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政府的社會危機

國民黨內部分裂 政府民望低下

怕啥 社會主義行動

tw

回顧2012年,是台灣工人大眾飽歷痛苦的一年。從美牛案的食品安全風暴、證所稅引爆的財政危機、台北士林王家遭強拆事件、反核四廢核的抗爭,乃至電價雙漲造成物價飛漲,然後華隆工人罷工、榮電工人抗議拖欠工資與退休金;馬英九政府卻推出一連串包含「基本工資凍漲」、「自由經濟示範區」包藏本勞外勞基本工資脫鉤、勞動契約保障降低、所謂台商「鮭魚返鄉」政策,提高廉價外勞配額、幫資本家減稅,而教育部又準備調漲明年度大學學費;而最近又爆出「勞保基金破產」、「勞保基金代操弊案」醜聞,全台灣近千萬勞工隨時失去基本勞工保障。

經濟危機 民不聊生

台灣群眾現時的經濟危機泥足深陷,自馬英九的第二任期已來,民眾的一般生活數據每況愈下,「窮忙族」、「過勞死」等新詞竟然成為了習以為常的事情。面對民不聊生、民怨沸騰的社會危機,馬的民意支持度已低至13%的新低。

台灣民眾現在的生活處境,可以說是完全的倒退。主計總處統計顯示,今年1到9月平均薪資46887元,比去年同期減少0.16%,扣除同期間物價上漲幅度後,實質平均薪資43103元,比87年的實質平均薪資還少56元,倒退到14年前的水準!

同樣的,台灣的貧富懸殊的問題越演越烈,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調查,去年所得最低20%家庭(159.2萬戶)仍入不敷出,平均每戶「負儲蓄」29,308新台幣(約7,570港元),高於前年的20,525元(約5,306港元),已連續五年「負儲蓄」,且透支金額創下史上次高;所得次低20%家庭,平均每戶儲蓄也降至24,819新台幣,為29年來次低,島內新貧、近貧家庭愈來愈多。

而貧富差距的另一面,反觀所得最高20%家庭,去年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182.7萬元,較前年增加2.24%;平均消費支出122.7萬新台幣,較前年增加5.4%;高所得家庭平均一年就可以存下60.1萬新台幣,跟低所得家庭入不敷出的情況相較,可說是天壤之別。可支配所得前20%的家庭在衣著鞋襪及服飾用品平均支出是後20%的6.2倍,甚至出現一成弱勢兒沒足夠衣物可穿,三成只能穿二手衣的悲慘狀況。

至於台灣工人的待遇方面,工資低、工時長是最好的形容詞。根據勞委會最近的國際勞動統計,台灣勞工月薪約1549美元(折合台幣45642元),在美國、英國、日本、香港、新加坡、韓國中敬陪末座。同時,台灣去年的年平均工時2144小時,僅低於新加坡2402小時;據統計,台灣勞工的工作時間是日本的1.24倍、美國的1.2倍、韓國的1.03倍。工時第三高的韓國年平均工時為2090小時。

住屋是每個人的基本需求,但房屋台灣群眾的沉重負擔沉重!內政部營建署11月發布的第3季住宅需求動向調查,房價綜合趨勢分數升至127.3分,看漲者續升,在房價續漲而薪資停滯下,全台房價所得比首度升破9倍,達9.1倍,創下歷次調查最高,而台北市的房價所得比(即購屋總價佔家庭年所得)更高達14.0倍,顯示國人購屋負擔愈來愈沉重。

資本家宣戰 媒體被「統戰」

縱使社會危機的惡化、政府民望的低下,國民黨政府卻不單沒有尋求改善群眾的福利保障,反而連同資本家們加大對工人群眾的壓迫。政府所謂「重振經濟」的策略,說穿了就是加大資本家對工人的剝削,資本家正在向工人宣戰!

台灣法定的基本工資微薄,早已不足以讓勞工在勞動後取得足夠的民生需求。但工會提出將原本的 18780調漲到23459,政府的回應卻是從18780調成19047,調漲247(1.47%),並且推翻「基本工資審議」機制。變相工人的工資追不上物價的上漲,實際生活水準不升反降。
#19small size-18_1

為了繞過工人千辛萬苦爭取過來的法定勞工保障,政府計畫推出「自由經濟示範區」,區內外勞任用比例提升至百分之五十,並且本外勞最低工資脫勾,外勞薪資可低於最低工資。所謂的示範區,就是讓資本家可以無視法律的勞工保障來加大對工人的剝削,馬政府所謂吸引台商返台的「鮭魚返鄉」,這些台商原本都是20來年前嫌台灣生產成本高而出走的。這些資本家現在又因大陸成本提高而重新返台投資,這些企業大多概都是包括惡名昭彰的富士康在內的血汗工廠代工廠商,台灣要吸引他們就只能靠更廉價的勞動力,所以現今「鮭魚返鄉」原來就是將中國東南亞的血汗工廠直接複製到台灣!此政策一旦落實,資本家勢必會要求政府更加降低勞動條件與環保條件,並施壓要求擴大自由經濟區範圍,未來對本外地所有工人的工資保障構成更嚴重的壓力,百害而無一利。

此外,經濟部12月舉辦的全國產業發展會議,當中除了將現行的「環評決定制」改為「環評參考制」外,另外達成幾項形同向工人宣戰的六點「共識結論」:

  1. 鬆綁外勞基本薪資
  2. 加班工時適度調整
  3. 鬆綁工時、定期契約與資遣解雇之規範
  4. 留用外籍生,鬆綁薪資下限
  5. 藍領外勞永久居留
  6. 降低資方對部分工時勞工的勞保負擔

資本家如今對工人階級囂張的態度,見甚於會議中一名董事長大罵在場的抗議者:「再吵!我會讓台灣的年輕人連15K(15000新台幣)都沒!」這名15K董事長就是立錡董事長邰中和。對於資本家來說,工人群眾只不過是生財的工具,他們從不會「人道」的考慮民眾的實質生活需求。只有工人階級集體的反抗、團結的鬥爭,資本家才會買我們怕。

資本家掌控的輿論媒體,在台灣愈趨嚴重,只容聽得見財團的聲音,並刻意對工人階級和異議者貼上「不尊重、咆哮」的標籤,要社會大眾鄙視異議者。

台灣最近壹傳媒案的「被收購」案就是證明了現在台灣社會媒體自由的狀況。壹傳媒的蘋果日報是台灣較多批判政府的報章,並經常抨擊中共專制政權,但這只是建基於市場和利潤而非真正的政治獨立。現在壹傳媒打算被包括親北京的蔡衍明旺中集團在內的一眾財團併購,引發民眾對媒體被中共「統戰」的真實恐懼,學生與員工亦連日抗議事件。為了平息眾怒,讓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方便通過,很可能會繞個彎,妥協出以下結局:蔡衍明退出投資名單,改由蔡好友承接原本認購股權。果真如此,蔡旺旺仍可以在幕後間接發揮影響力。

中共通過親中財團收購媒體,進行瓦解人心的活動,已經不是第一次。早在1993年,馬來西亞第一大富商的郭鶴年家族,以嘉里媒體(Kerry Media)公司名義,向梅鐸掌控的新聞集團(News Corp)買進香港南華早報的股權。馬來西亞郭氏兄弟集團,是中國改革開放初期、最早登陸尋求發展的海外華商。郭鶴年與中共高層淵源深厚。郭家接手南華早報後,迅速失去獨立報導的空間,而當時最有名的事件,就是漫畫家Larry Feign因為刊出中國政府摘除死刑犯器官的漫畫,突然被解聘,開除理由是「為了節省成本」。

事件反映出傳媒在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下,就如黎智英都可以為了所謂利潤隨時出賣社會的媒體自由。私人的媒體最終只會服務私人的利益。作為社會公器,傳媒應當停止作為私有化的財產,受到公共的民主控制。
#19small size-17_3
國民黨內部分裂

台灣社會不穩,國民黨內部亦陷入分裂的危機。馬英九政府試圖削減對退伍軍人發放的慰問金,十月廿三日台灣行政院長陳冲表示,未來領月退休俸2萬元以下,及因演訓作戰死傷退休軍公教人員或遺屬,才可領年終慰問金。事件觸發大多支持藍營的退休軍公教人員不滿,反倒是綠營立委支持陳冲的方案。黨內部公開的分裂,就連身兼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亦不能倖免。國民黨的「鐵杆部隊」退伍軍人不僅提案罷免馬英九,還揚言上街遊行抗議。

儘管12月15日國民黨團大會中,慰問金的發放原則最終獲得共識,妥協方案得以通過,就是發放對象除了月退俸新台幣2萬元以下,以及因作戰、演訓死亡或傷殘的退伍軍人及遺屬外,也將警察、消防、教育人員與其他曾作重大犧牲者都納入發放對象。但國民黨的內部分裂不會就此停止,反而未來就其他議題的分裂將可能更為嚴重。

當資本主義出現危機,尤其是現在危機已經無法解決的時候,資產階級的統治者往往會不知所措。資本家一方面希望通過加大壓榨工人以維持利潤的累積,另一方面現今社會民怨沸騰,執政馬政府的民望一低再低,一些民粹的政客會為了不讓自己的民意受到影響,機會主義地與當權派馬英九劃清界線,但其實也是為了保住自己派系的資產階級利益。

工人要組織 更要提出社會主義替代

如今台灣的主流政治被藍綠兩營所壟斷。工人階級的切身議題與立場往往被無視及消聲。人民不需對兩黨存有任何的幻想,在非藍即綠的框架下,藍綠兩黨所服務的是財團及大商家的利益,而不是普羅大眾的生計。工人群眾為今之計就是需要建立自己的力量,加入並組織戰鬥性的工會,建立代表勞動人民利益立場的群眾性工人政黨,在每個經濟與政治鬥爭中抗衡資產階級的政客和統治者。而要贏得民眾的廣泛支持和信心,工人政黨須要提出一套用以替代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綱領,當中提出一系列保障工人群眾衣食住行的經濟方案,以及將財團商家銀行公有化,交由公共的民主控制下。只要民眾的力量團結一致,必定能推倒腐敗不堪的資本主義制度,由工人民眾一同民主地管理我們自己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