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工運的進展:中華航空企業工會自主化

許偉育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本文注:從2014年起一路發展至今的航空業工人運動,從華航空服員奪回中華航空企業工會(以下簡稱:華航企工)第三分會的主導權並發起抗爭、爾後又成立空服員職業工會,華航機師組織自主工會並一度通過罷工投票,華航修護工成立自主工會後又遭官方撤銷資格、領導幹部亦遭受資方解雇打壓,及至去年撼動全台的華航空服員千人罷工,帶動了2016下半年至今一連串交通運輸業工人爭取權益的抗爭與行動。在這樣的發展下,過去由資方所把持的華航企工終於在今年的工會改選中由抗爭的工會幹部取得主導權,這象徵著台灣工運奪下了一座抗爭灘頭堡、這一成果值得全台工人的喝采。

為了記錄這一成果,以及了解新華航企工的願景,我們訪問了華航企工新任理事長劉惠宗及秘書長朱梅雪,以下文章取材自本次訪問內容以及我們的觀點。

576cfca1a0a89.JPG
華航企工新任理事長劉惠宗

改革的浪潮捲起

正如我們過往所指出,太陽花運動所引起的廣泛響應本身蘊含著群眾長期以來對於種種社會問題的不滿,藉由一場反服貿-反黑箱的社運抗議、一次引爆了群眾中積蓄的憤怒。該運動在工人階級內也開始產生了追求改良的趨勢,並推動了部分青年與工人在政治上走向左翼。

劉理事長認為:「正是太陽花運動對於社會所掀起的漣漪,越來越多的群眾開始關注政治與自身權益,這也包括了華航員工。正是這樣的浪潮,推動了華航員工的各種抗爭與行動。而過去黨國威權下所建立的工會系統實質上是扮演了遏止工人運動的角色。長年毫無作為且受資方收編的華航工會及至這次改選前亦是如此。正因為過往的華航工會不能反映員工的利益,淪為資方的御用工會,這才迫使了追求改革的工人開始了行動。而這次工會改選後改革的力量能取得領導權,並非是我們這群想要改革的工會幹部有多強大,而是因為這股改革的潮流讓我們站上前頭。」

金權與勞權的對抗

劉理事長接著談到:「雖然我們現在拿到了工會領導權,但許多爭取權益的困境依然存在,甚至比以前更大更多。雖然政黨輪替了,但民進黨在本質上跟國民黨一樣是屬於資本家的右派政黨、都是財團的政治工具,這一年多以來的種種政策,我們看到不論是政府還是資方都沒減緩對於工人的壓榨與剝削,甚至更快更狠。而工會要替勞工發聲,就一定會衝撞到資方的管理經營權和政府,現在的考驗與困境更大,這個工會改選的成果不是勝利,只是一個初步成果。」

「當我們勞工使用了唯一最強大的武器-團結、展開了罷工,這當然是政府和資方會懼怕的。而利用媒體來抹黑工運抗爭,抹黑有戰鬥力的工會,這很正常,這是資本家和右派政府鐵定會做的。我們不期待政府和資方善待工會,工人的勝利是打出來的,絕不是談出來的。」

TA-REPORT_V5700_1466759447750_597900_ver1.0.jpg

「在工會改選之後、資方也開始了對新任工會幹部的打壓(現今已有七名幹部遭受懲處打壓)--在網路上全天監控工會幹部的臉書,以幹部在臉書上的貼文來指控其抹黑詆毀公司,並祭出解雇懲處,甚至是幹部參與陳抗行動亦會被公司以破壞公司形象為由進而解雇,但我們在法律上卻找不到任何反擊的做法,而既有的救濟管道-勞資爭議調解、不當勞動行為裁決的實質效果也是捉襟見拙,任誰也知道不當勞動行為裁決委員會裡頭的許多委員亦跟資本家們有著緊密聯繫,而政府部門對此也是雙手一攤,任由資方宰割工人。」

「我們工會在這裡看到,工人並沒有真正的自由,資方聯合著政府、用另一種形式的白色恐怖來統治我們、剝奪我們的言論與結社自由。」

工人政黨是必要的長征目標

就像我們《社會主義者》雜誌所強調的,未來台灣工運需要有一個群眾性的工人政黨,作為工人階級的政治領導、以此對抗金權體制以及資本剝削。但工人階級的政治獨立不會自動發生,而需要工人運動本身有意識地推動,才可能讓工人階級在政治上擺脫資產階級政黨的影響,並為了終結壓迫與剝削而奮鬥。

劉理事長回應我們對於工人政黨的看法時說到:「未來台灣當然需要一個工人政黨,這是必須要成立的,雖仍是一條長路。許多先進工人與工會當然有意識到工人政黨的必要性,但如何化為具體步驟仍是需要大家共同努力的。推動基層勞工教育來建立工人的階級意識以及建立對於左翼政治理念的認同是現在需要努力推動的第一步,不論是在工會內外。而台灣普羅群眾仍期盼有英明的頭人或政治明星來代替大家包辦一切,這已證明了是不可行的道路、同時這有害於群眾運動本身。我認為勞動人民要覺醒,要靠勞動者自己來組成有社會改革理念的政黨,共同來推動工人權益,絕不能指望頭人或個別明星。」

華航工會的新願景

劉理事長指出:「我們希望這個成果(華航工會自主化),能鼓勵其他大型國營事業工會的內部改革。並推動其他工會的勞工意識發展進而認同左翼理念,共同為台灣工人來努力。現在我們工會的幹部服膺於共議制,為的是不要再有工會頭人的產生--我們不要工會的獨裁官僚,我們要工會民主!」

工會的下一步呢?累積能量。資方打壓多了,工人反抗就會到來。目前不是我們來確定抗爭何時爆發,完全要看資方及管理階層如何來對付勞方,工會的立場是順勢而為,如果打壓的程度到了臨界點,那全面反抗就是不得不的做法。在會員當中進行教育工作,讓工會運作全面上軌道,捍衛既有的工人權益並站穩腳跟,是現在的首要第一步。」

在華航工會的轉變當中,我們看到了站在抗爭前頭的工人幹部從過去與現在的鬥爭經驗中發現了許多推動工運成長的新方向。而如今台灣的資產階級兩黨制越來越不穩定,民進黨內部在暗處鬥的你死我活,統治階級也開始張牙舞爪的籌畫著對工人階級的進一步打壓。

面對未來的挑戰,我們相信台灣工人階級能夠在鬥爭中建立起屬於自己的政治旗幟,終結藍綠兩黨的金權政治。而如同劉理事長所說,左翼理念的認同是工人運動迫切需要的政治武裝,正如我們看到在美國所發生的青年與基層工人廣泛的對社會主義抱以熱情,台灣未來的工人運動若要成功挑戰資本統治,也必然需要社會主義的願景來團結所有勞動群眾的鬥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