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中共的環保行動難以取得成效

李一明 中國勞工論壇

消滅污染需要群眾性的環保運動和工人民主控制的綠色生產

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89次說到「環境」這個詞,甚至比「經濟」還要多。他還派出中央巡查組,到各省檢查污染治理狀況,據報導有1.2萬名官員和1.8萬家企業受到處罰。媒體稱這是中國史上最大規模的環保行動。習近平看似是個堅決的環保主義者,但實際上這是迫於越來越多的反污染抗議的壓力,以及環境破壞造成的經濟損失。而且在經濟壓力和地方政府的抵制下,他的措施也難以取得持久的效果。

今年10月,醫學雜誌《柳葉刀》刊登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2015年中國有180萬人死於環境污染,佔當年中國死亡人口的五分之一。此前南京大學的研究更是發現,中國70多個主要城市有近三分之一的死亡與PM2.5污染有關。諷刺的是,在珠三角等地區由於PM2.5的減少,臭氧的迅速增加開始成為一個嚴重問題。由其他污染物在陽光照射下產生的臭氧會引發中風和心臟病,過去三年裡造成中國3.6萬人過早死亡。「經濟第一」政策造成的全面污染,令中共政權顧此失彼。嚴重的污染和群眾對於環境和健康問題的愈發關注帶來了全國各地此起彼伏的反污染抗議。今年11月,廣東肇慶政府第三次宣布啟動垃圾焚燒場的建設,激起大批群眾遊行抗議。此前這個建設計劃已因群眾抗議而兩度擱置。

污染問題遲遲未能解決,令中共政權的威信受損。統治精英不得不做出一些回應,但是環保行動給本就危險的中國經濟帶來了更大壓力,令習近平難以將行動進行到底。2016年上半年,為了應對經濟疲軟,政府再次刺激經濟並放鬆了環保限制,隨後鋼鐵等高污染企業生產復甦,令空氣污染再度惡化,12月甚至出現了覆蓋188萬平方公里的最大範圍霧霾,90個城市達到重度污染。今年前三個季度,中國空氣污染最惡劣的京津冀地區PM2.5讀數不降反升,同比增長10%。而且全球都受到影響。由於中國重工業的復甦,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經過兩年的平穩期之後,在2017年急劇增加。法國興業銀行估計,現在的環保行動將令中國GDP增速下降0.25個百分點,因此當經濟危機的風險再次顯露時,習近平勢必再次為污染鬆綁。

強硬措施造成混亂

同時習近平也面臨地方政府的抵制,他不得不派出中央巡查組向地方政府施壓就是一個最好的證明,但是中央權力的直接干預造成了混亂。一些地方官員為免受罰,乾脆在巡查組到來之前將所有工廠關閉,無論它們是否達到官方制定的環保標準,以至於環保部不得不出面制止這種過度反應。為了應對冬季的嚴重霧霾,北京和周邊省份取締燃煤鍋爐,並禁止當地數百萬家庭燒煤取暖,要求他們使用較為清潔的天然氣。但在匆忙出台的「運動式」政策之下,許多地區並沒有穩定的天然氣供應,大批家庭要在沒有供暖的情況下度過寒冬。消滅污染需要群眾性的環保運動和社會主義下工人民主控制的綠色生產。習近平試圖以官僚和「市場」的混合手段解決環境問題,無法取得持久的效果,最終只會觸發更大社會憤怒。

以鄰為壑

今年6月,川普宣布美國將退出《巴黎協定》,國際媒體認為這是中國開始領導反氣候變化的機會。但實際上,中共政府恰恰是阻礙反氣候變化的巨大障礙。特別是從一帶一路計劃開始以來,中國在全球大肆興建燃煤電廠,而且它也已經超越日本,成為全球最大的煤電設備出口國。例如中國最大的電氣設備製造商之一上海電氣集團宣布將在埃及、巴基斯坦和伊朗新建6285兆瓦的煤電站,這是它在國內的建設計劃的10倍。中共政府希望借助海外市場來緩解減排措施給本國煤電企業帶來的壓力。這些新建的煤電站將令《巴黎協定》的氣溫控制目標成為不可能的任務。世界銀行指責中國將缺乏環保束縛的貧窮國家當作污染天堂,但為了同中國金融機構競爭,它也決定放鬆投資的環保限制。這是一場以環境和群眾健康為代價的逐利競爭。

社會主義者反對資產階級為了利潤而犧牲環境和群眾健康,也反對帝國主義者以鄰為壑輸出污染。為了解決跨越國界的環境問題,我們需要全世界勞動者一同反對信奉利潤至上的資本主義制度,將銀行和大企業收歸公有,由工人進行民主的控制和管理,施行民主計劃的綠色生產,並投入更多資金開發清潔能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