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會:俄國革命百周年與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成立一周年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報導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於11/4,舉辦了【講座:俄國革命百周年與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成立一周年】。在這場講座中,我們一方面紀念俄國革命百週年,將十月革命的啟示與遺產和今天的工人鬥爭連結起來,同時也慶祝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成立一週年,總結過去一年我們的鬥爭並提出對未來局勢的分析。

23130530_1350453091747964_624836752410287221_n

Jaco在會議中指出:「帝國主義戰爭中俄國沙皇的戰爭失利,挫敗了統治階級的政治威信和統治信心,同時進一步激化了國內的階級矛盾。資本在戰爭中投機囤貨牟利,工人與孩子在挨餓,婦女的丈夫被派上戰場為帝國主義送死。群眾不願繼續忍耐下去,它們決心終結戰爭,終結專制,要麵包要生存。」

「在婦女節時,彼得格勒紡織廠女性罷工,引爆了二月革命。資產階級自由派組成臨時政府,工人與貧農的盼望與生活,妥協派無力也不願去實現他們的訴求。而妥協派,孟什維克與社會革命黨,淪為自由派的政治尾巴,不斷和資產階級達成背叛工人貧農的政治妥協。」

法西斯將軍科爾尼洛夫代表了反革命勢力,而在布爾什維克黨代表了工人階級的革命力量。革命與反革命的同步發展,最後將以一個階級對另一個階級的勝利為結局,如果不是蘇維埃(工人民主代表會議)掌握一切政權,就是資產階級的反革命軍事獨裁,俄國將因此成為第一個法西斯主義國家。在當時的情況根本沒有調和的空間。」

「二月革命為的是民主權利、土地改革及結束戰爭,但能夠完成這個使命的只能是領導貧農的工人階級。因為資產階級自由派和封建貴族地主及背後的英法帝國主義有著共同的統治利益,革命的訴求直接威脅了他們的統治。所以要能夠實現二月革命的訴求,就必須結束資產階級與地主的統治,政權需交由一個單一的工人國家手中,這意味著社會主義革命──十月革命。」

「而要能夠成功的奪取政權並對抗反革命,工人階級一定要在政治上有統一集中的方向與行動,這就是為什麼需要有工人群眾革命政黨的領導與組織,是布爾什維克保證了十月起義的勝利。」

在第二節報告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成立一週年時,許偉育指出我們是一個極為活躍的組織,過去一年我們曾經參與了反核遊行、家樂福工人反剝削的抗爭、反對性暴力運動、聲援香港反對政治打壓、花蓮與台北的同志遊行、聲援加泰隆尼亞行動等。

他說:「資本主義危機的發展,使得蔡英文上台一年多來,對於工人所做出的打擊更勝馬英九時期。現在,賴清德內閣進一步的推動更勝以往的勞基法改惡。同時,各種對於工會運動的打壓接踵而來,這是一個有意識有戰略的壓制工會運動的計畫。這個發展,已經證明我們一直以來的展望完全正確:蔡英文政府是工人階級的敵人,不能依賴它來進行改革,而需要建設獨立的工人力量進行抗爭。」

「也因此,我們在這一年來積極地展開反對蔡英文政府的政治宣傳,在雜誌與文章的宣傳中我們分析與揭露了蔡英文政府的種種政策及其政治目的,並指出了工人運動的前途何在。在市區街頭與群眾遊行的鼓動之中,我們將種種社會上令群眾不滿的問題,連結至一個政治性的反擊方案—建立左翼群眾性工人政黨,反擊金權政治。」

Vincent Kolo在簡短的發言中指出:「社會主義不能在一國取得勝利,工人階級要爭取解放,終結資產階級的統治就必然是需要世界革命,工人階級世界革命的勝利才是社會主義實現的開始。也因此,我們需要有國際的社會主義運動,工人國際委員會便是為此目標而鬥爭。我們不只活躍在群眾鬥爭裡頭,我們更是要恢復布爾什維克重要的革命黨傳統,並在青年一代建立真正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的力量。我們雖然還是少數,但我們知道我們必須為了未來的革命做好準備,一個社會主義的世界是可能的!」

23131599_1349053858554554_7079213851750156850_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