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愛爾蘭公投的教訓

在2015年,愛爾蘭同志(LGBTIQ)婚姻平權公投順利通過。以下是我們與Conor Payne的訪談紀錄。他是愛爾蘭社會黨的
黨員,親身參與公投運動。該訪談首次發表在我們在澳洲的姐妹組織報紙《社會主義者》。
問:2015年的同性婚姻公投得以通過,大部分人投票支持。
作為一名社會主義者,你在這場運動中充當了什麼樣的角色?
Conor Payne:我們通過設立宣傳攤位、街頭會議等方式,盡最大可能爭取通過
同性婚姻法案。「反緊縮聯盟」(編註:以社會黨為首組織的左翼聯盟)海
報的宣傳效果,被認為是運動中最強大的。因為我們的訊息直截了當──「歧
視危害生命」。我們宣傳贊成票是對同性婚姻群體的平等和認可上。我們也呼
籲為愛爾蘭的社會變革而加強鬥爭。
問:愛爾蘭左派內部是否有對這次公投的反對意見?
Conor Payne: 我認為,左派在原則上並不相信少數群體的權利應該被由大
眾投票所決定。公投向來被用作打擊移民、性小眾以及其他少數群體的權
利。
我也認為我們不應該把我們的信任交付給建制派政客們,或者諸如法庭這
樣的體制,寄望他們會改善權利。我們的出發點是改變的動力來自社會底
層。號召全民公投使這樣的運動得以發展,為普通人民表達自己的願望
提供了機會。
問: 有些人, 例如Dr Grainne Healy, 說愛爾蘭公投運動中的經驗是很
負面的,這評估準確嗎?
Conor Payne: 她的說法用來描述反對婚姻平權的運動的性質是相當準
確的。他們發動了一場令人作噁的運動,一味散佈謠言,特別是在
性小眾領養孩子的問題上造謠。
但重要的是,他們的運動被壓倒性的62%贊成票所拋棄。贊成票的社會構成也很
重要,贊成票在工人階級地區中得到最多支持,在首都都柏林的某些貧困社區
達到了90%。這駁斥了保守勢力的論據,他們指婚姻平權是屬於自由派精英的事
件。
上萬人在第一時間註冊投票,多達五萬名選民從外地回國投票!正是這場積極
的運動才能抵抗反平權運動所傳播的恐懼,令平權運動取得壓倒性勝利。
問:全民公投後對LGBTIQ群體的影響是什麼?
Conor Payne:幾乎在公投結束之後,改變就出現了。當然會有大規模的慶祝活
動,也有更多的同性伴侶公開自己的身份。政治信心增強,這體現在公投之後
的政治勝利。
在公投之前,政府針對跨性別人士,計劃大力收緊性別認定法,要求已婚人士
如何改變法定性別的話必須離婚。在公投後,這項法案明顯的改善了。公投的
結果也迫使政府取消對平等法案的所謂「宗教豁免」。在愛爾蘭,教會控制著
大多數的學校和醫院的,而宗教豁免一直令同性戀工人受到歧視。
雖然在愛爾蘭社會恐同症和恐跨症仍然是根深柢固,但公投的勝利增強了為平
權鬥爭的力量。
問:同性婚姻運動的成功對愛爾蘭禁止墮胎的法律有什麼影響?
Conor Payne:同志婚姻權公投勝利大力扭轉了這一想法──愛爾蘭社會大多數
人是極為保守而抗拒改變的。這使政客更難證明,爭取墮胎權(廢除憲法第八
修正案)的公投就會遭到否決。所以,婚姻平權運動增強了人民爭取選擇權的
信心。爭取墮胎權運動正在凝聚鬥爭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