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無懼嚴酷鎮壓 反對養老金改革

Tohil Delgado,革命左翼(CWI西班牙)

大型示威反對馬克里政府

12月15日,一場大型抗議讓毛里西奧·馬克里領導的聯合政府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一方面眾議院不得不通過大幅削減養老金的改革方案,另一方面國會門外正進行著大規模示威,眾議院議長只能暫停會議和投票。

右翼政府試圖通過殘酷的無差別鎮壓來終止群眾抗議。至少3000名警察手持橡膠子彈、催淚瓦斯和高壓水槍試圖驅散人群。但是群眾沒有屈服。數千名工人和青年在左翼組織和工會號召下繼續進行抗議。

在武裝護衛下的議會裡,可以清楚地聽到警察大量射擊橡膠子彈的聲音。當時在場示威的幾位左翼工人陣線(FIT)代表,由於吸入催淚瓦斯和遭到毆打而被送往接受治療。與此同時,有抗議者進入國會,憤怒地抗議警察暴行並要求休會,則被阿根廷情報人員拍下相貌。

警察瘋狂地攻擊所有在場民眾,就連當天受邀到國會參加活動的「聖胡安號」潛水艇失蹤船員的家屬也在國會門口遭到警察毆打。就在幾天前這些家屬剛剛得知一項有關的調查,這一調查顯示,潛艇沉沒可能是因為有關官員收取賄賂,從某些廠商那裡購買了有缺陷的備件。

多名記者在示威現場也遭遇毆打。有記者報導,抗議剛一結束,「一隊騎摩托車」的警察立即衝過來,不分青紅皂白地拘捕了幾十名正在離開現場的人。

未來幾個月鬥爭可能會擴大

在2017年10月的中期國會選舉中,馬克里領導的執政聯盟在過半數選區勝選,許多人理所當然地認為全國將迎來穩定的右翼政治時代。就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世貿組織峰會的同時,馬克里政府開始啟動一系列倒退改革,它以為這些改革不會遭到嚴重抵抗。馬克裡政府希望通過峰會為阿根廷統治階級爭取重要的商業合同,並讓自己成為維護拉美大陸的「安全和秩序」的領軍人物。但是在峰會期間卻發生了大量抗議活動,令這個右翼政府手足無措。而且資產階級也沒能得到垂涎已久的豐厚合同。

媒體刻意避免將此次運動與2001-2002年在短短兩周內導致四位總統倒台的歷史性抗議相提並論。「2001年全國大暴動」的陰影徘徊在馬克里政府的頭頂。雖然這個政府在民意調查中仍有很高的支持度,但目前的群眾運動會讓它的支持度迅速消散。然而阿根廷總工會官僚和庇隆主義-基什內爾主義者拒絕組織有力的總罷工來反抗馬克里的倒退改革,從反面為馬克里提供了力量。

幾個月前,阿根廷經歷了一場歷史性的群眾示威,抗議警方殺害了年僅28歲的原住民權利支持者聖地亞哥·馬爾多納多(Santiago Maldonado)。反對養老金改革的抗議為阿根廷和整個拉丁美洲的階級鬥爭指明了道路。如果馬克里或智利總統皮涅拉認為他們可以為所欲為,那麼他們的美夢很快就要結束了。阿根廷工人和青年的傳統和鬥志將在這一輪嚴酷的鎮壓和反倒退改革的鬥爭中獲得新的力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