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北克:採訪學生罷課運動組織者

「學生已罷課超過110多天了」

約蘇阿-庫裡茲(Joshua Koritz),首發於《正義報》(Justice), 社會主義選擇(美國工國委[CWI]支持者)報紙

約蘇阿前往魁北克省蒙特利爾市,親眼見證了學生抗爭並為《正義報》撰寫報告。報告裡,我們採訪了于連•戴格尼奧利特(Julien Daigneault)以瞭解關於學生罷課、政治和前瞻的一系列問題,于連是社會主義選擇(工國委CWI魁北克)成員。

和我們談談魁北克學生運動。為什麼學生要抗爭?

學生已經罷課超過110天了。本地三大學生聯合會都開始罷課,他們都反對魁北克學費上漲。這是幾十年來首次三大學生會一起進行抗爭。這是這次運動團結和強大的主因。

基本要求是:學生拒絕接受任何學費上漲。之前一輪從2007年開始的學費上漲仍然在繼續直到2013年。政府希望學費在2012年史無前例地再上漲75%。

人民憤怒了,因為他們希望獲得公共教育,希望通過抗爭確保每人都能享受教育。他們不希望因為徵收學費而造成富人和窮人在教育上的差異。

主要的抗爭聯盟叫做「CLASSE」(意喻有階級和班級的意思),這是一個專為罷課而建立的廣泛組織。「CLASSE」要求逆轉2007年開始的學費上漲,並最終實現免費教育。而更加右翼的學生會魁北克大學學生聯合會 (FEUQ)和魁北克省學院學生聯合會(FECQ)不挑戰之前的學費上漲。

在上次2005年到2007年間學生反對學費上漲的抗爭中,政府成功地分化了幾個具有戰鬥性的全國學生聯合會而瓦解運動。他們從魁北克大學學生聯合會(FEUQ)和魁北克省學院學生聯合會(FECQ)那裡得到了妥協。

為什麼運動能夠持續這麼久呢?這是怎麼做到的?

抗爭運動的團結才可能實現這一點。「CLASSE」把這場抗爭同反對其他來自政府的緊縮措施結合起來。儘管魁北克自由黨(PLQ)政府的首相沙雷(Charest)採取的緊縮措施極其不受歡迎,但政府完全拒絕改變和作出任何妥協。
2005年學生罷課當時是魁北克歷史上出現的最大的學生罷課,獲得了部分成功,並顯示了學生在罷課行動中的力量。事實上由於政府的固執,抗爭是唯一的選擇。

有過四、五次和政府談判的嘗試,但都失敗了。政府在談判中的策略只是更加刺激學生和使學生更加團結。政府試圖分裂運動。政府希望通過在學校管理權方面對魁北克大學學生聯合會(FEUQ)和魁北克省學院學生聯合會(FECQ)作出部分妥協來贏得他們的和解。反正政府可以通過讓商人參與學校管理進一步商業化教育。

法律條文第78條如何影響運動的?

新的78條立法是政府對於不斷的示威和來自成千上萬的示威者和活動分子的壓力的回應。它阻止人們「阻止他人上課」。因此,如果你由於在一個地方設置糾察線或者示威而阻止了一個人去上課,你就會被罰數千加元。對於學生會和學生會的發言人,罰款可能達數十萬加元。

當前,政府試圖用78條瓦解示威和打壓人民。出現了「砂鍋運動」挑戰政府實施這條法律。40多天裡,每天晚上到了8點鐘,人們就會在街上敲打鍋碗瓢盤和示威。

由於78條提前結束了春季學期,迫使學生離校,並需在8月底返校。到了8月底,政府將會迫使學生返回課堂,但是學生將不會這樣做。

作為工會工人的態度是什麼?

從一開始,所有大的工會都支持學生罷課,反對學費上漲。最大的工會,魁北克工人聯合會(FTQ)甚至支持免費教育。

而「CLASSE」不斷接觸群眾以擴大抗爭。在4月14日,他們組織了第一次示威。當時的口號是「學生罷課,人民抗爭」(It’s a student strike, and a popular struggle.)。這一策略成功了,得到了工會的巨大團結。

在罷課之初,工會提供了主要經濟和物流方面的支持。在4月14日示威的基礎上,更多的示威被組織起來。例如5月22日的示威是魁北克有史以來最大的示威。然而,工會主要給予精神上的支援,而非通過動員提供實際支持。

78條使事情發生了變化。它重新引發了關於在勞工運動中進行總罷工的討論。工人同情學生,但是他們不把罷課看作他們自己的抗爭。現在由於78條,使之日益成為他們的抗爭。但是到目前為止,學生和工會工人之間還沒有有機地結合起來進行聯合抗爭。

魁北克團結和罷課運動如何互動的?

在魁北克,沒有工人階級政黨,也沒有工會政黨。社會主義選擇呼籲魁北克團結應該進一步發展成為勞動人民的黨。該組織已經成為挑戰緊縮政黨的左翼力量,並且在魁北克議會中有一個議席。

在社會運動中存在一種害怕運動被政黨劫持的恐慌。這顯示了無政府主義對運動的影響。他們不希望和政治由任何的聯繫,而相信「權力在街上」並僅僅如此。這樣他們就把他們自己限制在這一角色中,對他們來說擔任這一角色就足夠了。

魁北克團結有著同樣的邏輯。他們不希望進入現實運動。事實上,他們不想在招募成員而只是支持運動。魁北克團結沒有採取招募行動,也不嘗試使魁北克團結成為學生運動的政治選擇。

這是十分滑稽的。在這個反對緊縮政策的聯合體中,包含了100多個組織,其中大多數組織的發言人是魁北克團結的成員。然而他們所有人都說運動不和一個政治組織有關聯,雖然他們已經是了!

什麼樣的策略和方法是學生獲勝所必須的?

在8月,學生必須拒絕返校,而繼續組織包括更大的工會運動的群眾性示威。

需要組織總罷工,並提出關於權力的問題,即誰理應享有權力。這可能使政府下臺,並迫使提前舉行選舉,而選舉將被視為針對學費上漲的公投。

所有事情都必須指向讓政府下臺。這就將提出哪個黨派來領導下一屆政府的問題。只有魁北克團結是堅決反對緊縮政策,它必須使自己成為一個政治力量。這樣它就能夠成為我們在議會中的聲音。