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致勝?反對年金改惡抗爭的教訓

爭取全面、高水平的退休保障,反對蔡英文政府分化群眾抗爭

許偉育、康慕尼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養老危機

蔡英文上台不久就提出一系列打擊勞動者的新自由主義政策,年金改惡就是其中之一。民進黨將國家財政虧空怪罪在國家僱員和工人的退休保障過於優厚,並恐嚇說不進行年金削減將導致財政破產,但實際上造成國庫虧空的是二十多年以來的親資減稅政策。國民黨執政期間,通過各種的租稅優惠,讓資本家和金融與房地產投機者少繳稅金超過萬億。最嚴重時,甚至一年就減免超過3000億。現在民進黨提出所謂的全面減稅,其實是「施民眾小惠,來掩護富豪大減稅」。這還沒有算上泛濫的「合法避稅」。

民進黨稱年金改革是為了「年金永續」。但是政府自己的年金改革精算報告指出,即便改革順利進行,軍公教年金也會在20年內全面破產,只比改革前延後不到5年。所謂永續根本是個謊言。政府為了維持這個破敗不堪的制度,一定會發起新的年金改惡,給底層勞動者造成更大的打擊。事實上,連年改會執行長林萬億也承認:「未來絕對有第2次、第3次年金改革」。

f03a8de0-0dbc-44ef-9a36-d8f6ac9704ed.jpg

錯誤的領導,孤立的抗爭

民進黨將反對年金改惡的退休軍公教抹黑成只顧一己私利的特權階層,但卻沒有提出任何政策來提高普通勞動者的退休保障。相反,勞保基金同樣是年改的打擊目標。可以看出,民進黨只不過是想分化工人階級,孤立反年改抗爭。軍公教的反年改抗爭需要呼籲全體勞動者的團結。

軍與公的組織的領導在歷史上是國民黨官僚機關的一員,例如李來希等「軍、公」的領導發表各種歧視工人或保守反動的言論(例如要求軍公教退休金應該高於勞工,以及和反同團體合作),更是間接協助了蔡英文政府對反年改抗爭進行的孤立與打擊。不僅令普通勞動者疏遠他們的鬥爭,甚至造成全教產決定退出「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令軍公教的抗爭內部分裂。

我們支持底層軍公教的抗爭,但反對這些官僚領導的宗派主義立場和他們對抗爭的操縱。事實已經證明,他們只會將鬥爭引向失敗。但是我們不能因此而遠離反年改鬥爭,因為這正是民進黨想要的結果。在公保和教保改革方案通過之後,涉及一千萬勞工的勞工退休保障勢必成為下一個受到攻擊的目標。「多繳、少領、晚退」的政策將令窮忙族的生活狀況更加惡劣,特別是對於222萬名沒有一定雇主、透過職業工會參加勞保的工人(占台灣勞工總數的五分之一),而他們卻要自己負擔60%的保費。

年金改惡並不是一個孤立的政策,它顯然是蔡英文政府整個反工人計畫的一部分。所以我們主張軍公教和普通工人一同抵抗政府的親資政策,而這就需要一個擁有正確綱領的社會主義工人群眾政黨,對抗宗派主義的官僚領導層,將所有受壓迫者團結在反資本主義的陣線上。

可惜的是,不論是時代力量還是綠黨、社民黨,都無法抵抗或直接迎合分化政策下的政治壓力,所以不同程度地支持年金改惡。時代力量提出的年改方案比政府的更猛烈打擊軍公教,因為該黨認為年金財務危機只能透過緊縮撙節來解決,因而要基層退休軍公教來為此犧牲,而不理解這是資本主義金融制度下造成的問題。綠黨和社民黨雖然提出基礎年金的訴求,但也支持砍掉軍公教的年金。但政府分化勞工、打壓軍公教後並不會落實優惠其他工人的年金保障。

勞動者的團結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主張實行全面、優質的基礎年金制度。當然,在資本主義制度和親資政策之下,這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資本家(特別是少數大富豪)攫取了群眾的勞動成果,而給他們留下養老危機。想要打破這種困境,需要的是徵收富人稅,將銀行和大企業國有化,由工人民主控制和管理,讓經濟生產用以滿足群眾的需要,而非資本家的利潤。年金財政危機的解決方案絕非是資產階級的緊縮撙節方案,而是社會主義的民主公有化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