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反對教育商品化

六月 1, 2015 ·
教育商業化製造階級不平等
許小明/ 矛盾 工人國際委員會(台灣)
教 育商品化就是國家/政府退出教育部門,減少對教育部門的預算支出,放任所謂「市場機制」來開始主導教育部門,使之開始產業化/市場化,使原本屬於公眾的教 育變為私人資本追求利潤的場域,也迫使大學教育變為販賣文憑的「學店生意」,在這脈絡下一切的發展方向都將以追求利潤的最大化為主,不能帶來實質利潤的資 源(社團/宿舍/公共空間/圖書館/學術活動)都將被壓縮刪除,並且推動學費的調漲,使高等教育變成無產階級家庭難以負荷的選擇,打破了過往教育可以翻轉 階級,促進階級流動的想像。接受教育一直以來被認為能夠增進階級間的流動,能讓改善個人的經濟狀況。根據統計的結果,個人學歷明顯跟收入有高度的正相關。
新任台北市長柯文哲在5月18日在台北市議會,對教育議題做專案報告時提出,北北基的高中入學,應該採取先特招再免試的方式,而這將與去年(2014)開始施行的十二年國教既定方式相違。這也顯示群眾對於受教權益的立場仍在左右拉扯。
台 灣在經過二十餘年的論辯後,才正式啟動十二年國教政策,意圖降低因階級、性別、殘疾等因素而導致的受教機會的差異。延續九年國教過來的十二年國教後,但其 中的超額比序及特色招生等制度仍然是優惠上層階級的,而中等學校中,私立學校仍佔了不低的比率。而不在十二年國教兩端的高等教育及學齡前教育,仍深受教育 商品化、私有化,及以自由化為名的私有化的影響。
2009 年駱明慶的一篇〈誰是台大學生?〉的研究指出,1982 到 2000 年間,57.6% 的台大學生來自雙北地區,而較貧窮的苗栗、嘉 義、花蓮、新竹、台東五個縣的比率卻不到 1%。另外台大學生父親是中高白領階級、公務員的比例高達 77.5%,遠遠高於工農的8.5%。
在台灣大學公私立的比例是三比七,因此只有三成以下學生就讀公立大學校。私立大學生平均每年學費為11萬台幣,就讀四年就要44萬,加上部分學生從國中就開始申辦就學辦款,很多畢業生要還款40-50萬台幣。
但馬政府並無就此罷休,要進一步將教育私有化。政府正在推動「自由經濟示範區」,其中一項的「自經區推動教育創新」計劃,就是為了推動教育去管制化 和商品化而設的。計劃包括在國內大學推行海外大學課程,其學費完全不受限,與美國大學合作可收一年100萬以上,與英國大學合作可收一年50萬以上。富裕學生可以在台灣輕易取得海外大學畢業資格,貧窮學生則更難向上流動。
隨著教育私有化而來的,也是教師的勞工權利受到打壓。現時教師法的保障下,教師不能任意受解聘或不續聘。但是,計劃明文規定,加大學校決定解聘、停聘或不續聘教師的權力,貶低教師法的地位。屆時,5年以內的定期聘約成為常態,教師朝不保席,教育質素必然下降。
此外,學校停辦後可將財產私有化,販賣學校不動資產圖利其行政官僚抑或董事會成員。投資者不顧教育質素,巧立名目舉辦一些謀短途利益的學位課程,然後掠奪一筆財富後不了了之。在琳琅滿目的宣傳廣告裡,學生容易不知就裡而受騙,浪費金錢和時間去就讀一些沒認受性的課程。
推行自經區計劃的學校在「市場競爭」上將獲得優勢,逐部吞併受管制的教育業務。學校為了逐利和生存下去,自然會加入商品化教育的行列。所以,這計劃絕不會讓學生「有多一個選擇」,而是迫使學生走上畢業負重債的死路!
目前社會上普遍是雙薪家庭,雙薪家庭中婚約的兩人通常無力負擔幼兒的日間照護問題,必須將幼兒送入日間照護或是幼稚園等學齡前機構。而國內的幼稚園 等幼教設施目前以私人機構為主,負擔了學齡前教育的責任,但在長年的自由市場機制運作之後,使得學齡前教育發展出了詭異的現況:現在幼稚園的學費幾乎追上 大學學費,高級的私人幼稚園甚至收費比大學學費還高。而在私人幼教機構尋求營利,不斷降低成本下,幼教老師的勞動條件也不斷下降,這對幼兒的受教品質也是 一個折損,因此如今的實況是一個家長、幼兒、幼教老師皆輸,而幼教資方全拿的模樣。
值 得一提的是,十二年國教中的超額比序及特色招生,對於同樣學習能力的學生來說,有利於經濟上的強勢,通常來自經濟優越的家庭,能夠有資源學得更多才藝,參 與更多活動,父母的社會地位網路及因此連結的人情、口才等,都可能讓經濟優勢的學生在超額比序中勝出,鞏固階級的延續。
高 等教育這端,因為世界最低生育率帶來的少子化,開始讓收不到學生的後段私立大學倒閉。另外則是高教官員嚷嚷的,現行大學法等規範限制太多,必須法人化,否 則競爭力不夠,無法成為頂尖大學。大學資源不足,學生要承擔責任,因此必須調漲學費,不然無法成為頂尖大學。我們認為讓學校更進步更豐富更有自己 的樣貌,並不只是靠著資金的彈性調整,高薪聘請幾位知名學者任教就能改變。而是在校園中有更多的民主和討論,適當的調整成為校園成員需要的樣子,符合需 求,適才適所才是。
學 校排名往往是資本主義下製造階級分化和優越地位的工具,確保社會上少數學生及教師可以穩居社會頂層,窮人則被排擠並享有較少的教育資源。校方為了提高排名 而不擇手段,扭曲了教育和學術本身。我們認為教育不該是商業行為,令只有經濟條件優厚的學生才能享用。而國立大學的官僚們說著經費不足,無法成為頂尖,學 生要承擔責任,要漲學費,請先看看現今教育部長吳思華任政大校長時的「水岸電梯」吧。經費不足是因為經費交給這些官僚分配,搞出了天外飛來的傑作,有需要 的學生卻得不到應有的資源。
因 此社會主義者認為,教育的商品化,行政的法人化,假藉自由化之名,令教育變成一盤牟利的生意。政府應該加大公共教育投資,令人人可免費享有全面教育。教育 應該全面民主公共管理,由教職員及學生成立的民主委員會管理,決定校園政策和教程,來解放這些苦苦經營的學校財團法人(根據私立學校法第87條) 的痛苦。鬥爭應該從學生開始,學生需要有獨立於校方的學生會,由下而上組織學運鬥爭,讓學生群眾積極投入運動,透過民主架構去選出代表和共同決策。這才可 以強化台灣的獨立學運,而不再依靠個別少數由媒體吹捧出來的學運「領袖」。
反對教育商品化的學運需要連繫至整個工人鬥爭,因為資本主義政府除了削減教育開支,還削減醫療、住屋、老人退休保障等。因此需要連繫至整個工運挑戰政府及資本家的新自由主義政策。社會主義者支持向財團課重稅,大幅增加教育開支,這必須連繫至將銀行及大企業民主公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