,其中包括部分直接受到格倫費爾慘劇影響的人。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們必須看到,那些想要藉此發財的房地產投機者也在支持這一訴求。「重建」的過程通常伴隨著土地私有化和社會清洗,租戶被掃地出門,工人階級社區也被改造成中上層社區。格倫費爾地區的居民已經正確地要求保持土地公有。

在1980年代,戰鬥派(社會主義黨的前身)所領導的利物浦社會主義市議會,不顧保守黨的削支計劃,按照居民的需求民主地制定預算。至少在新建房屋的安全得到保證並接受公眾檢查、而且所有居民都可以投票決定是否重建之前,所有重建工程都應該停止。

北肯辛頓:爭取住房的鬥爭史

在1960年代,北肯辛頓的租戶和勞工組織與當地貧民窟的地主彼得·拉赫曼(Peter Rachman)進行了鬥爭,而且許多社會主義者參加了這場鬥爭。甚至在那之前,在1940年代,北肯辛頓的共產主義者領導了一場佔領豪宅的運動。這些占領行動得到了倫敦工人階級的大量關注和支持。

現在當地居民需要恢復這一傳統,組織起有力的抗爭,反對那些鉅富精英。正是這些富豪製造了格倫費爾的災難,如果讓他們繼續掌控社會,將來還會發生更多的災難。

資本主義戕害群眾

這個利潤高於工人生命的可怕故事,控訴了保守黨和新工黨政府在全國和地方所實行的所有私有化、削支和去管制政策。

所有那些右翼布萊爾主義者都應該羞愧地低下頭。他們追隨著保守黨的政策,出售公共住房、將公共土地私有化、拆遷重建、社會清洗、讓社會企業接管公共住房。

我們要求在民主控制下新建100萬套公共住房。

不要會帶來私有化和社會清洗的拆遷和重建——我們要居民投票。

我們要求管制租金水平,廢除臥室稅、補助上限和「通用福利金」,廢除《住房和規劃法》(Housing and Planning Act)。

社會主義的住房計劃將把土地、銀行和建築公司公有化,並交給工人階級民主控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